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美伊危局把欧洲逼到了新的墙角

欧洲对伊朗有着比美国大得多的商业兴趣,暗杀一事又加剧了欧洲对伊朗的同情心态和对特朗普的反感,但长期缺乏统一外交政策的欧洲,又不具有直接对抗美国的意愿和实力。

图片来源:European Union

记者 | 王磬

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丧生之后的这一周,美伊之间的摩擦持续升级,也将这盘大棋里的另一位玩家——欧洲——逼到了新的墙角。

欧盟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英、法、德都是伊核协议的主要缔约方,过去两年里不乏挽救协议的努力。但苏莱曼尼之死基本断绝了将美伊双方拉回谈判桌的可能。被激怒的伊朗重启核计划,传统盟友美国越来越貌合神离,欧洲内部也比以往都要更分裂——三周之后,英国将正式脱离欧盟。

欧洲对伊朗有着比美国大得多的商业兴趣,乐见伊朗留在核协议之中;暗杀苏莱曼尼一事又加剧了欧洲对伊朗的同情心态和对特朗普的反感。但长期缺乏统一外交政策的欧洲,又不具有直接对抗美国的意愿和实力。

“欧洲尝试在混乱之中找平衡。”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国际关系学者保罗·阿特斯(Paul Aarts)告诉界面新闻。

姗姗来迟的表态

反应迟缓、表态羸弱——过去几天中,欧洲领导人对美伊危机的回应招致了这样的批评。

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媒体首先将矛头对准了它的新任领导冯德莱恩。美军的空袭发生在1月3日凌晨,但直到1月6日晚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团队才将一封声明姗姗来迟地发布在官网上,表示“希望暴力不要升级”。此时空袭已经发生了近四天,伊朗宣布中止履行核协议也已经过去了一天。

同样是到了6日,英法德三国(也称为“E3国家”,指欧洲三大国)领导人才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谴责了伊朗在中东地区扮演的负面角色,希望伊朗不要停止履行核协议。但它有意地避开了对苏莱曼尼之死这件事本身做出评论——那将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对美国盟友特朗普的批评。

在欧洲,媒体的关注点之一是这次暗杀行动是否符合国际法。欧盟资助的欧洲新闻台(EuroNews)在报道中援引学者的话称,美国官方声称的“预防性自卫”(anticipatory self-defence)并不能合法化暗杀行动。4日,在伦敦和柏林的美国大使馆外,数百名活动人士进行了反战游行。

“至少在触及法律的问题上,欧洲领导人应该表达得再强硬、再清楚一点。特朗普这是在赤裸裸地实践丛林法则。”阿特斯对界面新闻表示。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英国首相约翰逊对这份三国联合声明的语调施加了影响,让它看上去展现出更多“对白宫处境的同情”。而在最初的版本中,他的法德盟友选择了更不留情面的措辞。

但大洋彼岸的美国并没有领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仍然向媒体抱怨道:“坦白说,欧洲人并不像我期待的那样给力。”

欧美利益的分化

与美伊关系相比,近代以来的欧洲-伊朗关系有自己的脉络。E3国家与伊朗的过往关系中,既有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也有经济上的互利。但总的来说比较平缓,不像美伊关系那么跌宕起伏。

欧洲三大国之中,德国与伊朗交往最密切,甚至被称为“伊朗在西方最好的朋友”。伊核谈判之后,德国是第一个接触伊朗的西方国家,也是同伊朗双边贸易量最大的欧盟国家。德国主要向伊朗出口粮食、医药品和机械设备,伊朗则主要向德国出口石油、天然气等能源。

法国是伊朗在欧盟内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历史上与伊朗的异见群体有很深的渊源。1970年代巴列维时期,法国接受了当时还是异见分子的霍梅尼的避难申请。正是在法国流放期间,霍梅尼远程策划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伊朗自此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但霍梅尼成为最高领袖之后,伊朗曾在1980年代与法国断交。

英国与伊朗的渊源最深。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伊朗曾是英国与俄国瓜分的对象。后来的半个世纪里双方关系多有周折。2011年,英国驻德黑兰大使馆遭到抗议者袭击,被认为是自1979年美国大使馆人质事件后在伊朗发生的最严重的针对外交人员的攻击事件。

