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空气污染指数冲破2500,在悉尼呼吸是种什么体验?

在人口稠密地区,浓烟触发了办公楼里的烟雾警报,正在工作的人不得不迅速撤离。有众多中国留学生的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的部分校区也已关闭。

2019年12月10日,澳大利亚悉尼,世界闻名的Bondi海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发自悉尼

在这个南半球的夏天,圣诞老人恐怕要在澳大利亚的悉尼迷路了。

12月10日,山火肆虐的悉尼最高空气污染指数一度冲破2500。对于习惯了碧海蓝天的悉尼人来说,这个城市变得面目全非。

当地时间上午9点至10点间,新南威尔士州环保部在悉尼西北部麦考瑞公园(Macquarie Park)地区所测得的空气质量指数(AQI)2214,已达到“危险”水平下限值(200)的11倍。截至发稿,悉尼人口稠密地区全部处于有毒气体的笼罩之中。

悉尼时间上午11-12点空气指数。来源:新州环保部

在当地一早被浓烟呛醒的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市民对突如其来的重度污染准备不足,大多数行人没有及时佩戴口罩。但随着雾霾的持续恶化,各个药店陆续出现了抢购N95口罩的现象,当地电器商店的小型空气净化器也销售一空。很多当地居民对记者表示,他们的眼睛和喉咙都出现了非常不适的感觉。

《卫报》10日报道,目前新州共有山火83起,其中40起处于失控状态。由于当天悉尼东部地区气温将达36度、西部地区将达42度,整体来看空气状况不会得到迅速改善。

人口稠密地区,浓烟触发了办公楼里的烟雾警报器,正在工作的人不得不迅速撤离。统筹灭火工作的新州郊区消防局(RFS)总部、著名纸媒《悉尼先驱晨报》和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ABC)的部分办公室都因烟雾报警进行了疏散。有众多中国留学生的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的部分校区也已经关闭。

与此同时,从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到曼利海滩(Manly Beach)的标志性悉尼渡轮已经停摆。在渡轮上近距离观赏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一直是全球游客不能错过的体验之一。第九电视台称,这是32年以来悉尼第一次因为雾霾停摆渡轮。 

悉尼周边火情现场。来源:卫报

自今年的山火季开始以来,新州至少有270万公顷森林被烧毁,创下历史纪录。

对于悉尼和澳大利亚其他地区正在遭受的火情,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心急如焚。当地时间周一,他在国家电视台(ABC)上表示,虽然从传统上来说山火的管理是州和地方政府的事,但全球变暖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环境风险,目前的治理结构已不再适应当前的危机。

“当澳大利亚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当他们受到威胁时,当他们的家人、家园、庄稼、财产以及所珍视的一切都受到威胁时,这就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特恩布尔认为,澳大利亚必须进行全国性的协调响应,以应对愈演愈烈的火情。

但现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增加联邦救援的呼声不以为意。他还拒绝了独立议员威尔基(Andrew Wilkie)提出的使用联邦空军运输机投掷水弹的建议。

有报道称,新州郊区消防局正在众筹和募捐,为志愿消防员们提供水和食物。当媒体记者对数万名志愿者没有任何报酬地与大火搏斗数周表示担忧时,莫里森回应说:“是的他们很累,但他们也是想(自愿)出来保卫他们的家园。”

新州消防局前局长穆林斯(Greg Mullins)担忧地表示:“每个消防员都已相当疲惫,根据我的经验这不是一件好事。当每个人都不堪重负的时候,我会非常担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