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陈柏霖:我不需要向全世界证明我会演戏

我觉得读哲学唯一的好处就是在你人生不顺遂的时候,会给你一个看待世界的方式,幽你一默,你就会有“呵呵”的感觉。

图片来源:陈柏霖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哦”,《蓝色大门》里的张士豪笑起来两个深深的酒窝,他整日泡在游泳池中,最大的心愿是游泳比赛冠军和做阿孟的男朋友。几乎是本色出演的陈柏霖因此给人留下了邻家男孩的印象。演张士豪时他只有18岁。而今,36岁的陈柏霖蓄着小胡子,看上去成熟了一些,但他仍然是那种让你觉得毫无架子的明星,会热情跟你打招呼,愿意慢慢地讲述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积累的思考。

陈柏霖喜欢讲“随缘”,像他之前做过的很多决定一样,出演新剧《鳄鱼与牙签鸟》也是一个随缘的过程。最初拿到剧本的时候,他犹豫着要不要接,让他犹豫的点在于这个角色的年龄层跟他的实际年龄有比较大的差距。“男主角周尔文是一个25岁左右的助教,我会想,我还能演那个年龄的角色吗?”后来他跟主创团队开会,聊到这部剧的核心价值,了解到这个故事想要传递的核心讯息其实是环保、绿色建筑等。

进一步推动他接下剧本的是这部剧将有一半的时间在法国波尔多拍摄。“虽然去过法国很多次,可是我从来没有在那里拍过戏,剧本涉及到蛮多法语的,我就想可以趁这个机会学习一下,那我就去了”,陈柏霖笑着说。

20岁时走出台湾,陈柏霖开始进军香港、日韩等地区,国语和英语之外,他逐渐掌握了广东话、日语和韩语。这次拍戏的经历又让他初步学会了法语。“现在读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是法语里的文法还有阴性和阳性之分,那个我还搞不太懂。”

图片来源:《蓝色大门》官方剧照

陈柏霖在娱乐圈的经历就像被命运推着走。高中时期,因长相酷似金城武,陈柏霖被星探发掘出道,高三时逛西门町,他又被正在筹拍《蓝色大门》的副导演发掘,之后受到导演易智言的赏识,和桂纶镁一起出演了《蓝色大门》。这部在他最没有经验的时候拍的电影成为他演艺生涯中的代表作,他由此迈进电影圈,成为当时影坛最受瞩目的新人。

但陈柏霖并没有因此框定在青春文艺片的路数里,此后十年,他似乎没有给自己任何限制,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演过太多不同类型的影视作品和角色。

2011年陈柏霖回到台湾主演了偶像剧《我可能不会爱你》。在一切都在剧烈变化的当代都市,“大仁哥”的温柔深情成为年轻女性投射情感的对象,这个讨喜的角色帮助他在演艺事业上再创高峰,也大大提升了他在内地市场的知名度。但这一切成果的开头,也并非是某个设定好的目标,仅仅出自一个朴素的愿望——《我可能不会爱你》找到陈柏霖时,他已经八年没有在台湾工作了,出演这部偶像剧,他的想法仅仅是能让家人在电视里看到自己。

图片来源:《我可能不会爱你》官方剧照

陈柏霖的“随缘”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做演员这件事难以摆脱被选择的宿命。最近几年,他开始谋划演员之外的其他事业版图,他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在台湾经营着自己的潮牌。今年,陈柏霖去西宁FIRST青年影展担任颁奖嘉宾,首次携自己创立的无敌影业(WUDI PICTURES)亮相,这个名字来源于他高中时期的口头禅“天下无敌”。做演员更多是让他感觉很幸福,做老板之后陈柏霖开始感觉到辛苦。当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公司经营上,未来陈柏霖也将更少出现在荧幕之上,现在他在拍戏上的规划大概是一年一部。

《鳄鱼与牙签鸟》拍完后,陈柏霖暂时没有接其他的戏。他希望推进公司的发展,同时能有时间好好感受生活。“在生活中多感受、多学习事情,其实才是真正的突破,而且突破也并不只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可能性更多,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界面文娱对话陈柏霖

特别挑剔跟随缘其实都是一样的

界面文娱:关注到你去年有一部漫改剧《火王》,前年有一部迪士尼出品的电影《假如王子睡着了》,想了解一下,你现在选影视剧的时候会有什么标准?

