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优胜教育推“全岗位销售”缓解资金压力,拖欠员工薪资仍未发放

优胜教育CEO陈昊公开否认欠薪一事,但直营店员工却表示:1月工资还未发完。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江敏

编辑 |

1

今年2月,成立于1999年的教育培训机构优胜教育(下称优胜)出现欠薪及裁员状况。据界面教育了解,其在天津、北京、和江西等地员工遭遇拖欠薪资。有内部员工向上级主管询问欠薪一事后,还被踢出群组及微信教学群,尴尬离职。据成都商报援引一位优胜维权教师所述,此次欠薪(总数)保守估计在2000万以上。

优胜公司CEO陈昊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中对此仅回应称:“网上说我们去年12月就有欠薪,那是个别加盟商存在欠薪的情况。”

但据界面教育了解,欠薪并非是加盟校区的个别行为,其直营校区也受到影响。仍在优胜北京直营门店工作的张静告诉界面教育,她所在校区直至近日才将员工12月欠薪发放完,1月份绩效工资仍未见踪影。而南京一直营门店的员工也在维权中表示,其12月薪资还未发完。

维权群教师于3月8日表示仍有工资未结清  图片来源:优胜维权群

“优胜的现状最根本是挪用家长预收学费导致的。”一位维权教师在群内称,优胜大部分校区资金链断裂,投资人得不到收益,总部以加盟校区为名不管,如果不是因为疫情,门店将会有大批退费。

维权教师在群内讨论截图   图片来源:优胜维权群

疫情加重了培训机构的运营负担,但这未必是优胜欠薪的直接缘由。据界面教育了解,优胜员工欠薪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出现。曾在天通苑校区任职的员工陈翔表示,12月一部分工资本应在1月15日发放,但直到2月中旬,他也未收到该款项。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教委于1月26日才发布通知,暂停全市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活动。

此外,其直营门店早在去年就暴露出管理问题。曾在北京劲松校区工作的李莉告诉界面教育,她在去年入职,但直到11月离职时,仍未拿到自己的劳动合同。任职期间,公司也没有为她缴纳社保。

“入职签协议时,人事一直没有在‘甲方’一栏签名盖章。后来我问过几次,HR一直推脱。”李莉称,校区直到劳动仲裁时才提出协商解决,让她先自行补缴,公司之后补还。但补还费用至今未到账,她不得不第二次申请劳动仲裁。

李莉签署的非全合同,以及公司承诺补还社保的和解协议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据李莉了解,该校区还有许多全职员工签署的是非全合同,且校区在去年五月时将所有教师合同更换过一次。

“你上次合同签的甲方是宏志胜文,这回就给你换成优胜辉煌,如果上次是优胜辉煌,这次就签成弘智昊远。现在校区大部分员工跟公司的劳动关系都不超过一年。”李莉认为,这一操作也让员工社保缴纳受到影响。

劲松校区去年给员工更换劳动合同   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除欠薪和合同签署暴露出来的运营问题外,优胜加盟模式管理混乱,也并未受到投资人认可。

四川地区投资人杨勇告诉界面教育,他曾在2014年加盟优胜,并于2018年与其解除合作关系。在此期间,总部对加盟校的帮助有限,还令他遇到诸多难题。

在门店开设前,优胜总部只告诉他申请工商资质,导致其在开业当天,因缺乏办学与消防安全资质遭监督人员调查。此外,优胜对各投资人收取的加盟费用也没有统一标准。“我当时加盟费用约为20万,而四川其它投资人有人只交了十几万,费用体系很乱。”杨勇说。

在签署合同之前,优胜方面还告诉他,加盟店运营9个月就能拿回本金。但杨勇后来才意识到,其收入模型中将一次性长期预付费算作机构当月收入,现实中根本不可能达到。加盟优胜的前两年,杨勇一直处于亏损、不断投钱的状态。在合约到期后,他便停止了继续合作,而优胜方面连他的保证金也未退还。

优胜并未退还杨勇的保证金,且未开具发票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原本就存在诸多问题的优胜也受到疫情停课影响,随后开始“自救”。优胜CEO陈昊在燃财经举办的一场教育沙龙中还表示,已推出日薪、周薪的薪酬激励机制,并采取“全员营销”等手段应对现阶段困难。

从优胜目前的应对方案来看,促销售成为现阶段重点。CEO陈昊在燃财经采访中称,其先采取“全员营销”策略,教师岗位员工也加入销售队伍。陈昊在采访中还表示,目前其线下业务已100%转至线上,未来将保留七成线上三成线下。

优胜内部通知及一位高三学生的大额续费   图片来源:优胜维权群群聊信息

据优胜维权群分享的内部文件所示,其内部已开始全岗位销售,并根据欠薪情况进行差异化提点。此外,对提出退费的在读初三、高三学员,如果有员工说服其复课,还将获得消课奖励。令据一位维权教师所了解,北京交道口校区的教师在3月15日当天成功续费一位高三学生,报名金额高达69300万元,课时为400。

大力售课的优胜是否能解决难题,有维权教师对此表示质疑。而对许多正在维权的员工来说,仍未发放的工资正在带来实际影响。

“每次都是700元、1000元这样数额的发,分了多次。现在还有差不多1万元没发。”张静表示,教师岗的课时费和销售岗的提成均未发放完。由于北京生活成本高,自疫情之后张静便一直在家远程办公。

“因为我到北京之后,没钱生活。 ”她说。

(应受访者要求,张静、陈翔、李莉与杨勇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