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法恋爱的年轻人,对别人的恋爱特别真情实感

群众对网红情侣们的家事表现出极高参与热情,骂渣男、扒小三、挺正室,忙得不亦乐乎。而情侣KOL也成了一个以秀恩爱为本职工作、满足当代青年“云恋爱”需求的神奇群体。

文|娱乐硬糖  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LU一丝离婚#、#阿沁刘阳分手#、#阿沁分手后首次亮相#,最近的热搜榜单,几乎被情侣KOL们的分手话题承包了。而不同于明星八卦的“看看就得了”,群众对网红情侣们的家事表现出极高参与热情,骂渣男、扒小三、挺正室,忙得不亦乐乎。

11月19日,网红阿沁在微博发长文,宣布因男友刘阳出轨,无法容忍背叛决定分手;12月3日,婚后时不时秀一秀恩爱,还在坐月子的网红LU一丝发微博,称老公出轨决定离婚,女儿自己抚养,男方净身出户。

粉丝比博主的表现要更激烈。阿沁的长文中,虽未明确指出刘阳的出轨对象,但早有热心群众顺瓜摸藤,扒出“小三”半藏森林的微博地址。其评论区瞬间沦陷,道歉微博单条评论达76.6万条,应该是这位小网红职业生涯至今的“最高光”时刻。

而随着“阿沁分手”的相关词条频上热搜、霸占各大论坛,亦有一批像硬糖君这样的落伍群众发出“阿沁是谁”的天问。好吧,就算是上古网红,情侣分手而已,怎么就弄得满城风雨?明星分手也没这么热闹吧。

情侣KOL,这个满足当代青年“云恋爱”需求的神奇群体,以秀恩爱为本职工作,分手当然也是一出需要好好“编排”的大戏。

多款情侣KOL,任你选

云读书、云养宠还不够,现在的年轻人啊,想谈恋爱又没时间没对象没力气,不如看别人恋爱自己过过干瘾。云恋爱需求,催生了情侣KOL的诞生。

情侣KOL的风格设定多种多样,满足不同群体的情感“代糖”需求。硬糖君将其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1.文艺唯美型

此类情侣KOL的输出内容,以美图、美照、美文居多。拍照风格小清新,配文套路则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明媚忧伤。受众年龄层偏低,多以学生党、职场新人为主。

阿沁与刘阳,便是这一派别的代表。两人在阿沁18岁时相识,而后恋爱。5年的恋爱过程都通过社交平台记录分享,很快聚集起不少“CP饭”。

阿沁与刘阳

今年8月分手的孔维、诗苑也是这一派的领军人物。同样是18岁牵手的校园情侣,10年后以一则“曾和你环游世界,却没能送你回家”的分手视频宣告缘尽,惹得不少真情实感地粉丝表示“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2.夕阳红型

想不到吧,老年情侣KOL可是非常有市场的。抖音上正当红的“流星锤老爹”与“没牙姨”就是佼佼者。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老年情侣KOL的出现,满足了大众对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幻想。

流星锤老爹与没牙姨

“老爹”与“没牙姨”的视频,内容多以搞笑+宠妻为主。这对来自青岛、年近七旬的老夫妻凭借“肆无忌惮撒狗粮”在抖音杀出一条爱情路,至今已累积212.5万粉丝,单条视频平均播放量基本破万,最高一条播放次数则为163.3万。

3.搞笑沙雕型

此类博主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为大本营,作品内容以夫妻之间的搞笑互动、全家人的沙雕有爱瞬间等为主。

不帅的哥家的生活与妻子蟹果果

如博主不帅的哥家的生活、王小弦等,均是此类博主的代表。主要创作方向就是夫妻相处的趣事,有时候也会拉上其他家庭成员一起出镜拍摄。这类博主的拍摄手法不仅不唯美,反而有一丝粗糙随意。不过在粉丝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夫妻日常,真实!接地气!别看风格土,粉丝可不少。

4.LGBT人群

LGBT人群的KOL博主,不仅粉丝多,而且死忠度极高。Gay圈前有上古时代的“未名湖畔两个北大男生的十年爱情长跑”,后有古早的夏河麦洛洛分分合合,现在则有著名的“沈氏夫夫”、“辉寒夫夫”等知名夫夫CP。

辉寒夫夫

Les圈虽然声量不及Gay圈,但也有因画POI衍生及小漫画《大奶与麻杆》走红网络的二木子布与其女友九三JD。更多的姬圈博主则以Toutube为阵地,如台湾的兔女郎CP、Amber与欢欢等。

总而言之,随着人民群众的恋爱能力不断降低,情侣KOL的数量和热度是不断升高,且产生了不少“变种”。

看别人恋爱,有意思

缺啥补啥,如今大众对“恋爱”产品的需求有多大,看看市场就知道了。影视剧方面,甜宠剧当道,别管剧情逻辑禁不禁得起推敲,只要从头到尾甜到齁,就有可能诞生爆款。

手游产品更不用说,被“四个野男人”掌控的往事历历在目,谁能想到和纸片人谈恋爱一夜火遍全国,还有人愿意花几十块钱,换取一段所谓纸片人的限定语音。

综艺节目里,一会观察女儿们的恋爱,一会观察夫妻相处方式。老中青三代明星的家庭生活看腻了,还有素人情侣猜心对对碰等着你。

恋爱产品大行其道背后,则是持续下降的结婚率与不断攀高的离婚率。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统计年鉴》,从2010年至2017年,全国婚姻登记情况,结婚率从2010年的9.3%掉到了2017年的7.7%,相对应的离婚率则从2.0%上升至3.2%。2018年,全国单身人口数量达2.4亿,且有进一步攀升的趋势。