陈柏霖:其实也没有什么标准,就是缘分。真的,有时间,刚好感觉不错,跟这个导演蛮聊得来的,跟对戏的演员也处得还不错,就这样了,因为我从以前到现在,选择戏的类型非常广,喜剧、剧情片、恐怖片、爱情片,科幻类的也有拍过,所有这些都是缘分下的一个决定。我也想说我想要拍什么,可是问题是有时候没有这个剧本,没有人来找你拍,我们都是被选择之后,在这些被选择的选项里面再做选择。

界面文娱:你看上去是一个比较随缘的态度,不会特别挑剔。

陈柏霖:对,因为你特别挑剔跟随缘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拍戏。只是那个心态上会不一样,但结果其实是一样的。如果我现在特别挑剔的话,也不会有其他的东西突然蹦出来,就看缘分吧。

界面文娱:看到你在之前的采访中说现在很多项目都是朋友的邀请,能和朋友一起工作会是选择上一个比较重要的标准吗?

陈柏霖:也不是说标准,就是刚好大家都有时间,我也常常跟新导演合作,也会有惊喜,但我没有说通过这部戏我要达到怎么样的目的或成就,就是我们一起来讲个故事吧,我们一起来完成一件事情,这种感觉比较多。

界面文娱:所以你现在在拍戏这件事情上不会给自己设定一个想要去达到的目标。

陈柏霖:因为达到的目标是别人给你的,并不是你努力了多少,它就会达到那个目标。我拍每一个戏都很努力,都是使出浑身解数投入的。真的。可是这些东西是观众给你的反馈,是奖项给你的反馈,它是你无法控制的。其实我觉得影视作品并不像奥运一样,我跑赢你两秒我就赢了,它没有办法去度量谁比较好、谁比较不好的,所以就留给观众来解答这个答案。你说我想要什么突破,但这不是你一个人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每一部影视作品都有自己的宿命。

界面文娱:你觉得观众的评价常常和你自己的评价不一样吗?

陈柏霖:不会,我的意思是说,这部戏很火,是不是你非常认真跟努力它才很火的呢?或者这个不火,你是不是就没有努力?其实不是的。

界面文娱:在你塑造过的角色中,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蓝色大门》里面的张士豪,一个是《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李大仁,你自己有想过为什么是这两个角色会被大家记那么久?

陈柏霖:对呀,我也不知道。我当初演《蓝色大门》根本就没有用心演,随随便便被抓去拍戏,那是我第一部电影,我也不是科班出身的,那反而是我最没有经验的时候拍的戏被大家记了那么久,我就知道很多事其实都靠缘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火,可是我觉得很开心,这两个角色到现在大家还是记得很清楚,我希望《鳄鱼与牙签鸟》也会很不错。

界面文娱:我有感觉最近几年,你可能在影视方面的产量已经没有那么高了,会分一部分精力到其它的事情上面,因为你有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经营自己的潮牌。

陈柏霖:还有真人秀,比如《花儿与少年》。其实我现在给自己规划的拍戏的时间,可能一年就一部,不会像以前拍个两三部那样了,我会给自己一些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我其实真的非常忙,不断开会,在北京也有公司,同时在台湾也会做自己的品牌,两边跑其实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只是说它的能见度不像做演员那样,会被大家常常看到。

界面文娱:你自己的影视公司现在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吗?

陈柏霖:有,在规划中,你们之后就会知道了。因为规划总是很长期的,你们会看到的。再给我一点时间。

界面文娱:你自己的公司会签一些新人演员?

陈柏霖:在谈几个,也不是说面试,就是在台北跟几个小朋友聊过。有时候看到他们就觉得很可爱,很年轻。我也希望可以跟很多新的演员合作。

界面文娱:你会有自己的一些偏好吗?

陈柏霖:我觉得有个人特质很重要,不是说他很有个性,他很帅,是他不一样,很难被取代,存在感很强烈,我会喜欢那一种。

界面文娱:你觉得你自己也是属于这种类型吗?

陈柏霖:我不是,我还好,我就很普通。(笑)

界面文娱:你觉得自己的个性适合做老板吗?

陈柏霖:我觉得什么样的个性都可以,可是你必须要提出一些方向,这是做老板最难的东西。你真的要带领着大家,要找比你更厉害的人,更有才能的人一起来,要选对人去做一些事情。我会努力学习的。

界面文娱:感觉你个性上还蛮顺其自然的。

陈柏霖:我觉得自己是在一定的轨道上面。顺其自然就是方向和这个轨道一样,可是你的速度是可以调整的。

界面文娱:做演员和经商这两件事情之间会有相互影响吗?

