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时隔5年难民再敲欧盟大门,德国牵头接纳千余儿童

根据决议,德国此次准备接纳的千余名难民名额仅针对无父母陪伴、健康状况堪忧的14岁以下群体,尤其优先考虑女孩。至于被诟病为不安定因素的青年男性群体则一概不予以考虑。

图虫

特约作者 | 钱伯彦发自德国

经过数天的艰难谈判后,德国政府终于宣布同意对滞留在希腊-土耳其边境的部分难民再次敞开大门。

“德国已做好准备,接收适当的(欧盟)比例分摊,”在3月9日早晨公布的大联合政府决议中,德国决定帮助希腊分担边境压力,先行接收1000至1500名14岁以下难民儿童。

滞留在希-土边境的难民以躲避内战的叙利亚人为主,还包括部分寻求到欧洲开启新人生的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以及西非人。

BBC的报道透露,已有五个欧盟国家同意接收难民儿童。除了德国,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9日会见到访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时,还对芬兰、法国、卢森堡和葡萄牙表达了感谢。

来者不拒?

欧洲大陆本身正经受着多重考验。

一方面,新冠病毒已攻破欧盟所有成员国的防线。另一方面,在最为脆弱的东南门户上,土耳其于2月29日宣布因无力应对来自叙利亚的新一波难民潮,决定开放欧盟与土耳其边境。

一时之间,大批此前滞留在土耳其的难民涌向希腊与保加利亚。根据土耳其内政部长索伊卢(Süleyman Soylu)给出的数据,目前已有超过14.2万难民越过希腊边界。

虽然希腊官方第一时间就否认了该数字的真实性,并公布在3月初最高峰时每日约有3000名难民因试图跨越边境而被希腊警方扣押,但是在希腊莱斯沃斯岛、希俄斯岛、萨摩斯岛等爱琴海岛屿上的难民营的确已经人满为患。希腊警方在边境线上使用高压水枪、催泪瓦斯驱散难民也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波澜。

如何妥善地处置这批难民,对于目前正因新冠疫情而焦头烂额的希腊,以及整个欧盟来说并不容易。

在第一时间向希腊伸出援手的是“大债主”德国。德国此前已经在2015年的难民危机中陆陆续续接收了约150万难民。

虽然五年前的难民危机对德国政治与社会造成了重大冲击,但德国民间要求再次接纳难民的呼声却依然响亮。

早在3月4日,一贯持亲难民立场的绿党就向德国联邦议院提交了一份要求从希腊接收5000名妇女儿童的提案,最终遭到了117票赞成、495票反对的大比例否决。但议院内部的反对声更多针对的是数量,而非接纳难民本身。议会第二大党社民党党团主席赫格尔(Eva Högl)在投票结束后就表示:“提案中有很多正确的内容。”

即便是执政党基民盟内部,当日也有48名议员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要求向在希腊的难民提供人道主义帮助,其中就包括接纳部分妇女儿童。

3月6日,由科隆和杜塞尔多夫牵头的七座城市更是以联名信的形式上书联邦政府,要求中央政府放权至地方,允许地方自行采取措施接纳难民。积极响应此封联名信的还有名为“安全港”(Bündnis sicherer Hafen)的城市联盟,该联盟由140余座德国城市于去年夏季成立,旨在救助搭乘地中海偷渡船前往欧洲的利比亚难民。

3月8日,随着土耳其希腊边境难民营状况的持续恶化,德国各界要求接纳难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即便是出身企业界、持实用主义立场的基民盟党魁明星候选人默茨(Friedrich Merz)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ZDF采访时也表示:“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帮助那些人们,尤其是孩子,那些(警方粗暴对待难民的)图片深深触动了我。”

时间来到3月9日,包括总理默克尔、外长马斯、卫生部长施潘和财政部长朔尔茨在内的特别委员会终于达成一致,将第一批接纳人数上限限定在1500人,但没有公布接纳难民的具体时间表。

除了表态愿意接纳难民之外,德国依然一如既往地强调了在欧盟框架内处理难民问题的重要性。

不过,不同于2015年时强行要求欧盟遵照都柏林协议分摊难民名额,由于包括波兰、匈牙利在内的东欧诸国在难民问题上一向十分强硬且保守,德国此次强调的则是“自愿者联盟”。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就表示,将会有包括法国在内的更多欧洲国家将会加入难民接纳国的行列。

拒绝重蹈覆辙

治安恶化、极右翼崛起,2015年难民危机的后遗症依然困扰着欧洲,尤其是德国这个难民第一流入国。

3月9日,在“安全港”城市联盟响应接纳难民的提案不到一周,笔者就收到了来自右翼民粹政党选项党的宣传单。其上只有一句话:“安全的拜仁,不要安全港。”(Sicheres Bayern statt sicherer Hafen)

选项党第一时间对接纳难民说不。拍摄:钱伯彦

“我们将吸取五年前的教训”,默克尔在议院的演讲似乎预示着这次德国不会重蹈敞开大门、放入大批难民的覆辙。

根据决议,德国此次准备接纳的千余名难民名额仅针对无父母陪伴、健康状况堪忧的14岁以下群体,尤其优先考虑女孩。至于被诟病为不安定因素的青年男性群体则一概不予以考虑。

此外,德国还力主通过欧盟的平台进一步敲打难民危机的关键角色:土耳其。

“我们必须向埃尔多安施加压力,逼迫他停止这场恶意的游戏,”默茨周日在电视上公开呼吁,“欧洲不能允许被勒索,不能允许被埃尔多安勒索。”

德国外长马斯也对《西德意志汇报》WAZ表示:“欧盟原则上不反对在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方面给予(土耳其)财政支持,但前提条件必须是土耳其遵守协议,我们绝不接受将处于绝望处境的人们当作政治筹码。”

2016年,为了遏制源源不断的难民潮,欧盟与土耳其签订了一揽子难民协议。土耳其负责将叙利亚难民阻挡在欧盟边境之外,欧盟则在财政上给予土耳其60亿欧元的支持。而土耳其此次单方面宣布开放边境则属于明显违反协议的行为。

为了解决可能爆发的第二轮难民危机,埃尔多安已于3月9日夜间飞抵布鲁塞尔与冯德莱恩为首的欧盟委员会就此进行协商。

相比于欧委会一再敦促土耳其遵守协议,埃尔多安则指责欧盟应当支付的60亿欧元常到位不及时,且迟迟不愿意给予土耳其免签国待遇。预计此次埃尔多安在布鲁塞尔的主要诉求将是要求修改2016年难民协议的部分条款,试图使土耳其加速进入欧盟关税同盟,并尝试从欧盟获得更多资金支持。

虽然欧盟内部已在探讨先行支援土耳其5亿欧元以缓解叙利亚难民问题的可能性,但在上周五于克罗地亚萨勒格布召开的欧盟外长会议上各国并未就此达成一致。但正如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尔兼对外专员(Josep Borrel)所言,欧盟27国在一个问题上持一致立场:“欧盟不接受将难民作为政治工具。”

与此针锋相对的,埃尔多安在3月8日于伊斯坦布尔公开喊话道:“嘿,希腊,这些人并不是到你们这来定居的,他们是前往其他欧洲国家的,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呢?敞开大门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