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工业
我在创3决赛现场,经历一次“常规”成团

曾经的节目是造星的全部,而现在的节目只是项目的开始。

选秀、限定团倒逼下的中国“特色”偶像产业

偶像产业“摸着石头过河”。

“回锅肉”之痛:“少年图鉴”背后的残酷选秀真相

当参加选秀节目成为唱跳艺人唯一的舞台,选秀节目中的"回锅肉"选手必然会越来越多。

偶像地理:从重庆到北京,除了TFBOYS还有他们等待出圈

“每个追星女孩都逃不开重庆人”。

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

2018年,选秀潮起,汹涌澎湃。2020年,站在岸边,已然望见波涛的尽头。

火箭少女飞升,女团故事下坠

火箭少女对“限定团”模式、乃至中国女团,留下了什么启示。中国偶像团,到底该如何“定义”?

再见,火箭少女101

作为拓荒者,火箭少女两年的限定发展期中也暴露出了诸多问题,但或许,它已经在中国当前偶像产业的语境下做到了最好。虽限定有期,前路未明,但是,火箭少女注定将在中国偶像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火箭少女101解散,“中国第一女团”的偶像市场浮沉录

作为前辈的火箭少女,从成团至解散,两年的团体经历为当下的女团提供了哪些可借鉴的发展策略?

姐姐们“乘风破浪”,杜华却成里面最大的“反派”角色

杜华无疑是《乘风破浪的姐姐》里最大的反派角色。但是就像很多坏人都有他的苦衷,杜华背后也有她所熟悉的运营逻辑。她在这档节目里的不合时宜,也像是乐华在偶像市场里艰难前行的缩影。

为什么我们看好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在日本的简史,与它在中国的未来。热潮之下,究竟如何抓住虚拟偶像的巨大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