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合作吧,于正杨天真

于正剧爆人不爆,天真人爆没作品。

文|娱乐硬糖 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于正和杨天真,演艺圈幕后工作者中当之无愧的台前大明星,最近仍轮番出现在热搜上,足以气煞二线明星。

爆款制造机于正,畅想杨紫与自家艺人许凯合作,被群众质疑强调杨紫“旺夫”是暗踩李现。随后有粉丝群截图流出,面对许凯粉丝“求放过”的小作文,于正以一句“有多远滚多远”作为回应。

营销天后杨天真,在最擅长的舆论战中意外失手。本想以旗下艺人集体发声的方式,来个“揭露娱乐圈阴暗面”获取好感,谁知不仅评论区被指吃“人血馒头”,就连跟随其发声的旗下艺人欧阳娜娜、宋佳、张雨绮等也一起翻车。

内容与营销,娱乐圈最重要的AB面。于正与杨天真,恰是这AB两面最极致的写照。每每看到两家艺人的粉丝抱怨:艺人没戏拍天天炒话题,或者艺人无缝进组毫无曝光率。硬糖君便想:

顶好让于正和杨天真两位老师也去上个《变形记》,交换下身份与场地。不知届时是天下大乱,还是皆大欢喜?

造剧车间VS造星工厂

于正剧爆人不爆,天真人爆没作品。

2018年就在现象级爆剧《延禧攻略》中靠傅恒圈了不少角色粉的许凯,2019年又有《烈火军校》和《从前有座灵剑山》两部作品续航。令人困惑的是,从深情美貌的傅恒到沙雕讨喜的王陆,许凯怎么还没“爆”。

硬糖君说的“爆”,确实挺俗气。各大榜单指数您得有亮眼数据吧?超话怎么也得top 50吧?得有点代言带货吧?总之,抛开剧中角色,作为明星的商业价值、忠实粉丝,也是当下影视市场的硬道理。

但“造剧车间”欢娱,还真做到了“内容为王”。于正对于旗下艺人的安排,从不以综艺及网络上的花边新闻曝光为主,讲究的就是无缝进组,一个作品接着一个作品的拍。

这样一来,剧外曝光度不足,就难以维持非播放期的艺人热度。娱乐市场现在供应那么充足,艺人三天没有新物料,没有买杂志买代言的鸡血可打,粉丝连点团建项目都没有,自然四散了。

与许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住在热搜上”的马思纯和欧阳娜娜。

2018年底,金马奖双黄蛋影后马思纯加盟壹心娱乐。原本在一众小花中看着挺低调的马思纯,突然走起了“文青”路线,隔三差五分享自己明媚忧伤的读后感。影后光环肉眼可见地褪色,加入壹心一年,马思纯上热搜就是胖了瘦了、没文化了、不适合角色了各种被群嘲,作品本身是没什么关注度。

当然,对于负面评价,还得靠杨天真化腐朽为神奇。利用艺人身上的黑点,通过自嘲、玩梗等方式,逆转评论;再用立人设、炒CP等方式,在短时间内为艺人建立起记忆点,是杨天真最擅长的模式。而独立、自主、新女性,则是最近几年杨老师玩得最顺手的人设元素。

壹心的营销案例一直是业内典范,谁能想到因为“蚂蚁竞走”被嘲了几乎一年的欧阳娜娜,能靠着Vlog翻身,成为人见人爱的带货少女娜比;脾气大、情路崎、长相美的张雨绮,则靠着“老娘大大方方炫富”“大大方方结婚离婚结婚离婚……”的Real人设,收获了一批真心实意欣赏她的性格饭。

再看欢娱这边,对于艺人负面评价既无危及公共能力,又缺乏人设逆转的神来之笔。

去年许凯刚要起飞就被爆出家暴丑闻,至今和“家暴”一词还捆绑得难舍难分,严重影响了艺人形象。硬糖君没有给他洗白的意思,但从后面更多信息曝光看,事件也不是没有好好澄清说明的余地吧?现在好了,就在流水线剧(没有说剧不好的意思,工业化制作是先进潮流)里做好“角色工具人”吧。

当然,跟着于正老师也有好处,比如,你就获得了“婚姻恋爱自由”。许凯之所以难有死忠粉,和他总被爆绯闻也脱不了关系;因《凤囚凰》走红的宋威龙,还没等到迷妹自己爬墙,就爆出了与林允恋爱;欢娱前一哥陈晓,英年早婚,不提也罢。

