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WTO日渐式微,中国该何去何从?

由于仅剩的三名法官中有两人即将任满离开,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或从12月11日起陷入“瘫痪”。此外,WTO新财年预算还在难产中,这或许导致整个世贸组织从2020年1月1日起停止运转。

2019年7月12日,江苏连云港,港口集装箱码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由于仅剩的三名法官中有两人即将任满离开,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或从12月11日起陷入“瘫痪”。此外,WTO新财年预算还在难产中,这或许导致整个世贸组织从2020年1月1日起停止运转。

面对WTO的日渐式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罗长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的主要工作重心应该放到启动与欧洲的贸易和投资谈判,加快中日韩的自由贸易谈判,力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明年在越南如期签订。

WTO上诉机构是贸易争端的终极裁决机构,有权维持、修改或撤销涉及贸易争端的专家组报告结论,对于其裁决各方必须无条件接受,因此又被称作国际贸易的“最高法院”。

该机构平时拥有7名法官,每人任期为4年,每起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审理。但过去两年来美国特朗普政府一直拒绝提名新法官,而任命新法官需要获得WTO全部164个成员国的同意,以至于目前上诉机构仅剩3名法官,其中美国籍法官托马斯·格雷厄姆与印度籍法官辛格·巴提亚的任期将于12月10日结束,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则将于明年11月结束。

这意味着,一个星期后,WTO最重要的一项职能将因上诉机构不能达到法定人数而陷入“瘫痪”。

同时,美国还威胁阻止WTO新财年预算的通过,这将导致整个世贸组织从2020年1月1日起停止运转。美国是WTO成员国中提供资金最多的国家。WTO数据显示,2019财年该机构的总预算为1.972亿瑞郎,其中美国提供了2270万瑞郎,占比约11.5%。

此前特朗普政府提议将上诉机构的预算从79.1万瑞郎大幅削减至10万瑞郎,以换取新财年预算的通过。但欧盟、中国、印度和土耳其已明确对此表示反对,认为此举将危及尚未解决的贸易争端诉讼案。WTO成员将于近日举行会议,继续讨论2020财年的资金问题。

特朗普政府对WTO的不满由来已久。早在2018年,特朗普就威胁要退出WTO,并称其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贸易协议。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也表示:“如果我们不得不离开(世贸组织),我们会这样做的。我们知道,多年来他们一直在欺负我们,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

美方最近又提出,上诉机构现有的薪资激励机制不合理,不利于纠纷案件的尽快解决。上诉机构法官每月的固定底薪为9415瑞郎,另外每工作一天还可获得791瑞郎,后者累积起来一个月有1.2万-1.5万瑞郎不等。美国驻WTO大使丹尼斯·谢伊称,这一机制促使法官花费更多时间在案件上,以获得更多的薪资。

自1994年成立以来,WTO极大地促进了全球贸易的发展。这一方面加大了美国跨国企业从海外开放市场中的获益程度,华尔街、好莱坞、硅谷以及大型制药企业因此享誉全球。另一方面,那些面向国内市场的行业则受到了更大的海外竞争者的挑战,比如包括钢铁行业在内美国传统制造业,而这些行业的工人大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根据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统计,在对别国发起的诉讼中,美国赢下了超过90%的案子,而且它比任何国家向世贸组织提起的诉讼都多;不过在别国针对它提起的诉讼中,美国输掉了约90%的案子。

WTO改革进程缓慢,也是特朗普屡次表示对其不满的原因之一。自1999年以来,围绕WTO改革的所有努力都以失败告终。过去20年间,世界贸易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电子商务的崛起也极大地改变了贸易的形式。在某种程度上,WTO现有的规则已无法很好地解决如今出现的贸易争端,而推进改革的道路却步履维艰。

面对这一情况,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罗长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WTO的式微,包括它在协调和促进国际多边贸易谈判,以及促进深度自由贸易进程方面,其势头的下降、角色的逐渐走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而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事,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个趋势不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在这样的背景下,罗长远认为,在坚守WTO基本原则和框架的同时,中国不应把主要精力放到去尝试和推动WTO的重构,或者是重启WTO的自由贸易谈判,因为这很可能是无功而返,也不是中国一头热就能解决的问题。

“眼下,中国的主要工作重心应该放到在坚持多边自由贸易原则的大的方向和背景之下,启动与欧洲的贸易谈判和投资谈判,加快中日韩的自由贸易谈判,力争RCEP明年在越南如期签订。这既是我们对多边自由贸易进程的坚守,同时又是在WTO更大范围的自由贸易进程没有进展的情况下,中国在区域和双边层面迈开的坚实步伐,”罗长远说。

他指出,目前美国、欧洲和日本正在推进协调的单边主义,试图建立一个高标准的、以中国为靶子的深度自由化框架。如果中国能够推进与欧洲和中日韩的贸易谈判,再加上中美也能达成妥协的话,那么将排除中国在外的安排,从某种程度上就可能失效。

因此,除了上述中欧、中日韩、RCEP谈判外,罗长远还建议,中国可以考虑加入CPTPP的可能性。“一旦所有这些工作取得进展,那么无论未来是否有WTO,中国都会处在相对有利的位置之上,不会太被动。而如果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到坚守WTO平台的话,可能会耽误中国很多大的事情。”他说。

CPTP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的新名字。2018年3月,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在智利签署CPTPP。根据这份协定,签署国将撤销或削减工业品和农产品的关税,在贸易和投资领域提供便利措施。另外,各国还将合作降低手机国际漫游资费,取消跨境数据交换限制,共同制订禁止网络交易诈骗行为的法令等。CPTPP覆盖4.98亿人口,签署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

“这相当于一场赛跑。就看在WTO式微的背景下,中国在多边自由贸易谈判方面,取得的进展有多快,达成的协定含金量有多高。如果含金量都很高,速度也不错,那么有没有老版本的WTO,对我们都不会有太多伤害。”罗长远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