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低速增长的中国电梯市场,蒂森克虏伯要实现五年内销量翻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低速增长的中国电梯市场,蒂森克虏伯要实现五年内销量翻番

中国每年的新梯销量增速已降至个位数,但仍居全球电梯市场的首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庄键

2019年年末的经销商年会上,徐红艳完成了作为新任蒂森克虏伯电梯中国区CEO最为重要的一次公开亮相。不少经销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70后的职业经理人。

今年1月,她以行业新兵的身份出任蒂森克虏伯中国区CEO,接替升任亚太区CEO的前任约根·博乐。

这是时隔13年后,蒂森克虏伯再次迎来华人担任中国区负责人。

在徐红艳过往的职业生涯中,与电气、冶金行业打过交道,但从未涉足过电梯领域。

今时不同往日。中国的电梯市场早已告别黄金时代,每年的新梯销量增速降至了个位数。如果考虑到不断下滑的电梯价格,市场增长可能已经出现停滞。

徐红艳履新四个月后,蒂森克虏伯德国总部传来的消息,为她所负责的业务增添了另外的不确定性。这家世界500强决定,将公司五大板块之一的电梯业务分拆独立。

过去一个财年(2018年10月-2019年9月),电梯板块为蒂森克虏伯贡献了约两成的收入。它的盈利水平甚至高于集团的总盈利——这意味着电梯板块担负着弥补其他业务亏损的重任。

分拆计划的目的,在于为蒂森克虏伯换来宝贵的资金,重组钢铁等盈利相对较差的板块。这家德国工业巨头原本寄希望于和塔塔钢铁合资钢铁业务,以完成战略转型。但这一方案遭到了欧盟反垄断委员会的否决,蒂森克虏伯只能启用目前的B计划。

摆在电梯业务面前的出路有两条,一是独立上市,另一个是引入新的投资人。明年一季度,蒂森克虏伯将为这道选择题给出最终答案。

就积极的方面而言,独立后的电梯业务将拥有更多主导权,可以量身定制自己的战略,不必再受到集团的束缚。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徐红艳所领导的中国业务团队会承受更大的业绩压力。

尽管增速已大不如前,但每年拥有80余万台销量的中国,仍然坐拥全球电梯市场头把交椅。

中国也是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销售收入仅次于美国。该公司在国内布局了三座工厂,拥有约1万名员工。

电梯业务独立后,其在中国市场表现如何,将更为直接地体现在新公司的财务报表甚至未来的股价上。

新任中国区CEO的徐红艳,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目标:未来五年内,实现蒂森克虏伯在国内电梯销量的翻番。

在这样的背景下,徐红艳开启了一系列调整。首当其冲的是改变业务构架,她将蒂森克虏伯电梯在国内的七大分区缩减至五个,分公司数量则由68家下降到50家,办事处的规模也随之缩减。

徐红艳把公司原先的组织架构形容为蒲公英模式。“到处撒种子,小蒲公英就会长起来。通过不断扩张,建分公司、建办事处,我们在当地就一定会有收益。”她认为,在中国电梯市场处于高速增长期时,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

但现在,这项前提条件已不复存在,因此有必要改变目前略显臃肿的业务架构,提升运营效率。更为重要的是,这种以区域为主导的销售体系,并不适应电梯行业重点市场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去年,中国前百强房地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首次超过50%。过去五年,这一数字翻了一番,显示行业整合正在加速进行。

徐红艳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蒂森克虏伯不能和这些未来的大玩家深度绑定, 那么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只会逐渐降低。因此,在改变原有蒲公英式模式的同时,公司也在中国总部层面设立了包括战略合作部在内的多个新机构。

成立这一部门的初衷,是提高在电梯行业大客户中的市场份额,房地产商自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蒂森克虏伯希望这套“中央集权”式的打法,更有利于攻坚重点客户,从而在公司原先薄弱的市场实现突破。

这一系列的新举措能否取得实效,仍有待时间检验。

截至今年9月底的财年中,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在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和蒙古)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3.4亿欧元,同比增长3%。

徐红艳显然并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用她的话说,在一个加速整合的市场里,增长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否则只能等待竞争对手们蚕食市场份额,逐渐被挤到金字塔的塔尖。

在竞争激烈的中国电梯市场,除了蒂森克虏伯,还活跃着包括通力、奥的斯、三菱在内的近十个重量级对手。

如果徐红艳为公司制定的上述销量目标达成,将帮助蒂森克虏伯在国内电梯行业的整合浪潮中,提升到更为有利的市场地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