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天鹅计划”:一场新人演员的养成实验

“当演员,最终完成的有可能是一个盆景艺术,但前提是你首先必须是一个野蛮生长的人,一个野蛮生长的自然景观,然后经过一个雕琢和再造的过程,你才能变成艺术品。”

文|黑白文娱 蓝二

编辑|王子之

1

2017年,17岁的铁岭跆拳道小子李嘉豪,正面临着人生和求学的选择。

他已经在辽宁省专业队训练了多年,也拿到过不少冠军,然而因一次意外的跟腱断裂,虽然恢复后与正常无异,却不能再适应高强度的专业运动需要。

多年的专业训练令李嘉豪有着较好的形体气质,加上反差萌地自带东北大地的幽默因子,一位从事表演的朋友于是建议他来北京试一个角色。

父亲鼓励他多尝试,李嘉豪便来到了北京。试的这个角色没有最终结果,他却机缘巧合地遇上了初生的爱奇艺“天鹅计划”。

面试时,他与其他几人就“宿舍停电”情境自由表演,他演了一个睡着不知道停电的人,醒来睁眼之后喊了声,“哎呀我是瞎了嘛!”——在训练营里一语成名。

“那时刚起步,报名的人挺少的,只有不到1000人。但我们也捡着了几个不错的孩子,比如嘉豪。”在接受黑白文娱专访时,刘天池表演工坊创始人刘天池说,“想想我们和爱奇艺也是挺胆大的,一拍即合就做了。”

刘天池表演工坊创始人刘天池

影视市场走得很快,牵带出生产制作环节上的诸多问题。人的问题是其中极为凸显的,大量新面孔出现,看似数量充足,实际上质量和有效性却十分缺失,很多新人都不太会表演。

从育人的角度出发,刘天池希望能够在学校教育的基础上,为年轻演员们提供更多实战的可能性和经验,同时,她更希望扩大性地为社会中有表演天分和真正对表演有兴趣有感知的年轻人提供专业培训的机会,让他们也能真实地试炼自己是否能够成为演员。

她的想法与爱奇艺不谋而合。

作为行业中最重要的出品、制播平台之一,爱奇艺和它的合作伙伴们,长期也受到艺人水准不稳而片酬虚高的困扰,带来制作成本和拍摄完成度双方面的问题。

“我们一直也是希望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培养年轻演员的方法和机制,能够为我们平台自身,和我们的产业生态源源不断地输出真正具备专业性和职业性的新鲜血液。这样也可以更好地激活行业。”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说。

戴莹与刘天池一直有着长期的合作,当得知彼此都有类似的想法后,两人一拍即合。

于是在龚宇与刘天池的一次正式沟通后,“天鹅计划”这个年轻演员的选培计划正式推出。

选演员,而不是偶像。

衡量标准是什么?

必要因素,是这个人可待开发的内部潜力有多大。刘天池说,这个内部素质最重要的一点,是异于常人的敏感,以及强大的感受能力。

当然依据爱奇艺的年轻向属性和受众群特征,“天鹅计划”的选拔标准还会一定程度上考虑演员的时尚感和现代感,年轻类型为主,未来可具有较大成长空间。

“但事实上不会完全局限,我们对演员的需求依然是多元化的,比如第一期选出的演员中,就有一个‘黄渤’式的演员,他当时表演的是跟一头假驴聊天,喜剧感和语言节奏都非常好,这种演员也是我们希望培养的。”采访时,戴莹轻快地表达了“天鹅计划”择人的包容和多元可能。

大型互联网内容平台+专业表演教学团队,这是个全新的合作模式。在考虑整个计划的模式时,北京人艺的团带班和TVB模式,是他们的参照物。在这样的模式里,演员们可以形成和传承统一的表演风格,作品的水准会有一以贯之的保证,而通过不断出演各种类型的自制作品,演员们的表演能力也会不断提高。整体会形成一个良性的正循环。

从单期训练营来说,“天鹅计划”形成了一条由选到培到养,最后献出毕业大戏的完整教学实战链条。但每个单期的结束,在“天鹅计划”的根本逻辑中,却是真正的年轻演员长期培养的开始。这也是演技类综艺开始扎堆时,爱奇艺已经在新人培养及定制作品的路上,进入了下一阶段。

