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海公卫中心:未发现克力芝/阿比多尔治疗新冠肺炎作用,但研究效力存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海公卫中心:未发现克力芝/阿比多尔治疗新冠肺炎作用,但研究效力存疑

这份回顾性研究结果没有发现克力芝与阿比多尔有新冠肺炎患者改善症状或缩短病毒核酸检测转阴时间的作用,但该研究设计本身存在者较多缺陷,导致其效力不高,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谢欣

编辑 |

1

老药新用是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用药上一开始便确立的一个思路。与紧急开发新药相比,老药最大优势便是省去了开发时间,并有较好的安全性保障。但是,筛选出的老药对于新冠肺炎的治疗效果依然在不断探索中。

《中华传染病杂志》最新发布《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阿比多尔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有效性研究》一文,回顾性分析了2020120日至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治的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34例患者的临床资料。该研究作者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卢洪洲、陈军、凌云、席秀红、刘萍、李锋、李涛、尚祉胤、王梅、沈银忠。

研究结果显示,未发现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阿比多尔具有改善症状或缩短呼吸道标本病毒核酸转阴时间的作用,其有效性仍有待进一步临床研究确认。

简而言之,这两款药物的治疗效果存疑。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力芝)是一种艾滋病抗病毒药物,也是最早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的抗病毒老药之一,由被感染的国家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表示该药物对自己有效后受到大众关注,随后被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同样,阿比多尔(阿比朵尔)作为一款抗流感病毒药物,在此前包括中国工程院李兰娟院士等人也曾提出支持该药物进入诊疗方案,并被纳入了最新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本研究纳入今年120日至26日期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治的134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其中男性69例(51.5%),女性65例,年龄为3562岁,平均为48岁。这些患者均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并未使用其他具有潜在抗病毒活性药物。

该回顾性分析根据不同治疗方案把134患者分成3组,所有患者在均接受重组人干扰素α2b喷雾治疗以及对症支持治疗的基础上,其中52例患者口服抗病毒药物克力芝2片,1/12小时,疗程为534例患者口服抗病毒药物阿比多尔200 mg3/),疗程为548例患者不服用任何抗病毒药物作为对照组。因任何原因未能连续服用2抗病毒药物的患者,视为未服用抗病毒药物而纳入对照组。

其中,克力芝组52人均为普通型患者、平均年龄47岁;阿比多尔组33人为普通型1人危重症,平均年龄44岁;对照组44为普通型1人重症3人危重症。平均年龄55岁。

在住院治疗期间,克力芝组中2例(3.8%)患者发展为重症,2例(3.8%)患者发展为危重症;阿比多尔组普通型患者中1例(3.3%)发展为重症;对照组2例(4.5%)患者发展为重症。阿比多尔组和克力芝组患者体温恢复正常的中位时间均为6天,而对照组为4天,3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将三组患者入院时的年龄、性别和发病天数纳入多因素分析后,仍未发现3组患者呼吸道标本病毒核酸转阴时间存在显著差异。

其中,克力芝组第7天病原核酸转阴率为71.8%28/39),阿比多尔组为82.6%19/23),对照组为77.1%27/35),3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而克力芝组22例(42.3%)、阿比多尔组12例(36.4%)和对照组21例(47.7%)患者治疗后第7天影像学仍为进展表现。

简单而言,3组患者在病情发展成重症、或是体温恢复正常上的结果差异无统计学意义3组患者治疗后的病毒核酸检测转阴时间(以7天为标准)不存在显著差异,其差异也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不良反应上,克力芝组中9例(17.3%)出现不良反应,其中以恶心、腹泻等消化道症状为多见;阿比多尔组中3例(8.8%)出现不良反应,表现为腹泻;对照组中4例(8.3%)出现纳差、腹泻等不良反应,3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简单理解即为,3组用药方案在临床不良反应上表现相近。

研究团队认为,结果显示克力芝组和阿比多尔组在改善临床症状(如体温恢复正常)和加快病毒清除方面均未优于对照组,而克力芝组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却有高于对照组的趋势,这可能与使用的药物剂量或疗程有关。更长疗程或更大剂量方案的有效性仍需进一步探索。总的来说,未发现克力芝和阿比多尔具有改善症状、或缩短呼吸道标本病毒核酸转阴时间的作用,因此上述两个药物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效果仍有待进一步评价。

但目前看,这一分析结果依然存在很多问题,其效力存疑,并不能证明克力芝或阿比多尔对新冠肺炎治疗无效。

一位药物开发专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分析,首先该分析作为回顾性研究,没有定义主要终点,即未采用当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版)》中出院、解除隔离的标准作为终点,也未看出其使用治疗7天转阴率作为时间节点的依据所在。

他认为,这篇研究虽然有设置试验终点,并做了若干有效性、安全性分析,但所设置的终点如体温正常、7天核酸转阴、核酸转阴时间等终点都很零碎。这些终点可以用作判断疗效的依据,但哪个是最关键依据却并未说明。而实际上当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对于出院和解除隔离是有明确标准的,本身是有一个现成的复合终点在研究中使用的,但是研究却并没有这么做。

其次,入组患者的基线特征存在偏倚,一表现在年龄克力芝组52人平均年龄47岁;阿比多尔组33人平均年龄44岁;对照组44人平均年龄55,对照组平均年龄显著高于克力芝组与阿比多尔组。二是克力芝组都是普通型患者,阿比多尔组与对照组却有重症或危重症患者纳入。

再者,由于样本量较小,因此整个试验效力不高,还有待进一步临床数据证实

而研究人员也在论文中承认,本研究尚存在一些不足之处。首先,由于条件限制,并未每天采集咽拭子,也未能对病原核酸进行定量检测,因此无法准确判断呼吸道标本的病原转阴时间和药物的抗病毒效果。

同时,由于采样、转运等等环节的问题,目前认为核酸检测的灵敏度存在一定不足。其次,仅评估了第7天的病原转阴率,尚未评估长期如14天的抗病毒效果。再者,本研究纳入的主要为普通型肺炎患者,因此这两种药物在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中的应用有待进一步评估。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则对界面新闻表示,在疫情结束后会做更大样本的分析研究,目前院方对患者已主要改用羟氯喹治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