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带领欧盟重振核武:后脱欧时代的法国雄心

“在美俄相继退出《中导条约》、国际秩序与多边体系渐遭侵蚀的背景下,欧洲很快就将置于一场常规武器和核武器的军备竞赛之中。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以确保我们在这个复杂化世界中的安全,而不仅仅是个旁观者。”

图虫

特约作者 | 钱伯彦

不再有“北约已经脑死亡”的言论,也没有针对美国是否会履行北约义务的质疑。

在吸取了去年11月“北约脑死亡”外交风波的教训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月7日于法国军事学院(École de Guerre)发表的国防战略演讲中显得格外克制。一贯喜欢脱稿即兴发挥的他全程选择了对着演讲稿照本宣科,更是在演讲一开场就强调了“北约是欧洲安全最重要的支柱”。

这也是马克龙上任近三年以来在国防领域的首次重要演讲。按照惯例,每任法国总统都会在五年任期中发表一次防务主题演讲。

为避免出现类似“脑死亡”等车祸现场,爱丽舍宫于周四就已经公布了演讲稿内容。图源:爱丽舍宫

在演讲的前半部分中,马克龙还呼吁合法拥核的五大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共同努力从三个方面贯彻核裁军:继续强化《核不扩散条约》、重申1996年联大通过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以及停止生产武器级核裂变材料。

法国自1996年以后就已经逐步摧毁了国内制造武器级铀和钚的所有设施。马克龙同时透露法国在过去数年间已销毁了部分核弹头,目前法国核武库核弹数量在300以下,这也是马克龙首次公开披露“核家底”。

不过,相比于这些“政治正确”且缺乏新意的表态,马克龙演讲后半部分的核扩军计划以及将法国核武欧盟化的提议显然更值得关注。

虽然法国呼吁各国削减核弹头数量,但马克龙相信欧洲单方面的核裁军是错误的。

如同信奉独立自主路线的戴高乐总统一样,马克龙一如既往地呼吁欧盟国家加强北约中的欧洲力量,以扭转上世纪90年代以来各国军费大幅下降的趋势。

马克龙批评欧洲人仍盲目相信后冷战时代的和平红利,而无视其他大国可能早已开始再次扩充军备,特别是美俄之间现存的唯一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在2021年到期。“在美俄相继退出《中导条约》、国际秩序与多边体系渐遭侵蚀的背景下,欧洲很快就将置于一场常规武器和核武器的军备竞赛之中。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以确保我们在这个复杂化世界中的安全,而不仅仅是个旁观者。”

为此,马克龙一方面强调在后中导条约时代,一旦有新中导条约成行的可能,欧洲必须是参与和签字方之一;同时,法国作为欧盟的第一大军事国,也是英国脱欧之后欧盟唯一拥核国家,法国将带头在2025年之前投入350亿欧元用于升级该国的核武库,这笔预算相当于法国军费的12%。法国目前是仅次于美俄之后的第三大核武国家,不到300枚核弹头的核武库规模大于中国和英国。

法国作为曾经具备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的有核国家,自从1960年在阿尔及利亚引爆第一颗原子弹以来就对核武器研发和升级极为重视。1963年法国拒绝加入美苏英三国均签署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并在此之后加速于太平洋诸环礁进行了约210次核武器测试,其中就包括1968年法国的首枚氢弹试爆。整个60年代,法国军费的四成以上都流向了核武器及其载具的研发。1985年法国更是派遣特工炸沉了试图阻止法军核试验的绿色和平组织旗舰“彩虹勇士号”。

虽然冷战结束后法国已于1996年签署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于次年退役了全部S3D中程弹道导弹,相当于放弃了路基战略核力量,但这不代表法国在核力量上有所松懈。

事实上,S3D弹道导弹仅3500公里的射程在后冷战时代早已不足以应对全球威慑需求,而且彼时四艘新一代的凯旋级战略核潜艇已先后下水,其搭载的最新M51潜射弹道导弹射程至少为10000公里。另外,根据法国2018年发布的《法国国家军事规划》,法国还将于2035年前服役第三代战略核潜艇(SNLE 3G)、第二代核动力航母以及第四代空射核巡航导弹(ASN 4G)。(注:法军第二代航母是否会选用K15核动力系统仍未最终确定)