E3国家的中东政策,过去几年里在大方向上都跟随了美国,但伊核协议危机让这一局面发生了变化。2018年5月,在特朗普刚决定退出伊核协议的时候,比利时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安全专家比斯科普(Sven Biscop)曾告诉界面新闻,特朗普的退出行为让欧洲再一次意识到,当今世界里,欧洲与美国在利益上的优先级不如从前那么一致了。伊核协议直接关系到中东安全,这是欧盟的重要考量。“如果战争不断,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难民,他们会逃来欧洲,而不是美国。”

挽救伊核协议的努力

特朗普上台以后,美欧关于伊朗的定位出现了明显的分歧。特朗普中东政策的重点是遏制伊朗,而E3国家则越来越希望,在不扩核的前提下把伊朗发展成一个新的市场。

阿特斯表示,欧洲公司对伊朗有很大的兴趣。伊朗是一个拥有8000万人口的国度,中产阶级数量庞大,人口受教育程度高,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数据显示,自2015年伊核协议解除了部分制裁之后,欧盟与伊朗贸易额大增,许多欧洲企业重新打开了伊朗这个被封闭已久的市场。但到了2019年,由于美国退出协议,大量欧洲公司担心被美国连带制裁,停止了与伊朗的商业活动。

伊朗与欧盟贸易额度的变化

阿特斯还指出,欧洲对伊朗石油的兴趣也比美国要大。从能源结构上来说,欧洲比美国更依赖石油进口。在制裁未开始的2011年,伊朗提供了欧盟约6%的进口石油。但2018年制裁再次开始后,伊朗对欧洲石油出口跌至零点。

基于经济和安全的考虑,欧洲几国都曾努力挽救伊核协议。对欧盟来说,伊核协议至少可以发挥一个作用:以一种极简的方式将伊朗继续保持在国际体系之中,这对大家来说都更安全。

早在2018年马克龙就曾提议,用伊朗的石油收入作为担保,为其提供150亿美元信用贷款、缓解经济压力,以争取伊朗恢复履行协议全部条款。但美国拒绝支持这一信贷计划。

后来,E3国家提出了替代性的结算机制“INSTEX”,专门用于欧洲企业与伊朗开展贸易,同时绕过美国的制裁。伊朗国内也同时开始了一场“去美元化”的运动。到2019年11月,已经有比利时、荷兰等六个其他国家加入了INSTEX。

后脱欧时代的外交危机

但设计精巧的INSTEX还没落地伊朗,美军的火箭弹就已经落地了巴格达机场。

这是“后脱欧时代”里的第一个外交危机。欧盟似乎开始意识到:在一个动荡的年代里,鉴于在军事防卫、网络安全、情报搜集方面的能力,英国仍然是欧洲大陆最可以信任的伙伴。

对英国来说,这次危机尤其棘手的地方还在于,它可能会对“后脱欧时代”的英美关系产生微妙的影响。

苏莱曼尼死亡的消息传来时,约翰逊正在加勒比海享受他的新年假期。助手向他进行汇报的时候,他显然十分惊讶。很有可能,杀死苏莱曼尼的决定,特朗普并没有找他商量,甚至连提前告知都没有。

但这个决定绝非与英国无关。英国是美国在伊拉克战场上最忠实的盟友,仍然有400多名英国士兵驻扎在伊拉克。有消息称,他们可能在伊朗报复美军时被“连带损害”。

在伊拉克活动的主要外国军队及人数

约翰逊提前结束了休假,匆匆回到英国。在随后的一项公开声明中,他小心措辞:不会为苏莱曼尼的丧生而“痛哭”。后来,特朗普扬言要打击伊朗的52个文化场所,约翰逊发言人表示了对文化遗产的担忧,但却没有直接批评特朗普。

约翰逊的谨慎不难理解。三周之后即将艰难开启脱欧之路,英国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美国。但与特朗普不同的是,约翰逊希望保留伊核协议。这是英国对伊朗战略的中心。在这一点上,欧盟与英国一致。

阿特斯认为,美国希望通过“极限施压”的方式改造伊朗,也不介意打乱重来。但欧洲认为,核协议才是牵制伊朗的最好方式,希望可以将这个在现有国际规则下商量出来的契约执行下去。

而反观伊朗——长期研究伊朗问题的阿特斯则认为,伊朗还没有彻底离开谈判桌,主要是对欧洲仍然抱有一丝希望。

“欧洲应该更有担当一点,比如,排除万难把INSTEX执行下去,也给伊朗经济一丝喘息机会。”阿特斯表示,“当然,欧洲的问题一直都是,说得很动听,缺乏行动力。”

专题:伊朗为将军复仇,美伊滑向战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