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达利到Jay-Z:安迪·沃霍尔如何影响了流行文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达利到Jay-Z:安迪·沃霍尔如何影响了流行文化

泰特美术馆最近举办了安迪·沃霍尔回顾展,这位波普艺术巨匠的影响力无处不在,遍及从芝麻街布偶到特朗普的各个领域。

安迪·沃霍尔 插画:Cat Sims

1、缪斯及合作者

胡克·霍根

沃霍尔是个狂热的摔跤迷,1985年,胡克·霍根与“暴怒的”罗迪·派彭一战后,沃霍尔在后台不经意地来回徘徊。他说,“这是我一生中见过最棒的一件事,也是最令人兴奋的事!”

安迪·沃霍尔与伊迪·塞奇威克 图片来源:John Springer Collection/Corbis/Getty Images

伊迪·塞奇威克

21岁的伊迪被沃霍尔选中出演了几部电影,一炮而红,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吸毒、被捕、厌食症和因精神病住院。伊迪·塞奇威克28岁时在睡梦中离世,死因可能是药物过量。

滚石乐队

沃霍尔为滚石设计了1971年唱片《小偷小摸》的封面,画作中是一个鼓鼓囊囊的裆部特写。早期版本用了真正的裤子拉链,可这种设计创新没能流行起来,因为锯齿状的金属配件可能会损坏唱片。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1980年代,他和沃霍尔为彼此拍摄了一组肖像照。

Prince

1980年,沃霍尔参加了Prince在纽约的一场演出,随后创作了《橙色“王子”》(Orange Prince, 1984)——为这位小个子流行天王画了一组12幅彩色肖像。

2、亦敌亦友

地下丝绒

沃霍尔曾负责过这支乐队的管理、制作和艺术指导,但后来被卢·里德解雇了,他认为正是沃霍尔的管理方式导致了唱片销量不佳。

“我从没见过安迪生气,但那天他真的生气了。”里德回忆道。

萨尔瓦多·达利

1964年,达利邀请沃霍尔在一家酒店见面。外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歌剧声,沃霍尔带着印加头饰,紧张地狂饮葡萄酒。局促不安地待了五分钟之后,手足无措的沃霍尔决定逃跑。

大卫·鲍伊 拍摄:Peter Maze  图片来源:Sunshine/Rex/Shutterstock

大卫·鲍伊

1971年,鲍伊在沃霍尔的工作室“工厂”里见到了他,为一脸茫然的沃霍尔演了一出默剧。鲍伊还送了他一张自己的《Hunky Dory》,鲍伊在这张唱片中致敬了沃霍尔。“沃霍尔什么也没说,但一定很讨厌它。”鲍伊当时的经纪人托尼·扎内塔说。鲍伊后来在1996年的传记片《巴斯奎特》中饰演了沃霍尔。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他和沃霍尔一开始有点像师徒关系。老牌时尚杂志《Interview》的编辑格伦·奥布莱恩说,“安迪对待让-米歇尔就像对儿子一样。”但是,这两位艺术家在1985年的联展失败后就分道扬镳,直到1987年2月沃霍尔去世时也未和解,巴斯奎特于次年8月去世。

3、聚会常客

比安卡·贾格尔、丽莎·明尼里和安迪·沃霍尔在54工作室的新年聚会上 拍摄:Robin Platzer  图片来源:Life/Getty Images

Studio 54的常客

沃霍尔曾在Studio 54(纽约的迪斯科夜店,现已关闭改造成剧院)被拍到同很多名人在一起,包括丽莎·明尼里、比安卡·贾格尔、瑞莉·霍尔、杜鲁门·卡波特、空中铁匠乐队、迈克尔·杰克逊和罗宾·威廉姆斯。犹大圣徒乐队的主唱罗布·哈尔福德曾在1979年的一场演出后将自己和沃霍尔铐在一起,之后两人一起去了夜店。

4、继任者(自称的)

坎耶·维斯特

他在2013年宣布,“我就是沃霍尔。我是我们这一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同年,一位自称是沃霍尔远房亲戚的画家——莫妮卡·沃霍尔按照他那组玛丽莲·梦露肖像的风格为坎耶·维斯特如今的妻子金·卡戴珊画了一组画像。

