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江大海”复盘,万科年底再迎人事大换防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江大海”复盘,万科年底再迎人事大换防

万科否认调动和业绩相关。

文 | 中国房地产网 翁晓琳

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科,000002.SZ)的“大江大海”计划将组织重建、事人匹配发挥至极致,12月24日,有报道称万科内部发布大规模人事任免通知,涉及14个城市总,覆盖北方区域、南方区域和上海区域,任期从2020年1月1日生效。

回顾今年5月,万科四大区域事业集团纷纷成立“大江大海工作委员会”,各区首为第一负责人,落实“大江大海”计划。在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看来,“‘大江大海’是活水计划,未来更多是内部的流动。”

对“大换防”原因,万科方面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此次人事任命是内部大江大海计划的持续实施,旨在促进组织活力。”有接近万科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透露:“已经年底了,进行‘大江大海’复盘,事人匹配就是要把合适的人配到合适的事情上来。”

万科否认调动和业绩相关

“大江大海工作委员会”成立后,万科区域和各一线公司设定年度“大江大海”计划的工作目标,每个月、每个季度、年底都要复盘完成情况,并在年底对表现优秀的单位和个人进行通报表扬。

对于外界猜测是否凭业绩说话,万科方面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进行了否认,“和业绩无关,主要是保持组织活力度,为了未来更好发展。”

此次“大换防”中,上海区域、北方区域集中在区域内变动。如上海万科总经理陈灏调往无锡任城市总;宁波万科副总经理丁宁调往南通任总经理;长春万科总经理林瞳调往沈阳;沈阳万科总经理肖劲离开东北,奔赴济南;包头万科城市总许欣调往长春等。

而跨区域的人才流动更多出现在南方区域。实际上,自5月孙嘉接任张纪文,成为万科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后,关于人员调动的步伐不停。

例如薛峰在广州万科总经理位置上仅驻足了4个月,就在5月27日调任万科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而其7月确认离职。佛山万科总经理李升阳接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深圳万科助理总经理冯卷调至佛山万科总经理,然而其此次被免去职位,仅保留南方区域BG合伙人一职。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万科南方区域重要粮仓,佛山布局了30个项目,和广州相当。但佛山万科金域中央项目7月底因涉嫌“虚假宣传违规销售”问题,遭到了佛山市政府约谈。

或受此件事影响,一直稳占佛山销售额亚军的万科,据克而瑞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销售额在119.36亿元,不如碧桂园的153.6亿元和保利的146.61亿元。此次,济南万科总经理黄运林,被任命为佛山万科总经理。

同样经历了跨区域任命的则是长沙,西宁万科总经理李理调往长沙任总经理;长沙总蔺晓瑞则被免去城市总职位,仅保留南方区域BG合伙人一职

长沙万科今年销售额表现不如往年,克而瑞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长沙万科均是成交金额第一,分别达到62.13亿元、63.36亿元,不过今年前11个月销售为67.82亿元,和第一名阳光城78.6亿元有些差距。

然而,一些销售良好的城市也发生了变动。例如今年1月末,从广州万科总经理调任至深圳万科总经理的唐激杨,带领着深圳万科今年前11个月,完成销售金额292.97亿元,位列深圳第一。而唐激杨在12月2日也被宣布不再任职深圳万科总经理,如今从孙嘉手中接任南方区域BG产城事业部首席合伙人、总经理。深圳产城盘子大,此番调动或是为了加强产城业务发展。

调动最多背后是销售重压

不难发现,今年以来经历人事调动最多的是南方区域。在万科整体创新业务阵营里,南方区域一直扮演着急先锋和探路者的角色。有消息称万科2109年的回款金额设定在了6000亿元,南方区域的回款目标虽然一直未对外透露,但是从一线公司到区域都进行了人事变动,可以预见回款压力不小。

尤其是今年9月底南方区域媒体见面会上,郁亮直言对于销售数据十分看重,“如果业务顺利,我们就不会急着打开看。我现在每天晚上10点看当天销售数据,每天都盯着这件事。老总要报告今天卖的怎么样,回款多少钱。”

提及新上任的孙嘉,郁亮在现场都指出了其身上的重压:“孙嘉最大的压力我知道,他肚子变大了,这是压力肥,还是放松点。”

事实上,孙嘉面临的难题是南方区域有些落后的局面。去年9月,南方区域的回款能力疲软的问题在万科月度例会上被郁亮重点提及。从结算面积占比来看,2015年至2018年,南方区域为23.28%、27.6%、23%、20.31%,不断走低。结算面积意味着销售回款不够快。

此外,南方区域作为万科的主要粮仓,竞争力正在弱化。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可以发现,南方区域在这4年的主营业务收入是511.6亿元、759.4亿元、711.22亿元和766.78亿元,相比之下,上海区域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587.03亿元、775.12亿元和666.97亿元和834.72亿元。换句话说,4年内南方区域仅超过上海区域一次。

