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换帅已三月的国家电网,发生了哪些变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换帅已三月的国家电网,发生了哪些变化?

换帅后,国家电网应对新电改的态度、公司自身改革如何推进等问题,备受行业瞩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席菁华

1月17日至今,毛伟明接替寇伟担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下称国家电网)董事长一职已近三个月。

不同于历任董事长,毛伟明是国家电网首位非电力系统的跨界掌舵人。他没有电力系统工作经历,但他有着丰富的地方政府机关执政经验。

毛伟明上任后,国家电网应对新电改的态度、公司自身改革如何推进等问题,备受行业瞩目。

杭州数元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级工程师俞庆等业内人士持观点称,国家电网此次换帅释放出的“改革”信号明显,认为其将推动电力市场化向纵深迈进,国家电网内部改革也将提速。

一位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预计毛伟明管理下的国家电网,将更多地以中央政府需求为导向,贯彻监管部门相关要求。

2019年7月,中央巡视组向国家电网党组反映巡视意见,指出国家电网存在落实深化国企改革决策部署不够到位,坚守主责主业不够有力,履行主体不到位的问题。上述人士表示,毛伟明将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

国家电网对未来走向的布局,从2月下旬发布的《国家电网体改(2020) 8号》(下称8号文)中,可窥见一斑。该文对国家电网今年的重点工作进行了部署。

第一大变化是,国家电网将近年来进展滞缓的增量配电网试点建设,列入了2020年重点工作任务。该公司表示,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要“配合政府”,加快推进落地见效。

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是电改的方向之一,但此前改革的深度与步伐不及预期。

2015年底,中央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逐步放开增量配电投资业务,鼓励电网企业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发展配电业务,引入社会资本,推进体制变革,打破电网垄断。

国家电网之后公布了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开展增量配电投资业务的举措,称将积极参与到增量配电投资业务竞争中去,并配合国家发改委加快推进输配电价改革试点。

但电网企业实际的增量配电业务改革慢于预期。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曾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背后的利益博弈较为激烈。

2018年11月,中国能源研究会中小配电企业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发布的《增量配电发展研究白皮书2018》显示,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共批复320个改革试点,其中244个试点仍未确定供电范围,仅四分之一完成配电网规划编制。

电改直接触动电网企业利益。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推进缓慢,最大阻力来自于电网公司。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曾点名电网企业“一些试点项目在供电区域划分、接入系统等环节受到电网企业阻挠,迟迟难以落地”。

截至2019年8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先后分四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404个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国网经营区有321个,占比近八成。

在404个试点中,24个项目由于前期负荷预测脱离实际、未与地方电网规划有效衔接、受电主体项目没有落地等原因,不再具备试点条件,申请取消试点资格。

除增量配电网试点建设外,国家电网发生的第二大变化是,将加快推进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设,推进电力交易机构独立规范运行。

8号文明确,2020年将实现省间现货市场试运行和六家试点单位升级现货市场长周期结算运行,全面完成省级交易机构股份制改造。

交易中心建设是构建电力市场化交易的基础。截至目前,全国共建有35个电力交易中心,包括北京、广州两个区域电力交易中心和33个省(区、市)电力交易中心。

截至目前,南方电网旗下所有六个省交易中心均已完成股份制改造。国家电网的动作则略显迟缓,其控制的28个电力交易中心,仍有18个有待实行股份制改造。

国家电网的第三大改变,表现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的推进上。

8号文提出,国家电网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在更高层面、更大范围实施,提出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引入市场化投资者,征集白鹤滩-浙江特高压直流工程意向投资者。

国金证券认为,8号文大幅提升了国家电网混合所有制改革预期。

俞庆曾撰文称,在特高压工程核心垄断环节引入社会资本,本质上是理清输电相关成本和利润,有利于收益清晰化。

第四大改变是,毛伟明接手后的国家电网不再力推泛在电力互联网。

2018年12月,寇伟接替舒印彪担任国家电网董事长。任期内,寇伟提出了“三型两网”的新战略,即打造“枢纽型”、“平台型”和“共享型”企业,建设运营坚强智能电网和泛在电力物联网

毛伟明上任后,未见提过泛在电力物联网。公司官方网站经过改版,此前位于官网右侧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板块也整体消失。

但国家电网2020年重点工作任务规划中,仍保留了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核心内容,提出电力物联网仍是工作重点,强调深度嵌入电力物联网相关工作。

俞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电力物联网本身是能源互联网的一部分,是数字化能源的基础,所以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发展趋势将是长期、持续的。

全国配售电企业俱乐部秘书长马建胜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国网前一任董事长在任期间对泛在电力物联网布置了体系庞大的工作计划,今后相关技术研究肯定还会继续,但投资规模或将压缩很多,节奏也会减速。

今年以来,国家电网出现的第五大改变是,自身的管理体制改革将得到较大推进。

国家电网主辅深度剥离释放了强烈信号,加快处置非核心业务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意味着其将进一步瘦身健体,坚守主业。

坚守主业,即以电网运营商为主营业务,改变过去集电力输送、电力统购统销、调度交易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布局做法,在能够充分发挥核心竞争力的市场化环节,以市场化的方式进行新业务拓展。

按照“主辅分离”精神,国家电网应剥离非电网资产,其中包括从事电力设计、设备制造、电力建造等业务的二级单位,厘清电网的真实运行成本。

8号文对剥离非核心业务拟定了时间表,明确年底前基本完成非核心业务处置,有序退出传统装备制造、房地产、宾馆酒店等业务。

毛伟明接手国家电网后的第六大变化是,电网投资再度加码。

随着新电改深入推进,国家电网的盈利模式发生变革,由过去在购售电差额中赚取利润,到只能收取国家核定的输配电价,因此,其利润承受下滑压力。

2018年,受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电量增长乏力,叠加供给侧改革、新电改提速等因素影响,国家电网利润总额为780.1亿元,较上一年缩水14.29%,为五年来首次下滑。寇伟上任后就进行了“节流”,给电网投资踩了急刹车。

2019年11月,国家电网发布826号文,提出以产定投,严控规模、亏损单位不增新投资,以及聚焦效率效益,加强电网投资管理。

毛伟明也面临电网降电价、压成本和增利润的压力。

2019年12月,在近几年连续降价的基础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出降低企业用电成本,国家电网需履行社会责任,落实降电费政策。

国家发改委还同步下发有关输配电定价修订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强化电网企业成本约束,以核定输配电价。

国家电网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770亿元,同比减少1.26%,创六年新低。国家电网综合利润首度下降,其中,主营业务利润下降近五分之一。

但中央提出大力发展的“新基建”,给了国家电网新的发展机会,尤其是充电桩、特高压等领域的建设。

今年以来,国家电网多次上调特高压投资规模,从最初的1128亿元升至1811亿元,增幅高达60.55%。同时,整体电网投资上调至4500亿元,这较年初安排的4000亿元上涨12.5%。

国家电网承诺,2020年实现利润810亿元,同比增长5.1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