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产业
读书郎“三顾”港交所:业绩变脸,能否处变不惊?

选择“三顾”港交所的读书郎,目前正深陷内忧外患的处境。

转型“生活课”,琴棋书画是教培机构新方向?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在线教育机构的转型路在何方?

调头再启航,字节教育盯上了新赛道

或许,快速商业化不该发生在一款偏向工具化的教育软件上,但字节跳动并没有多少选择。

大山教育,能否走出“大山”?

在双脚完全困于郑州新乡两市的情况下,想要多条线路大踏步向前,能如愿吗?

“衡水一中”更名,“高考工场”回归小县城?

衡水一中更名,自立门户还是“换汤不换药”?

网易、搜狗、讯飞:一场跨度超广的持久战

教育智能硬件多强格局稳定,网易、搜狗、讯飞在教育智能领域的持久战还将延续……

线上教育凉了,元宇宙高等教育来了?

元宇宙教育描述的愿景远远不是允许学生戴上VR眼镜这么简单。

生涯教育,身在何方?

当下的教育模式能否让我们的年轻人从容应对未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