偶像工业
杰尼斯承认其创办人的性丑闻,可此前日本媒体为何沉默?| 旧文重温

如果主要新闻媒体报道喜多川的丑闻,所有当红明星都将退出你的节目,你的综艺节目将无法得到任何明星,收视率将直线下降。

当爱明码标价:地下偶像,一场亲密关系的模拟游戏

地下偶像产业通过其游戏规则构造了当代亲密关系的模拟游戏,但偶像与粉丝却在这场游戏中双双受困。

内娱再无

内娱已不是当时之内娱。

地下偶像是种好文化

地下偶像走到主流市场获得更大的舞台,是与其核心吸引力背道而驰的,只有更近的距离、更平凡人的热情迸发,才是地下偶像文化能够包容普通人情感投射的基础。

内娱偶像经纪公司的存在感,仅限于艺人塌房时?

在瞬息万变的行业环境中,偶像经纪公司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地下偶像,野蛮生长

内娱养成系的另一面。

面对杰尼斯创办人的性丑闻,日本媒体为何沉默?

如果主要新闻媒体报道喜多川的丑闻,所有当红明星都将退出你的节目,你的综艺节目将无法得到任何明星,收视率将直线下降。

蔡徐坤专辑搭售周边惹争议,“粉丝经济”能否撑起唱片复苏?

回春的实体唱片,正在走向奇怪的方向。

李秀满的旧船票,登不上新时代的船

“你可以相信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