欢娱的艺人,有爆剧傍身,却因没有后续营销,很难获得戏外的人设加持。加之欢娱几乎不会控评,艺人的饭圈难以形成凝聚力;壹心的艺人,在天真老师的营销组合拳下,能够很快靠人设打开局面,但缺乏作品赋能。

欧阳娜娜也好,张雨绮也罢,这一年来除了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日常顺便带货,本职工作停滞不前。张雨绮抽空上个综艺,还因为表现太Real翻了车。

编剧于正VS经纪人杨天真

一个人的早年从业经历,会影响其一生的工作风格。于正和杨天真,都是如此。

生于1978年的于正,高中毕业后获得了在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旁听的机会。如今功成名就的他经常会给记者讲这样一个故事:每次上台都不由自主地发抖,一提演戏就紧张。淋了四个小时大雨,却被斥责不会演戏。最后心知做演员无望的他,向导演自荐了自己的剧本。

“废柴演员”于正变身“年轻编剧”于正,跟随香港导演李惠民学习编剧。因《荆轲传奇》的编剧署名权问题,于正状告李惠民,师徒反目。

2002年,于正离开李惠民工作室返回上海自立门户,成为一名独立编剧。同年,本名杨思维的杨天真考入中国传媒大学。

1985年出生的杨天真,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的导演专业。在发现自己没有创作天分后,立刻把“做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当做自己的从业目标。

娱乐圈都要有人引入门。与在TVB“做学徒”的于正类似,杨天真的方法更直接,给有“国内经纪第一人”之称的王京花发了条短信毛遂自荐。

至今杨天真每每提及王京花,仍充满感激之情,认为没有花姐的大胆起用她很难走到现在的位置。一手炮制“孔维艳压范冰冰”的新闻,让杨天真迎来了独挡一面、正式出师的时刻。

2008年,在王京花手下历练了三年的杨天真加入范冰冰工作室。同年,范冰冰出演了于正编剧的《胭脂雪》,这也是范冰冰当年为数不多的好评作品。

随后几年,杨天真隐身于范冰冰背后,一边忙着为范冰冰联系走红毯,在海外大秀“中国美”;一边捉摸着各种自强自立的女性宣言,提升范冰冰的好感度。范冰冰靠“范爷”人设扭转口碑,当越来越多女孩以“自己就是豪门”为人生信条,杨天真也成长为营销女王。

同样是在那几年,于正也从幕后逐渐走到台前。2011年,《宫锁心玉》成为年度爆款,开启了于正“宫”系列创作时代,也让这位在幕后创作将近10年的编剧,开始向着制片人、流量担当的方向转型。

“慈母”于正VS“严父”天真

于正可能是最爱公开维护自家艺人的老板,虽然帮艺人怼网友实在没什么好处。当年袁姗姗遭遇全网群嘲,于正“功不可没”。

产量高也很少压剧的于正,自然有想捧谁就捧谁的底气。但群众也有逆反心理,你越捧她我越要踩。欢娱旗下大小爆剧不断,却很难出一个真正的流量明星,与他时不时为了艺人开麦的爱好密不可分。

不过,硬糖君倒倾向于认为于正还真不是“炒作”,因为这样的“炒作”显然并无现实好处。他就是真性情,对自家艺人的滤镜,简直堪比慈母心肠。

与对艺人保护欲极强的于正相比,杨天真则更冷静也更理性。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杨天真的“狼性”令人瑟瑟发抖。楚楚可怜的乔欣做了无数心理建设,才有勇气与杨天真讨论续约问题。从节目中能感受到乔欣还是希望留在壹心的,但杨天真三五句话,把乔欣想好的说辞都挡了回去。那些因为暴力劝退员工为公司惹麻烦的HR,赶快学学天真姐这套话术。

如果只把当艺人作为一项纯粹的影视工作,那么与欢娱签约,想必会相当滋润。欢娱似乎极少干涉旗下艺人的戏外生活,正如前文所述,婚恋自由。

但这种恋爱自由、营业自由,显然不适合今天的流量明星语境。就连鹿晗谈恋爱,杨天真都只能在初期控制住粉丝舆论导向,用“哥哥只有我们了”虐粉,管不了人家后续跑光啊(当然,此时鹿晗与壹心已经解约)。

“溺爱”孩子的于正宠不出流量明星,擅长打造流量的杨天真也同样难以通过作品,让流量明星真正拥有“实绩”。

还是那句话,赶紧搞个职场+身份交换模式的真人秀,让欢娱和壹心互通互助。像宋威龙、许凯,交给天真姐营销一番,不说和肖战、王一博比划比划吧,没准也能混上罗云熙的热度;壹心的白宇、朱亚文们,真的还是适合好好拍戏,别再那里搞什么时尚人设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