Jay-Z

他在2009年的《Already Home》中唱道,“我是一件艺术品/我已经是沃霍尔了。”他还在博客上署名“安迪·沃霍夫”(Andy WarHOV),并以沃霍尔的《罗夏墨迹》(Rorschach, 1984)作为2010年出版的回忆录《解码》(Decoded)的封面。

造物主泰勒

《Goblin》的专辑封面参考了沃霍尔1971年电影《猪肉》的海报。《Earfquake》的MV从白金色的西瓜头假发到仿“工厂”的银面墙壁,处处都能看到安迪·沃霍尔的影子。

班克西所画的凯特·摩丝 图片来源:Banksy/Southeby's/PA

班克西

他在2007年举办的展览“班克西 V 沃霍尔”中重新创作了玛丽莲·梦露的油画形象,只不过画的是凯特·摩丝。

5、时尚追随者

Versace

时尚品牌Versace1991年的新系列中,超模娜奥米·坎贝尔走秀时身穿的裙子上印有沃霍尔创作的梦露形象。

维吉尔·阿布洛

这位路易威登的男装艺术总监称自己受到了沃霍尔很大影响。他说,品牌“将储存在我们大脑最深处的东西和事物连接起来。比如天主教堂的十字架,或者可口可乐罐的红白色;不然你怎么能找到这些东西呢?”

Calvin Klein

Calvin Klein2017年与沃霍尔基金会签署了授权协议。随后,他们的CCO拉夫·西蒙斯对沃霍尔恐怖的“死亡与灾难”(Death and Disaster)系列作品——一系列以车祸、电椅和自杀为主题的丝网印刷画像——表现出了特别的兴趣。

6、商业伙伴?

唐纳德·特朗普

1975年,沃霍尔曾写道,“赚钱是艺术,工作是艺术,好生意是最好的艺术。”这句话被特朗普多次引用。1981年4月,特朗普提出了正式合作,让沃霍尔为特朗普大厦创作画作。可是特朗普最终却没有购买这幅镶满了钻石沙的画作,而且不满意画作的配色,交易也随之泡汤了。沃霍尔从未原谅过他,三年后他还在日记里抱怨,“我觉得特朗普眼光有点廉价。”

7、意料之外的追崇者

坎贝尔公司

沃霍尔的《坎贝尔汤罐》问世之后,1966年,坎贝尔公司为了回馈社会的赞誉推出了“汤罐纸裙”——这是一场促销活动,你只需拿出1美元和两张奖券就能得到一件印有沃霍尔作品的纸质连衣裙。大都会博物馆如今有一件藏品。

芝麻街布偶

在亨森的世界里随处可见沃霍尔的影子:奥斯卡和泰利都创作过汤罐艺术品;科米特在为《Zink》杂志拍摄时尚大片时扮成了沃霍尔的样子;2019年的芝麻街巡演中,大鸟还出现在了沃霍尔博物馆。

杰里米·戴勒

概念艺术家戴勒在20岁尚未出名的时候曾在“工厂(沃霍尔的工作室)”里待了两周观察沃霍尔。沃霍尔有一次到访伦敦,戴勒还特地前往他的酒店房间拜访。他看到沃霍尔和随行人员一边静音观看班尼·希尔的喜剧表演,一边放着Roxy Music的音乐。

8、意外结果

自拍

沃霍尔多次将自己作为主题。他的第一张自画像是在1963年,把一幅简单的证件照用蓝色丝网印刷进行了再创作。他的作品提醒人们,唯我论并不是千禧一代发明的。

《上班女郎》 图片来源:屏幕截图

电影中反复出现的梗

沃霍尔的死亡肖像已经成了电影中对某种人格的映射。《上班女郎》中,西格妮·韦弗所饰演的角色就有一组沃霍尔式的自画像。《追梦女郎》《超级名模》和《绝望的主妇》中也出现了类似的视觉笑料。

电视真人秀

沃霍尔是第一个意识到公众喜欢看着别人无所事事的艺术家。在《老大哥》节目诞生多年以前,他的电影《吻》《睡》和《吃》就是在用固定摄像机记录日常生活中的琐事,每次长达5个小时。他著名的论点“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几乎定义了现在这个真人秀时代。

(翻译:都述文)

来源:卫报

原标题:From Dalí to Jay-Z: Andy Warhol’s enduring grip on pop culture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