凯旋级战略核潜艇可携带16枚M45或M51弹道导弹。图源:agasm

除了升级核力量之外,马克龙在政治上还呼吁欧洲加强自身军事力量以证明欧洲拥有作为美国的伙伴参与行动的决心——甚至是独立干涉周边地区的决心。

为此,马克龙抛出的一个雄心勃勃的提议则是邀请欧洲盟友共同参与研究法国的安全与国防战略。其中包括邀请欧洲国家作为观察员参与法军核战略力量军演、与欧盟国家就法国的核决策展开对话,以及探讨法国核威慑在欧盟安全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将其纳入欧盟共同核威慑体系的可能性。

马克龙认为,欧盟的防务政策不应仅局限于常规武器:“我们的核武器不仅能加强欧洲安全,还具备欧洲维度。”这也意味着,法国的核反击决策将不再局限于考虑法国本土,欧盟国家也将被纳入法国的根本利益,对欧盟国家的攻击“可以”被法国政府视为对本土的攻击。

不过,马克龙的表态并不意味法国打算将核保护伞直接扩大至整个欧盟,至少现在还不是。

巴黎方面尽管将与欧盟国家一起就制定核战略展开对话,但依然强调法国在核反击时仍将保持独立自主,只有法国总统才拥有最终按下核按钮的权力。“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可能仅有20分钟的反应时间,无法与27国共同讨论。”

此前戴高乐于1966年宣布退出北约军事指挥机构(注:并非退出北约)也正是因为不愿将法国核武库并入北约核武库,更不愿接受美国领导。2009年萨科齐总统宣布重新加入北约军事指挥机构时依然强调了法国在核决策上的独立性。

此外,关于法国仅靠300枚核弹头是否具备能力,将核保护伞扩展至整个欧洲大陆也充满了不确定性。马克龙的提议更大程度上是为法国核武库的欧洲化开启了第一步。

除了依托自身力量之外,法国也鼓励老朋友德国人正视自身实际拥核国的身份,并积极与法国共同探讨欧盟框架内的核威慑战略。

德国作为二战战败国不允许也无意愿拥有核武器,但目前德国境内的比歇尔基地(Büchel)存放有约20枚美国部署的B41战术核武器。根据美国的《核共享》战略框架,德军的狂风与台风战机有权挂载核弹巡航——虽然最终发射代码扔在美国手里。

面对法国抛出的橄榄枝,德国人的表态则十分谨慎。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前,德国一直对法国提倡的欧盟防务一体化反应冷淡。据2007年《明镜周刊》的报道,当时萨科齐就提议将法国的核保护伞扩展至德国全境,并与德国分享核武库的使用,但遭到了默克尔总理的拒绝。

不过随着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以及欧盟防务一体化最大反对者——英国的最终脱欧,德国于2017年开始就积极响应法国,并加入了欧洲防务基金计划和“永久结构性合作防务方案”(PESCO方案)。这两份计划都遭到了美国的强烈反对。

面对马克龙的欧洲核威慑提议,德国社民党防务专家菲尔根特罗尔(Fritz Felgentreu)第一时间就表示愿意加入核军演并与法国就欧洲共同核威慑进行探讨。

联盟党副主席瓦德富尔(Johann Wadephul)此前在接受《每日镜报》采访时也积极响应了马克龙:“德国应当参与(欧洲)核威慑体系,若能对保护我们的核威慑体系发挥影响力,是符合德国利益的,与法国尝试就此进行商谈是聪明之举。但是对应地,法国应将核武器置于欧盟或北约框架之内。”

但之后不久瓦德富尔就因受到两大执政党的内部批评而不再就此发表意见。柏林方面的官方态度目前仍是依靠美国的核保护伞,至于法国的核力量将构成欧洲安全的双保险还是反而会削弱美国核保护伞,则至今仍存在争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