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流动与时尚:打破“传统”和服刻板印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流动与时尚:打破“传统”和服刻板印象

伦敦V&A博物馆的新展首次以量身打造的人体模型来展出和服,全方位立体地彰显出和服时尚史的丰满性。

策展人安娜·杰克逊希望让和服的故事吸引到更多观众 图片来源:Image courtesy of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月29日,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下文一律简称V&A)举行了“和服:从京都到T台(Kimono: Kyoto to Catwalk)”展览,参展和服逾百件,其中有弗雷迪·墨丘利(Freddie Mercury)最为欣赏的樱花粉色浴衣,也有日本武士穿着的金色刺绣礼服。

星球大战原版戏服,以及伊夫·圣·洛朗、约翰·加利亚诺和亚历山大·麦昆的设计亦有参展。展览始于江户时代的日本:背景墙为渐变色,综合了抹茶与日式门帘的色调,与具有400年历史的古旧和服相映成趣。

经过五间展厅,结束处有一段1分8秒的和服视频蒙太奇,内有《杀死伊芙》与《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片段、一段麦当娜的视频及大卫·鲍伊在舞台上的镜头。

一件参展和服 图片来源:Robert Auton/Image Courtesy of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和服素来因做工精致而备受推崇,但并非每个人都喜欢刺绣。鉴于去年迪奥时装秀等时尚大展为博物馆带来海量访客,策展人、V&A亚洲部负责人安娜·杰克逊对筹办工作高度重视,力求令和服的故事吸引到更广的观众群体。

以往的博物馆展览一般会将衣物悬挂起来,旨在表现其如何巧夺天工,但却会让和服缺乏生气。有鉴于此,主办方首次以量身打造的人体模型来展出和服,立体地彰显出和服时尚史的丰满性。

走进第一间展厅,透过日式茶屋的圆形窗户,一个装扮成19世纪京都艺妓样貌的模特映入眼帘,脚上的日式木屐令人不禁好奇她还能否稳当行走,其丝制缎纹和服上绣有歌舞伎、华丽的桥和一只狮子,这些图案皆由金箔制成的线来完成。

另一个展区呈现为三部曲的形式:首先是一件租借自日本馆藏的古旧和服;其次是加利亚诺为迪奥设计的T台衣装,袖口运用了和服元素,为迪奥经典的Bar Jacket款式;最后是出自设计师斋藤上太郎之手的现代和服,目前在东京的银座六丁目有售。

受和服启发的迪奥衣装 图片来源:Alain Benainou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和服的形态始终保持一致,这意味着人们倾向于视其为不变和传统的,”杰克逊在展览筹备工作收尾时说,“而我们想要凸显它的流动性和时尚性。”

一件18世纪末的京都产和服上绣有大写的书法字,内容为某首诗的开头部分,可谓如今的座右铭T恤的前身。浮世绘画家喜多川歌麿的色情画展现了情侣在樱花树下交欢的场景,松垮的浴衣与上半身裸露的女子,表现出长久以来和服与性的不解之缘,大卫·鲍伊和弗雷迪·墨丘利的和服造型也有力地表明了其与性别流动性(gender fluidity)的关联。

告别和服的故乡京都,观众来到欧洲,探索一件衣服如何环游世界。在一幅由荷兰祖伦城堡女主人安娜·伊丽莎白·凡·里德(Anna Elizabeth van Reede)创作于1678年的油画里,担任模特的贵族女子身着靓丽的和式丝绸礼服,上面绣有菊花和樱花。这套衣服经过严格挑选,以显示其身份和品位,而欧洲的和服流行风潮也是由荷兰商船开启的。展品中还有一件来自苏格兰的豪华和服,反映出当时欧洲的富人将和服风格与晨袍相融合的风尚,此和服问世于1711年,为詹姆士·道尔林普爵士(Sir James Dalrymple)的藏品。

展览的最终环节将眼光转向全球,身着和服的模特三三两两地围绕着一棵形似盆栽的大树,好似在园林里漫步,国际设计师麦昆和杜罗·奥罗武的设计与日本的物件混杂其中。

(翻译:林达)

来源:卫报

原标题:Fluid and fashionable: V&A shakes up image of 'traditional' kimono

最新更新时间:03/13 10:36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