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1亿资产被冻结,老朱,你心中的那个远方究竟是什么地方

果汁“帝国”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文|一波说

近一段时间,继“味精大王”莲花味精实控人夏建统、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之后,汇源果汁掌门人朱新礼也被列入老赖名单了。

41亿资产被冻结,一年内连续收到4个限制高消费令,朱新礼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债台高筑、卷入P2P、资产被冻结,连他创立的汇源果汁也面临退市等多重风险。

“果汁大王”朱新礼的头发都白了

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

近年来,朱新礼给汇源集团设定了一个“诗和远方”,在“大中国、大农业、大有作为”的思想指引下,逐步建设三生(生态、生产、生活)三养(养生、养身、养神)的田园综合体项目,形成一二三产业相互支撑、高度融合的现代新型农业体系。1992年成立的汇源,旗下已拥有汇源果汁、汇源果业、汇源农业等多产业版图。

“这个远方远吗?不远,恰如小时候在山岗上的极目远望,又如同魂牵梦绕中的蒙山沂水。”诗好写,事难做,对于身处多重困境的汇源掌门人朱新礼来说,幻梦破碎了,要从危机中走出来并非那么容易的。

12月11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人民币资产被冻结。月初的12月2日,天津三中院向朱新礼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动车、购买不动产、以及子女就读高消费私立学校等,而且这是他今年以来收到的第4个限制消费令,即大家通常说的列入“老赖”名单。

德源资本,创办于2014年,在香港注册时属于私有股份制公司。据报道,由朱新礼实际控制的德源资本曾代表汇源、斥资30亿元人民币参与“中石化销售”混改,并于2015年3月完成股权交割。当时,包括德源、腾讯、复星、大润发、中国人寿、华夏基金、中国银行等25家投资方认购中石化销售29.99%股权,总交易对价为1070.94亿元。

不过,2014年11月,朱新礼的德源资本已将其持有的2.4万中石化销售的股份质押给了招商银行,此次41亿人民币资产被冻结,也起于招行起诉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今年9月20日,招行曾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的财产、限额高达41.03亿元人民币。资料显示,其中冻结银行存款期限为一年,查封动产期限为两年,查封不动产、冻结其他财产权的期限为三年。

从“诗和远方”守望者变为“老赖”,巨额资产被法院冻结,今年还多次被相关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以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

事实上,朱新礼旗下汇源集团,自2017年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危机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上市公司“汇源果汁”至今已停牌二年多了,恐有退市风险。因向关联方违规担保、至今仍无法复牌,其中2017、2018两个年度的财报至今仍处于难产之中。

前不久,“汇源果汁”欲卖身天地壹号的并购计划,曾引发舆情高度关注,可这一计划已落空。一旦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达成所有复牌计划,汇源果汁或面临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的风险。

今年11月,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一代“真皮鞋王”富贵鸟被港交所退市。“汇源果汁”会不会成为下一家“富贵鸟”呢?这次德源资本被查封,对掌门人朱新礼来说,无疑是新的一记重锤,更令旗下果汁“帝国”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顺带交代一下,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在港股停牌,起因是一笔42.82亿元的违规贷款,同年6月港交所介入调查,并对其公司股票复牌开列了相关条件,一旦明年一月底不能完成复牌条件,港交所将启动对汇源果汁的退市程序。

据已披露的财务数据,截止于2017年12月31日,汇源果汁总负债为114亿元,该年度仅利息支出一项,就高达5.04亿元。其中,汇源果汁有83.5亿元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获得借款的。

老朱,你心中的那个远方究竟是什么地方?

11月13日,朱新礼在2019年汇源集团冬季第三期干部培训班讲话

“培训是为了改变,改变价值观,也是对问题的认识。管理是为了经营,经营是为了盈利,盈利首先要学会去算账,算账则需要创新,创新则需要打破常规,这来自于学习、观察和用心。”

“公开体现公平,沟通消除误会。执行力是检查,检查,再检查,良好的执行力首先来自于检查养成的习惯。销售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为他人带来好处,满足他人的需求,就是最好的销售。”

以上是今年11月13日,在北京汇源密云培训中心举办的2019年汇源集团冬季第三期干部培训班上,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在培训班上的讲话。出席冬训班的除了朱新礼、汇源果汁董事长兼总裁鞠新艳等高管外,集团旗下的全国果汁生产销售及农业项目部共49位负责人也参加了。

很长时间里,一手农民、一手大佬的朱新礼,身上的标签很多,比如“中国最受尊敬的企业家”荣誉称号、有魅力的企业家、慈祥的长者、历经艰辛创业成功的励志人物等。对于朱新礼来说,其人生巅峰莫过于二件事:一是“北京建总部”、二是“上市去香港”。2007年,汇源果汁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

在那首《远方》诗里,朱新礼写道:“有人问我:老朱,你心中的那个远方究竟是什么地方?我说:因为贫穷,我离开了农村。有钱了,我还是愿意再去当农民。”

朱新礼,生于1952年5月,祖籍山东淄博沂源县东里东村,作为一位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成功的创业人物,一直是沂源人的骄傲!