“我们不是教一把就散。在训练营培训,到交出毕业大戏,看起来是一期结束了,实际上只是完成了最初阶段,就是帮助演员挖掘自己的个性特征,让他在当下年龄当下理解力范围内,能够达到绝对自由,实现一种特色出演,这其实是开启他成为演员的第一步。”刘天池告诉我们。

而未来在爱奇艺不同类型层次的内容项目中,年轻演员们的参与和学习机会可能会是不间断的,随着能力的不断加深,如果能够去掉自己原有的年轻优势,更加进入角色的深度思考,逐步参与更为深邃的作品,完成更具有力度和成熟度的演绎,这就其实形成了一个良性的、梯队式的线上年轻演员成长路径。这才是“天鹅计划”最重要的特殊性。

2

每一期演员孵化出来,一定要落到一个作品上呈现。这是在实践中,戴莹和刘天池双方的共识。

这不仅仅是一份检验答卷,更重要的是,只有实战作品才能为新演员们带来一个跨越式的变化和收获。

“我以前连拍照都不自然,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还能做镜头前的工作。”

大学学习园林景观设计,毕业后在外企做销售的杨仕泽,转行做演员刚刚两年多。他是“天鹅计划”第二期的学员。

尽管第一部作品就幸运地出演了爱奇艺自制剧《晨阳》的男一,杨仕泽作为新人演员依然是充满了紧张感。

“去见组特别紧张,你知道别人在看着你演戏,其实有点别扭,跟片场大家看你拍戏还不太一样。大概试了三四个组,后面我其实有点抵触这个事了。”

与他类似的还有同在第二期的新人演员徐凯鑫,学经济贸易的他,做演员至今也刚刚一年,见组见得很多,但因为过去完全没有表演经验,试戏时非常紧张,所以没有成功过。

在“天鹅计划”第二期开始前,刘天池和她的表演工坊合伙人导演李梅总结第一期经验,觉得培训出的新学员依然经验不足,“散养式”地让他们自己去各种节目中实战,依然无法帮助他们克服从心理到职业层面的关键性突破。一份与教学更紧密结合的重量级的实战作品,会更好地打通这些新演员的“任督二脉”。

事实上,即便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在从课堂走向实战,从准演员正式成为演员,都需要经历一个槛,刘天池称之为“跨越片场”。

“这个跨越就看命了,你遇到的这个团队特别高级,导演能力特别强,你就很容易跨过去,万一碰上的团队是个草台班子,或者你碰上这导演自己的导演意识超于全世界,可能就会掉到那个坑里。这是普遍现象,并不是我在这里信口雌黄。”

而“天鹅计划”里实际上是一支教学导演团队。当他们在拍毕业大戏时,身兼教师之责的李梅导演进行把控,演员的表演风格可以统一,又可以将片场常规状态以及镜头、机位等等这些业内的技术环节潜移默化地教授给新人演员们,可以帮助他们平稳地实现过渡。

“年轻演员基本上适合两大类剧集,一个是青春剧,比较符合现在他们的年纪,和他们当下所能感受到的社会状况,另外一个其实就是古装剧,因为相对来说,也不用演员对于社会现实有多少经验和感悟。我们为学员们挑选毕业大戏的剧本时,会遵照这种规律。”专访戴莹时,她强调爱奇艺会先从文学的“云腾计划”里优先挑选适合新人演员的题材。

这些题材能让新人演员们驾驭自己的年龄,驾驭自己可以理解的世界,让他们的肢体、语言都变得鲜活,实现演员第一步的本体性的收获。

爱奇艺自制剧《恋恋江湖》,就以合适的古装甜宠幽默特质,成为了“天鹅计划”实验性的第一部毕业大戏。

有了定制剧目,学员们的日常训练会包括独白训练,包括舞剑、舞扇等在内的形体训练,戏曲身段训练,试戏片段等。针对每个学员的不同情况,再进行针对性的改善。比如徐凯鑫来自广东,老师就主要针对他的口音和吐字进行纠正和指导。

