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辉山乳业部分产品被指有害物超标 安全与否尚无定论

为了证明产品合格,辉山乳业提供3份报告“喊冤” ,不过由于检测的样本并非一个批次,检测机构也不相同,消费者最为关注的产品到底安全与否仍然没有定论。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9月28日,因为涉嫌在产品中含有有害物“硫酸氢钠”,自称64年无安全事故的辉山乳业召开了一次紧急的媒体发布会“喊冤”。不过迄今为止,消费者最为关注的产品到底安全与否仍然没有定论。

“我已经从国家食药监(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拿到了最新的检测结果,所有结果都证明辉山乳业没有质量问题。”这是辉山乳业高级副总裁徐广义在发布会现场的开场白,事情的背景是辉山乳业最近因河北省食药局发布的一则安全警示而被卷入“硫酸氢钠”事件。

辉山乳业因为拥有奶源优势组建了颇为业内推崇的从奶源到成品的全产业链模式,2013年在港交所上市,跻身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

河北省食药局于9月24日发布《食品销售安全警示》称,秦皇岛市食品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销售环节乳制品质量安全进行抽检,在辽宁辉山乳业集团生产的高钙牛奶检出硫氰酸钠,数值高达15.20mg/kg(最高限定值≤10.0mg/kg),原料乳或奶粉中掺入硫氰酸钠可有效抑菌。硫氰酸钠是毒害品,少量食入就会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国家禁止在牛奶中人为添加硫氰酸钠。

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对在河北市场销售的辽宁辉山乳业集团生产的高钙奶采取了停止销售措施,并对在河北省销售的该企业7种产品进行了应急抽检并展开调查。

对于这样的结果,辉山乳业并不认同,并提供了辽宁省食药局(沈阳食品检验所)、第三方检测机构(北京谱尼测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国家食药监3个机构的3份合格检测结果以自证清白。

在辉山乳业提供的3份检测报告中,北京谱尼测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检测的产品为9月10日生产,硫氰酸钠含量是1.88mg/L;沈阳食品检验所检测产品是9月16日生产,硫酸氢钠含量则是6.5mg/kg;国家食药监检测的产品则包含了辉山乳业23个奶制品品类,生产日期在7月5日至9月22日之间,硫酸氢钠的含量最高位3.5mg/kg。

徐广义表示,自2013年开始,辉山集团就对硫氰酸钠指标进行批批检测,同时进行第三方外检,截至目前,所有监测数据显示合格。

公开资料显示,硫氰酸钠在动植物中广泛存在,比如十字花科的植物、动物的血液和唾液等。在牛奶中,有一个天然存在的抗菌体系,叫做“乳过氧化物酶体系(简称LP体系)”。它由3种物质组成:乳过氧化物酶、硫氰酸钠和过氧化氢。其中硫氰酸钠的含量波动范围比较大,典型数值是3-5mg/kg,一般不会超过10mg/kg。这是国家标准定在“≤10 mg/kg”的原因——超过这个值,说明存在人为添加。

事情的症结在于,辉山乳业被河北食药局公布的“辉山高钙牛奶(240ml)利乐枕装产品”于7月10日生产,保质期45天,8月25日已到期。但辉山乳业称,其是在9月18日才从其河北经销商处得知产品下架消息,此前并不知情。

徐广义称河北省食药局的检测过程及结果发布“草率且不客观”,认为上述机构存在检测程序违规、检测结果不实、判断结论不当、信息发布违规四大问题。例如在检测流程方面,如产品被抽检出质量问题,检测机构应联系产品生产企业,企业可以通过核查厂内留存样品进行自检,并在检测机构给企业留出的复检时间之内进行结果反馈。而河北省食药局则直接公开检测结果,而且公布的时间是9月18日,此时被检批次的牛奶已经过期,辉山乳业已经没有机会去进行复检。

一位乳企销售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即便在销售渠道遇到产品抽检,如果有产品质量问题,首先被通知的是生产企业,然后才是零售方,而且官方检测机构会向问题产品企业反复确认检测结果后才发布,像辉山乳业这种不被通知直接发布结果的情况确实很少见。

乳业专家宋亮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抽检,一定会有留样,以便未来有争议时复检。上述官方做法表明地方监管机构可能存在流程上的失职,可能给企业造成重大声誉损失。

截至发稿,河北食药局官方网站的电话始终未被接通,对于辉山乳业的质疑,河北食药局也未给出任何回应。

除了河北食药局存在信息发布失误的可能性之外,辉山乳业在发布会上仍有未解的疑问。例如,辉山乳业提供的3份合格检测报告的产品,与其7月10日高钙奶生产的批次并非同一批次,即便7月10日生产的高钙奶厂内留样已过期,但其中硫酸氢钠含量是否会发生变化,徐广义并未解答,其请来为其站台的江苏省乳品生物技术与安全控制重点实验室主任顾瑞霞也未从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更多讲解了牛奶中存在硫酸氢钠的合理性。

对于河北省食药局,辉山乳业也始终未与其直接沟通交涉,只表示向国家食药监沟通、申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