陈柏霖:影响还好。做演员真的是太幸福了,演员是被照顾的很好的,只要自己在表演跟创作的时候把能量发挥到最大值,其实就还好。我觉得当老板或者是投资人或者是公司的主管,真的很辛苦,要照顾的东西太多了,24小时其实都在那个状态里,其实是很累的。

界面文娱:拍戏对你来说其实不是一个完全沉浸的状态,你可能拍完一部戏就会很快从这个状态里走出来。

陈柏霖:对,我是这样的。因为跟你演对手戏的演员都不在了,导演也不在,你就不太会有那个感觉了。有时场景跟故事会让你变成那个人,会提醒你你是谁,甚至是化妆,甚至是台词,你每天看着台词,状态就有了,很难走出来的情况可能就是真的已经消化到台词都是发自肺腑的。可是我是那种会让自己蛮快抽离的人。

由陈柏霖担任艺术总监的街头品牌ANOWHEREMAN 图片来源:陈柏霖ins

自我认同跟自我找寻是最难的

界面文娱:从《蓝色大门》到现在,你觉得自己在18年的演艺经历当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柏霖:我觉得自我认同跟自我找寻是最难的。你看我从18岁到现在36岁,18年了,中间拍了非常多戏,其实大家可能10年前就问我,你有没有想演员都遇到的转型的问题,有没有想要突破。比如说我在还没有拍《我可能不会爱你》之前,大家就会说你是不是要转型拍电视剧了,拍完又说你是不是要转型什么什么。大家都在围绕着下面的规划,就不会再去讨论那个作品是怎么样形成的。对我自己来说,我最大的改变是我现在不会再刻意跟外界强调,我一定要突破些什么。那些东西是随缘的,因为剧本不是你自己写的,是导演邀请你的,是电影公司邀请你的。你一定是收到了邀请才会做准备,之后或许会有一个突破,而不是为了改变而改变,就好像我是要证明给全世界看,我是会演戏的。

当机会来临的时候,就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其实平常生活中的感受跟感知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最大的突破并不是说你在影视作品上面突破了什么样的表演,而是在生活中,比如说你看书、看电影、运动、学习新的技能,你的生活状态、生活经验潜移默化就会让你成为具备另外一种感受的人。当适合的剧本找到你的时候,你也可以有相对的经验来呈现一个别人没有看过的你。所以我后来发现,在生活中多感受、多学习事情,其实才是真正的突破,而且突破也并不只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可能性更多,看到的世界更宽阔。大家会看到的只是你的工作有没有突破,有没有变化,这是很实际的,可是我觉得变化不一定就是好,应该是在好好讲述一些很棒的故事,这些故事有核心价值,有想要传递的讯息。

界面文娱:那你现在工作这么忙,还有时间好好生活来沉淀和找寻自己吗?

陈柏霖:其实今年还好,我从《鳄鱼与牙签鸟》拍完就还没有接戏,所以今年其实给了很多时间自己,就像我刚刚说的,那就去感受吧,我还有两个公司,所以现在如果演老板、总裁一类的角色,我就可以比较有经验。我可以打开我那个经验数据的抽屉说,就是这个,我不用去消化,我不用去演,我自己就有经验了,可能这就是一个突破。

图片来源:《鳄鱼与牙签鸟》官方剧照

界面文娱:关注到你之前参加过村上春树在台北的新书座谈会。

陈柏霖:那很久了,你怎么知道!已经四五年前的事了吧,是《没有色彩的多崎作》那本书。

界面文娱:你还喜欢村上春树吗?

陈柏霖:我不要聊这个好了,因为他是一个阅读族群很广的作家。(笑)他就是一个生活感受很丰富的人,写的东西也都很不一样。我看过他的第一本书是《且听风吟》,后面看了《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1Q48》《没有色彩的多崎作》,还有《当我们谈跑步时我们在谈什么》。我觉得他很厉害的点是,从我的青少年时期到现在,他一直持续写作,所以那个时候我收到读书座谈会邀请是有点开心了,他有在那本书上签名给我,现在还放在我的书柜,还不错。

界面文娱:最近还有时间分配给阅读吗?

陈柏霖:还是有在阅读,最近看一本讲拉康的书,那个书名太难记了,哲学相关的。

界面文娱:你现在更喜欢看一些哲学类的书?

陈柏霖:也没有,那是逼自己看的,就看自己可以读到什么,读不懂就算了,读得懂就有收获,读书就是这样。你还是要很开放地去阅读,搞不好在你生命的某个瞬间,你就会想到也许书里说的是对的。比如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嘛,很多时刻你就会觉得很对,他人就是地狱。(笑)我觉得读哲学唯一的好处就是在你人生不顺遂的时候,会给你一个看待世界的方式,幽你一默,你就会有“呵呵”的感觉。

界面文娱:你现在会不那么在意外界对你的评价了?

陈柏霖:还好啦,我已经习惯了。

界面文娱:早年间有在意过吗?

陈柏霖:你看我其实刚好经历了互联网开始发展的年代,我出道的时候是2002年,那个时候其实还没有微信、微博,2007年我用了第一代iPhone,到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开始有了社群网站,这些新平台一出现的时候,大家的眼球都聚焦到这些事情上面,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份子。我觉得现在其实不是说我不在意外界,而是对于互联网已经有经验了——有很多平台,有很多娱乐话题,我对于这些东西的感觉渐渐被稀释掉了,不会觉得“哇,完蛋了”,反正明天又会出新的东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