“会给我找些办法来练,比如让我咬着红酒塞来练习台词。”徐凯鑫告诉我们。

“李梅老师和天池老师非常介意,我们培养出来的演员能不能自己说台词这件事。其实我们有探讨过,要不要给这些演员配音,戏的代入感可能会更好,两位老师坚持说我们培养的就是演员,说台词这个部分如果都省掉了,那其实我们还是孵化出一些小偶像来。所以《恋恋江湖》也是一部不用配音的剧集,后期我们觉得不够完美的地方,也会让他们本人再去补录一些,调整一些说话的气口和台词的语气。”戴莹也特别认同“天鹅计划”对于新人的一些训练和坚持。

在日常训练之外,李梅等表演教师会带着学员们进行剧本解读。

在表演教学中,剧本解读环节尤为重要。作为职业中的一项关键工作,很多年轻演员现在却都读不懂剧本,在我们的专访中,戴莹和刘天池不止一次地发出感慨。

这是由于对剧本结构的解读和作品风格的掌握上,出现了失衡。看不懂剧本,也就不知道该怎么演。

李梅带着学员们对《恋恋江湖》的原著小说《谁说江湖好》进行桥段改编,理解不同人物的感觉和表达方式等。

年轻演员杨仕泽(左一)、姜贞羽(左二)、徐凯鑫(右二)、李嘉豪(右一),以及导演兼教师李梅(中)

后来,杨仕泽、徐凯鑫、李嘉豪成为了《恋恋江湖》中的主人公们,宫家三兄弟。

相似的转折经历,共通的新人状态,以及相伴的训练生活,也让他们成了亲密的朋友。

“大哥(杨仕泽)有场哭戏让我特别感动,在片场拍时我看着就老心疼了。等到最近看到剧时,看到那段还是会难受。”

李嘉豪提到的演绎,正是杨仕泽认为自己在“天鹅计划”里最重要的收获之一。

“变得柔软了”。而这种柔软,是表演老师不断帮助他打开自我,提升情感投入能力所带来的变化。

“原来我可以理解人物为什么哭,但是我自己内心无法达到。现在当我懂得投入之后,会发现自然地就跟角色共鸣成为一体了,那种共情让我哭得都说不了台词的感觉,我觉得真的挺珍贵的。”

在接触了多批学员的戴莹看来,受训之后,年轻演员呈现出的最大差异是自信。

“《你好,旧时光》时,我们见了大量演员,最后选择了李兰迪和张新成。当时我们整个剧组的筹备就在酒仙桥的一个公寓里,编剧部门、制片部门等等很多人都坐在那,让演员试戏。很多年轻演员就折在这一步上,他当着人表演声音都抖,台词都说不清楚。所以其实通过天池老师这个计划培训以后,他们在这一步上都有特别大的进步。”

没少折在紧张上的徐凯鑫,觉得自己在《恋恋江湖》里的表演状态是越来越松弛的,一场被关在山洞的戏份中,他第一次深深感到了自己这个人物的孤独,也突然醍醐灌顶般地理解了这个人物。

而在他的兄弟们看来,从来没演过戏的他,把一场不能说出口的禁忌之恋演出了隐忍的力量。

“空气中有种荷尔蒙。”

3

《恋恋江湖》已经上线播出,而徐凯鑫最近又回到表演工坊,老师们和他自己都认为他的人物塑造上还有值得提升的空间。

刘天池打心底认为,“天鹅计划”是“一个检验式的计划,有慈母般的爱,也有严父般的暴力”。

在训练期间,学员们经常住在工作室,老师们陪伴着他们,随时给他们答疑解惑。

在横店拍摄毕业大戏《恋恋江湖》时,白天李梅做导演管拍摄,晚上又继续恢复老师身份带着学员们进行教学,不断地磨人物。

而在结业之后,“天鹅计划”身后的爱奇艺和刘天池表演工坊的紧密合作,恰恰进入了对这些学员们更长期的陪伴阶段。

毕业大戏、《恋恋江湖》,始终只是新人演员们的一个起点,同时也是相对顺畅的切入点。演员不会总维持一种形态,在这之后,他们总会在某个阶段面临转型期,经历一个不顺的、别扭的过程。