按照万科的逻辑,从过去到未来10年,开发业务都将是“基本盘”,它支持着未来10年万科主要的收入、利润和现金流。“每天都是卖楼的好日子”也成为了万科今年频繁提及的一句话。

经历换帅后,南方区域今年上半年年结算面积提高到了25.41%;主营业务收入达到了470.77亿元,占比达到了35.4%,超过了上海区域437.76亿元,位列第一。

对于上半年是否重视销售回款,孙嘉在今年9月的南方区域媒体交流会上曾表示:“今年的确很看重这一点,也十分抓紧销售回款。”

在孙嘉看来,南方区域今年重点是把传统开发业务基本盘做的更好,因为“过去没有做到所有客户的要求,甚至是还有瑕疵。”孙嘉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直言:“之前的确是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多元化业务。我们私下说一天当成三天用,把积累的经验做成,反映在报表上。”

“大江大海”呼应事人匹配

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万科持续开展了多家城市公司总经理的公开竞聘,拿出了郑州、南昌、珠海、太原等地。公开竞聘鼓励所有人报名,条件设定并不严格,跨地域、跨专业的优先。评委是万科总裁祝九胜、彼时分管人力的孙嘉、监事会主席解冻,以及各区域的区首。

今年年初业绩会上,郁亮首次谈及大江大海:“原来我们每个区域都按照自己内部调整安排,但现在是希望在整个集团内打开,例如可以通过集团公开竞聘的方式,这是我们内部人才的大江大海。今天一线公司负责人只有极个别是从外部引进的,大部分是内部提拔的。这是必须打破的局面,内部活水计划是不充分的。”

多年前万科针对中海挖角的“海盗行动”时,万科内部40%的一线城市负责人直接从中海空降。而如今的“大江大海”计划,则是看重万科内部的人才流动。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万科首次将集团业务划分为5大BG(事业集团)和6大BU(事业单元)。与此同时,去年开始启动职级工资体系重构,今年11月已经在BG、BU全面落地,还从原本28级重构了1-50级的工资体系。

按照郁亮所言,“万科未来在事人匹配过程中是没有岗位这个说法的,这是我们最新的组织重建过程中要完成的事情。大江大海是组织重建和事人匹配的一个过程而已。”

| 翁晓琳 | 编辑:本站编辑| 2019-12-29 23:03

标签:公司

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原标题:“大江大海”复盘 万科年底再迎人事大换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科

4.6k
  • 万科集团与6家深圳市属国企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 楼市政策持续利好,这些稳健型房企将迎来更多发展机会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江大海”复盘,万科年底再迎人事大换防

万科否认调动和业绩相关。

文 | 中国房地产网 翁晓琳

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科,000002.SZ)的“大江大海”计划将组织重建、事人匹配发挥至极致,12月24日,有报道称万科内部发布大规模人事任免通知,涉及14个城市总,覆盖北方区域、南方区域和上海区域,任期从2020年1月1日生效。

回顾今年5月,万科四大区域事业集团纷纷成立“大江大海工作委员会”,各区首为第一负责人,落实“大江大海”计划。在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看来,“‘大江大海’是活水计划,未来更多是内部的流动。”

对“大换防”原因,万科方面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此次人事任命是内部大江大海计划的持续实施,旨在促进组织活力。”有接近万科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透露:“已经年底了,进行‘大江大海’复盘,事人匹配就是要把合适的人配到合适的事情上来。”

万科否认调动和业绩相关

“大江大海工作委员会”成立后,万科区域和各一线公司设定年度“大江大海”计划的工作目标,每个月、每个季度、年底都要复盘完成情况,并在年底对表现优秀的单位和个人进行通报表扬。

对于外界猜测是否凭业绩说话,万科方面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进行了否认,“和业绩无关,主要是保持组织活力度,为了未来更好发展。”

此次“大换防”中,上海区域、北方区域集中在区域内变动。如上海万科总经理陈灏调往无锡任城市总;宁波万科副总经理丁宁调往南通任总经理;长春万科总经理林瞳调往沈阳;沈阳万科总经理肖劲离开东北,奔赴济南;包头万科城市总许欣调往长春等。

而跨区域的人才流动更多出现在南方区域。实际上,自5月孙嘉接任张纪文,成为万科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后,关于人员调动的步伐不停。

例如薛峰在广州万科总经理位置上仅驻足了4个月,就在5月27日调任万科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而其7月确认离职。佛山万科总经理李升阳接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深圳万科助理总经理冯卷调至佛山万科总经理,然而其此次被免去职位,仅保留南方区域BG合伙人一职。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万科南方区域重要粮仓,佛山布局了30个项目,和广州相当。但佛山万科金域中央项目7月底因涉嫌“虚假宣传违规销售”问题,遭到了佛山市政府约谈。