当然了,沂源籍企业家中,除了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外,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也是沂源人,他和新东方老板俞敏洪同为洪泰基金的两位联合创始人。

朱新礼的老家,离县城也就30多公里,但地处沂蒙山区,小时候他家和村里多数农民一样,日子过得十分清苦。“驾驶着国产的大解放,不是为了去兜风,只想用双脚和车轮去丈量心中的远方。”

上世纪70年代,“带着妈妈摊的煎饼,揣着山里人祖祖辈辈的梦想,不是对故土的背叛,只想探讨远方的路到底有多长。”就这样,20多岁的朱新礼离开了沂蒙山区的那个村庄,出去闯荡了。当然了,承包沂源县第一辆“解放”牌汽车,跑运输,已经是1980年了。那一年,他赚了5万元,第二年又赚了20多万元,成了那个时代“最先富起来的人”,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赚取人生第一桶金”。

在老家山区人眼中,那时的朱新礼是村里的“能人”,大家曾想让他当村干部,带领村里人富起来。1983年,31岁的朱新礼被选为东里东村的村委会主任,一干就是跨入1989年。顺便交代一下,朱新礼老家,原来叫“东里店”,1958年分治变为东里东村、东里西村。

“能人效应”下,东里东村成为“沂蒙山区第一村”,很多人富起来了,家里都装上了电话。1989年,朱新礼被沂源县选为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对象,送到山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习,回来后他当上了县外经委副主任。

朱新礼为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揭牌

多年以来,朱新礼一直被认为是一位“92派”传奇企业家,和改革开放初成长起来的那批家族企业老板多带有“草根性”不同,“92派”这一批企业家多和“下海”、“下岗”有关。

1992年春天“南巡讲话”后,朱新礼辞掉公职,下海创业。当时,他接手的是一家县办罐头厂,当年工厂负债1000多万,已三年多开不出工资了。1992年6月,汇源集团的前身“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成立。第二年,朱新礼自筹资金,利用“补偿贸易”方式,从德国和瑞典引进了全球先进的浓缩果汁生产线和无菌冷灌装生产线。

也在1993年,德国慕尼黑参加食品展销会时,朱新礼迎来了第一家国外客商,从一家瑞士公司拿到了500万美元外销订单。

在内销市场上,和同时代的巨人史玉柱、三株口服液等营销模式几乎差不多,卖点就是“焦虑感”。早年的汇源果汁公告词是“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当然了,真正让汇源果汁走进千家万户的,还是靠电视公告营销。1996年,朱新礼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以7000万价格中标第二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这个“赌注”让汇源果汁成为家喻户晓的饮料品牌。

汇源果汁在香港成功上市

进入2000年后,朱新礼开始亲近资本,比如和唐万新的德隆系合作,于2001年3月在北京合资创办北京汇源,并在此后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密集建厂。

2003年,“金融资本恐龙”德隆系开始崩盘了,当时遭遇资金链危机的德隆集团,看重和朱新礼合资公司充裕的现金流,曾提议以合资公司年利润7倍的价格收购汇源集团所持北京汇源49%的股权。当然了,“德隆系”大老板唐万新一直是将手上的上市公司及合资企业作为“提款机”的,精明的朱新礼那时也想回购德隆系旗下“新疆屯河”手中的那51%股份。

这也是“对赌”,看谁先拿出钱来,结果,德隆则未能筹集到足够资金,反而是朱新礼拿出5.3亿元,把北京汇源揽入怀中。

即便如此,朱新礼仍继续“合纵连横”,其中于2005年和台湾的食品巨头统一集团,合资组建了“中国汇源果汁控股”,统一占股5%。第二年,他稀释35%股份,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等基石投资者,交易对价为2.2亿美元,并筹划公司上市。2007年,汇源果汁登陆港交所上市,朱新礼登上了人生的又一个巅峰。

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是2008年9月,当时如果成功,将是可口可乐在美国本土之外最大的一笔收购计划。众所周知,可口可乐宣布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权的交易报价高达179.2亿港元,但在朱新礼看来,这个估值可能开的太低了点。至于所谓“民族品牌”岂能落入外国人手上这样的说辞,听听就算了吧!

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朱新礼女儿朱圣琴

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对于并购这种商业策略,事实上并没有必要贴上太多标签,比如“民族品牌”等。

举个例子,温州乐清的二家知名低压电器企业正泰和德力西,在面对跨国巨头施耐德的并购及战略合作上,表现了不同的态度和看法。和正泰南存辉将其拒之门外不一样,德力西的胡成中却举双手欢迎。如今,你不能说哪一方是对抑或是错的,事实上南存辉、胡成中都是从自身公司架构、企业战略及布局等思考是否接纳外资的。

在举个例子,不久前,雀巢酝酿10亿美元要卖八宝粥银鹭和徐福记,昔日“鹭雀合巢”时,不是很多人高喊:“为什么辛苦支撑起来的本土民族品牌要被国外豪门染指?”如今,这段跨国婚姻已是会不会半路“夭折”的问题了!

很多人会问,朱新礼为什么会陷入债务危机,是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断裂,还是企业管治层面上出了问题?另外,是不是家族化弊端等?

不少人说,这些年来朱新礼一直忙于资本运作,疏于管理,才导致自己陷入危局之中。确实,汇源集团“家族化”色彩较为浓厚,像朱新礼的儿子、女儿、胞兄、胞弟、女婿等诸多家族成员,均在公司担任要职。比如朱新礼女儿朱圣琴,现为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

家族化管治问题,每逢企业遇上困难时,屡屡被抬上台面来说,很多观点过于“以偏概全”。事实上,汇源集团也在“职业经理人化”,像鞠新艳、崔现国等人也是公司元老。管理无序、失于风险管控,很多原因还须归咎于掌舵者这边,把舵不少,企业航船肯定是漂流的,失去了方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