“我们两家的结合就可以比较客观、科学、有逻辑地推导年轻演员这个群体的成长,为他们实现作品的规划和表演能力的规划,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职业规划。”

但刘天池也同时强调,这一切,恰恰是建立在严格的考核和淘汰机制上的。

“不行的就要替掉他,现在对年轻演员需要这样,假一赔十。”

戴莹也向我们表达了同样的明确观点。

“天鹅计划”的学员没有特权。

“天鹅计划”的学员也不一定非要签约爱奇艺,合作是开放的。

“是否适合这个角色,能否演好这个角色,是我们内容考核演员的唯一标准,即便是签约在爱奇艺的演员,也要看能力和合适。”

戴莹谈到《恋恋江湖》上线后,更多人看到了“天鹅计划”的价值。计划的下一期,3.0阶段,将在2020年开启。届时计划将延伸至更多的产业环节,会将爱奇艺的文学、经纪、自制剧、综艺打通整合成一个完整的链条。

Q&A

黑白文娱:“天鹅计划”定位是招演员而非偶像,会戳破哪些人的幻想?

刘天池女士:演员仅仅是一项职业而已,以前的年轻孩子,他是有一种对艺术的向往和憧憬,于是他就扎到学校里面去学习,但是现在过多的孩子是被成功学给弄懵圈了,我觉得他们那个大脑神经已经变得,就是当演员即红,当演员就要成流量,当演员就要成为明星,然后我们家就是盆满锅满的,全都有收入了,或者说变得更加耀眼了,那么这个东西其实是某种幻觉。

最近我在看《景观社会》这本书,同时也在思考。《景观社会》里强调的是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完完全全都是一种图像式的,然后在图像的这样一个诱引下,所有人的视觉,包括自己的思考,仅仅是一个景观。那这个景观就是一个幻觉,我们现在已经相信了幻觉,而不相信真实,或者说现实。而对于一个从事表演的演员来讲,你生活在景观的一个世界当中,你必然就会变成一个盆景,盆景它其实是一个经过再造的一种艺术形态,并不属于自然界,它并没有一种野蛮生长。其实当演员,他最终完成的有可能是一个盆景艺术,那首先前提是你必须是一个野蛮生长的人,野蛮生长的一个自然景观,再到最后的一个雕琢和再造的时候,你才能变成艺术品,也就是说构成某种小型的景观,而不是说从头就是景观,这事太可怕了。

黑白文娱:“天鹅计划”处于爱奇艺实战的什么位置?

戴莹女士:今年5月份我们世界大会的时候,其实我有特别邀请到天池老师上台,跟我来一起分享“天鹅计划”的升级。其实再往未来发展,我们是特别希望,通过天鹅计划,能够向社会层面上招取到更多能成为演员潜质的年轻人。

这是一个初期筛选,筛选到合适的人以后进行培养。通过培养以后,他可以加入到我们的《演员的品格》这个综艺里再做试练。我们接下来更要打通公司其他的产业链。爱奇艺有云腾计划,我们在爱奇艺的文学里面,挑选合适于现在这一类年轻演员演绎的内容,先从我们这个文学里面,选择出来IP,然后完成剧集的拍摄,到上线,其实这是一整套的培养新人的过程。

黑白文娱:希望通过“天鹅计划”选拔培养出怎样的演员?当下年轻演员需要具备哪些品质?

戴莹女士:天鹅计划的开口是多元的。我们希望能选择到一些真正具备表演能力、能够演戏的、多元化的年轻演员。以年轻演员为主是因为,他可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去表演和发展,同时我们也不局限,希望演员可以展现自身的表演特点。

我合作过很多的年轻演员,通过跟这些演员交流会发现,真正能火的那些都是有想法、有内容的,而且他真的在学习,会跟你聊他喜欢什么样的导演、喜欢什么样的影像风格,能看出他们进行过很多层面上的思考,而且为人处事也非常有礼貌,懂得感恩,我觉得这些演员是具备一个很好的成长素质的。

采访|王子之、蓝二

版式|王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