或受此件事影响,一直稳占佛山销售额亚军的万科,据克而瑞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销售额在119.36亿元,不如碧桂园的153.6亿元和保利的146.61亿元。此次,济南万科总经理黄运林,被任命为佛山万科总经理。

同样经历了跨区域任命的则是长沙,西宁万科总经理李理调往长沙任总经理;长沙总蔺晓瑞则被免去城市总职位,仅保留南方区域BG合伙人一职

长沙万科今年销售额表现不如往年,克而瑞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长沙万科均是成交金额第一,分别达到62.13亿元、63.36亿元,不过今年前11个月销售为67.82亿元,和第一名阳光城78.6亿元有些差距。

然而,一些销售良好的城市也发生了变动。例如今年1月末,从广州万科总经理调任至深圳万科总经理的唐激杨,带领着深圳万科今年前11个月,完成销售金额292.97亿元,位列深圳第一。而唐激杨在12月2日也被宣布不再任职深圳万科总经理,如今从孙嘉手中接任南方区域BG产城事业部首席合伙人、总经理。深圳产城盘子大,此番调动或是为了加强产城业务发展。

调动最多背后是销售重压

不难发现,今年以来经历人事调动最多的是南方区域。在万科整体创新业务阵营里,南方区域一直扮演着急先锋和探路者的角色。有消息称万科2109年的回款金额设定在了6000亿元,南方区域的回款目标虽然一直未对外透露,但是从一线公司到区域都进行了人事变动,可以预见回款压力不小。

尤其是今年9月底南方区域媒体见面会上,郁亮直言对于销售数据十分看重,“如果业务顺利,我们就不会急着打开看。我现在每天晚上10点看当天销售数据,每天都盯着这件事。老总要报告今天卖的怎么样,回款多少钱。”

提及新上任的孙嘉,郁亮在现场都指出了其身上的重压:“孙嘉最大的压力我知道,他肚子变大了,这是压力肥,还是放松点。”

事实上,孙嘉面临的难题是南方区域有些落后的局面。去年9月,南方区域的回款能力疲软的问题在万科月度例会上被郁亮重点提及。从结算面积占比来看,2015年至2018年,南方区域为23.28%、27.6%、23%、20.31%,不断走低。结算面积意味着销售回款不够快。

此外,南方区域作为万科的主要粮仓,竞争力正在弱化。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可以发现,南方区域在这4年的主营业务收入是511.6亿元、759.4亿元、711.22亿元和766.78亿元,相比之下,上海区域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587.03亿元、775.12亿元和666.97亿元和834.72亿元。换句话说,4年内南方区域仅超过上海区域一次。

按照万科的逻辑,从过去到未来10年,开发业务都将是“基本盘”,它支持着未来10年万科主要的收入、利润和现金流。“每天都是卖楼的好日子”也成为了万科今年频繁提及的一句话。

经历换帅后,南方区域今年上半年年结算面积提高到了25.41%;主营业务收入达到了470.77亿元,占比达到了35.4%,超过了上海区域437.76亿元,位列第一。

对于上半年是否重视销售回款,孙嘉在今年9月的南方区域媒体交流会上曾表示:“今年的确很看重这一点,也十分抓紧销售回款。”

在孙嘉看来,南方区域今年重点是把传统开发业务基本盘做的更好,因为“过去没有做到所有客户的要求,甚至是还有瑕疵。”孙嘉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直言:“之前的确是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多元化业务。我们私下说一天当成三天用,把积累的经验做成,反映在报表上。”

“大江大海”呼应事人匹配

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万科持续开展了多家城市公司总经理的公开竞聘,拿出了郑州、南昌、珠海、太原等地。公开竞聘鼓励所有人报名,条件设定并不严格,跨地域、跨专业的优先。评委是万科总裁祝九胜、彼时分管人力的孙嘉、监事会主席解冻,以及各区域的区首。

今年年初业绩会上,郁亮首次谈及大江大海:“原来我们每个区域都按照自己内部调整安排,但现在是希望在整个集团内打开,例如可以通过集团公开竞聘的方式,这是我们内部人才的大江大海。今天一线公司负责人只有极个别是从外部引进的,大部分是内部提拔的。这是必须打破的局面,内部活水计划是不充分的。”

多年前万科针对中海挖角的“海盗行动”时,万科内部40%的一线城市负责人直接从中海空降。而如今的“大江大海”计划,则是看重万科内部的人才流动。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万科首次将集团业务划分为5大BG(事业集团)和6大BU(事业单元)。与此同时,去年开始启动职级工资体系重构,今年11月已经在BG、BU全面落地,还从原本28级重构了1-50级的工资体系。

按照郁亮所言,“万科未来在事人匹配过程中是没有岗位这个说法的,这是我们最新的组织重建过程中要完成的事情。大江大海是组织重建和事人匹配的一个过程而已。”

| 翁晓琳 | 编辑:本站编辑| 2019-12-29 23:03

标签:公司

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原标题:“大江大海”复盘 万科年底再迎人事大换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