有专家表示,全国单身人口不断攀升,且结婚率一再下滑的原因,除了与当下全球银根紧缩的经济形势有关,也与当下年轻人的婚恋需求转变有关。国金证券发布《单身经济分析报告》称,年轻单身群体的消费重点多为悦己型消费,即通过消费寻求寄托和陪伴。

看别人恋爱,同样是悦己消费的一种体现。

纵观方才我们总结的这些情侣KOL,其产出内容就是满足大众对于亲密关系幻想的不同类型文本。又因博主本身的素人身份,大众在观看此类内容时,更容易产生代入感与满足感,仿佛“我真的恋爱了”一样。

另一方面,从娃姐以及PUA教程多年来能够大行其道,甚至聚集了不少死忠受众便能看出,大众对“学习如何谈恋爱”有多么刚需。情侣KOL满足云恋爱的同时,也充当着“恋爱导师”的角色。

一家MCN机构的工作人员对硬糖君说,以前签网红时,会和对方确认有没有男/女朋友,如果有的话能不能接受在粉丝面前营造单身人设,并且与另一半转入“地下交往”。现在情侣KOL更受欢迎,他们反倒希望网红能够“一拖二”,带来另一半一起签约。

不止是专吃“恋爱饭”的情侣KOL们,这几年不少非情侣KOL的博主,也开始通过不经意秀恩爱、与另一半联动等方式,在已有人设之外,塑造狗粮博主的新属性。

如B站UP主美妆博主活蹦乱跳的肥瞳与其男友、同为UP主的高佑思不是皮克便推出过情侣向日常视频;游戏区UP主,未来科技董事长怕上火暴王老菊与美妆区UP主好吃懒做免已经走入婚姻殿堂,两人同样推出过免免帮老菊化妆的“秀恩爱”内容。

用户对于情侣联动,或者情侣向视频不仅不反感,反而经常主动求发糖。看别人谈恋爱,真是件又不会受伤,又能满足心理需求的事。

恋爱、分手,都有商业价值

阿沁与刘阳分手后,刘阳原本努力塑造的男友力形象彻底崩塌,伴随着公众形象倒塌的,还有他的商业价值。

先说情侣KOL的变现方式。在观看视频获得情感满足后,受众对于情侣KOL的恰饭行为也显得格外宽容与支持。

卡思数据的《2019年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白皮书》显示,2018年情侣KOL的广告营收表现仅次于搞笑博主与美妆博主,吸金潜力巨大。

一般情侣KOL会将产品植入自己的内容,通过寻找与自身内容风格相近的切入点,进行产品安利,最常见的方法便是礼物开箱或创意广告。

在创意广告方面,流星锤老爹与没牙姨做得不错。每条广告视频不仅一上来就点明了要推广的产品,而且有足够有意思的内容支撑受众看完,难怪这老两口近期的广告邀约不断。

除了接广告,部分情侣KOL也直接自己开店。博主经营品类多为服装、美妆等。但比起专业厂家,博主开店在价格上不具备优势,质量有时候也难有保障,只能依靠着粉丝“用爱发电”维持经营。

除了开店、接广告以外,也有情侣KOL通过恋爱内容直接变现。如沈氏夫夫,就通过出版自己的恋爱故事也算跻身畅销书作家了。在去年微博组织的“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活动中,沈氏夫夫与传统作家粉丝之间还爆发过一场恶战。

上文提到的二木子布与九三JD,则贩卖过相关衍生周边。另外二木子布还在闲鱼平台转卖自己的JK制服等闲置物、组织粉丝团购等,虽然与前几位情侣KOL的大规模割韭菜无法相比,但同样是利用自己的“名人效应”贴补了家用。

不过,作为情侣KOL,输出内容、留存粉丝的关键就在于“情”,可感情这玩意不牢靠啊,一旦情侣KOL之间出现分手、出轨等打破粉丝幻想的行为,反噬可想而知。这是比明星分手更难打的公关仗。

刘阳的商业价值,几乎全部建立在他宠妻人设的基础上。出轨半藏森林后,宠妻人设彻底坍塌。在广告主眼中,有过“出轨污点”的情侣KOL属于弃子,没有太多继续合作的可能。

而与之相对的,LU一丝在男人出轨后迅速离婚的决定,也为其新独立女性人设添砖加瓦,很是圈了一波粉丝。

情侣KOL享受了满足大众情感需求所带来的红利,也就要承受大众对于其感情的过分约束。无论国内还是海外,大部分情侣KOL的感情波动,都面临一波情感、商业和舆论的大考。能够与孔维与诗苑一般,好聚好散将分手影响降到最低的情侣KOL是少数。

因此也有情侣KOL自我打趣说,明明一开始只是想有个树洞记录自己的爱情历程。可谁知随着关注人数增多,最后却变成了一项工作,甚至是收入来源,偶尔更新视频没有出现撒糖日常,就会有粉丝私信询问是否感情出了问题。

“我想即使有一天我们感情淡了,我也不敢分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