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罗永浩研究(上篇)

摆地摊、开串店、倒药材、做期货、卖电脑配件、传销培训这些略去,做过新东方老师、创办过牛博网、办过英语学校、最后干锤子科技。简单地说都是失败经历。

文|蓝海经济观察 李方

很多年前笔者听说这个罗胖要做手机,还取名叫“锤子”,曾经暗自笑话说手机界又出了个二傻子。“锤子”在四川方言里是个很难听的骂人话,这个罗胖要把“锤子”手机做成啥样啊?

7年过去了,号称“永锤不朽”的手机垮了,这倒使我有兴趣认真研究一下罗胖了。

简单看下他的经历:

摆地摊、开串店、倒药材、做期货、卖电脑配件、传销培训这些略去,做过新东方老师、创办过牛博网、办过英语学校、最后干锤子科技。

简单地说都是失败经历。

可是仔细研究后,感觉也不能以“失败”来简单定论,每件事的“失败”都有不同原因。就算按最世俗意义上讲他是失败了,那他也在人生道路上画下了浓浓的一笔!

至少成千上万的“锤迷”给他留下了一大笔精神财富,在“锤迷”眼里他的口碑是不错的。这样一个人物还是很值得研究的。

那么这位据说是“手机界最好的相声演员”到底演绎了怎样大半个人生?瓜众们一定想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以及他为什么创业失败的深层次原因:

  • 锤子手机是怎么“起承转合”的?

  • 深挖锤子手机破产的深刻原因

锤子手机是怎么“起承转合”的?

罗胖在2012时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了。

他最初成为“网红”是在新东方当老师的时候。真是搞不懂这个非英语科班出身的家伙怎么想起做英语培训教师的?

据说罗胖两次申请都没得到俞敏洪的批准,第三次申请发了个“万言书”,不知碰对了俞校长哪根筋了,居然批准了罗永浩的申请。

老罗进入新东方真没让俞校长失望,可以说是一炮而红。

但从后来流出的视频看,似乎老罗除了讲了GRE填空没啥英语方面内容。倒是插科打诨讲他的“成功史”以及“人生观”大红特红,他的课学生爆满笑声不断,新东方教室成了罗胖单口相声专场。

有学生把罗胖的课程视频传到网上,立刻引起百万粉丝“追剧”的盛况!从而使罗胖的粉丝大有赶超俞校长的势头。

如果说,老罗在新东方成为网红主要得到了年轻人的认可,那他后来创办的“牛博网”却是抓住了成年人的心,他挖到了若干大咖级的作者,使“牛博网”一时间成为国内很难得的一片天地。

在有了新东方与牛博网的“成功”后,老罗开始“拽”起来了。他觉得已经掌握了社会话语权,说话开始“哄哄”了。

就是在2012年,他有了做手机的想法。也开始有了对手机玩家的评论。总归起来他的观点是除了对iPhone服气,对其他玩家那就是小孩撒尿——不服!其中特别对雷军的小米诟病颇多。

其实最早老罗曾经是“米粉”。小米创立之初,雷军曾拉罗永浩入伙,二人见面后,由于意见相左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又对立的路。

后来老罗是有机会就攻击小米,而且越来越难听:

“小米广告屌爆了还是有点特色的:傻!”

“小米最他妈没劲的就是魅族MX那么烂的设计都要抄”,

“在苹果用户群里那叫品味,在小米客户群里那叫乏味”。

……

可是在老罗做了两年手机后,他对雷军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他开始利用各种场合给雷军道歉。他说:

我为此也讽刺过小米公司,认为他们喜欢搞“耍猴儿式的抢购”,但后来发现,新企业规模没做大做稳定之前,从合理排产、精确控制销售和库存节奏、给线下渠道看信心等诸多方面,这是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今天也借着这次采访的机会,我在这里正式向红点工业设计奖的主办方和小米公司,为我之前的轻率言论正式道歉。

看来罗永浩在没有亲手做实业前就骂骂咧咧的是有点轻狂了哈!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老罗只有亲自进入手机领域才知道那里的水有多深。而他仍然不知道的是:当外界听说他要做手机时,大家也都是一脸懵呢。

一个文艺青年、一个愤青要做手机了?您不是开玩笑吧?您不继续在新东方跟学生们逗闷子啦?

说实话,包括笔者在内的观众,没有一人看好此事,都等着看罗胖的笑话。

令所有人也想不到的是:这次罗胖是非常认真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丝毫做实业经验的罗胖要做手机?到今天都是个未解之谜?据罗胖自己解释:自己做手机是为了“下一个计算平台”到来之前,自己的公司有资格站在赛场上,这才选择了做手机,他还进一步解释到:外界宣传的所谓理想情怀其实很难让我支撑这么多年的。

好吧,不管怎样,后来大家都相信罗胖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你就从他挖了一大票人马,就知道他有多认真了:

朱萧木

——海外工作,新东方认识老罗,第一个加入最后一个离开

肖鹏

——前百度工作UI设计师

方迟

——留学加拿大的天才设计师

罗子雄

——某著名设计机构设计师

钱晨

——前摩托罗拉高级工程师(雷军没挖动的人)

李剑叶

——前飞利浦产品设计师

吴德周

——前华为产品副总裁

这个豪华的团队阵容恐怕不比雷军的小米团队差!从这个阵容可以感觉到老罗的认真程度以及他要做手机的决心。在豪华团队两年时间紧锣密鼓地运作下,第一款锤子T1要问世了。此时的罗胖豪气冲天,他狂叫:

“我们很有可能成为上千亿美元市值的企业,而我之前总是低调地用人民币去估它。”

"当然,牛逼吹得非常保守,比如我就不觉得我们的第一代硬件产品从工业设计和工艺上能全面超过 iPhone。"

“有百分之五十就该去创业...何况我这次是百分之百。”

他还拍着胸脯说:“T1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

然而锤子 T1 发布后,3000的高价格根本卖不动。为此老罗心急如焚,全然不顾当初的信誓旦旦,又大叫“一千九百八,锤子手机领回家!”

为此老罗获得了“公孙”称号。

然而T1的挫折不算什么,老罗的锐气不减。

“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只要我们做成功了两款产品,第三款产品一定是去北美卖的,我不满足在中国做一个企业,没什么大意思”,老罗咆哮道。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关于锤子手机质量问题的投诉很快就来了,其中包括屏幕边框碎裂、漏光、摄像头内有污迹、前置摄像头位置不正、实体按键塌陷或窜键等问题。在这种不停作死以及不停打脸的反复碰撞下,老罗的锐气在不断衰减,最终认识到:要真做好一款手机真特么不像把胸脯拍到发紫那样简单!

又花了2年打造第二款“坚果U1”。可是设计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了。两年后自认拍照不行。后来到了M1,销量倒是有所斩获,可是老罗认为:“SmartisanM1 从工业设计上是我们的耻辱。”

总之,在老罗的锤子手机运作的6年间出了7款手机,总销量是300万台。而曾经被老罗骂死的小米手机2018年销量是5000万。

孰优孰劣已见分晓。

此时的老罗再也没有了刚做手机时的豪气,突然意识到:在与小米的“竞争”中,哪怕是有几乎相同的豪华团队、也有不错记录的N轮融资,再加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豪气似乎还是不行。

最终的数字是残酷无情的。

严酷的现实给老罗上了一堂活生生的MBA课!

(未完待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