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改革
中国燃煤发电告别“标杆电价”,容量机制可保障电源投资回收

国家发改委可根据情况对2020年后的浮动方式进行调控。

中国电价市场化改革迈出关键一步

从2020年1月1日起,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被取消,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被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

负荷预测脱离实际、未与电网有效衔接,24个增量配电试点项目取消资格

这些项目在实际推进中,前期负荷预测脱离实际、未与地方电网规划有效衔接、受电主体项目没有落地等。

机制不健全、规则执行不到位,国家能源局将加强电力中长期交易监管

《意见》明确严禁不正当竞争、串通报价等违规交易行为。

电改助企业降本增效,新兴产业用电增长明显

一些企业期盼,进一步优化电力营商环境,降低用电成本。

国家电网下属集体企业将全部退出售电业务

但这并不影响该公司售电业务的开展。

全国电力市场化交易释放改革红利已超1800亿元

今年上半年,电力直接交易电量平均降价幅度3.4分/千瓦时,减轻企业用电负担约300亿元。

中国电力现货市场要如何再推进?两部委发布深化试点建设意见

这是国家层面针对八个试点地区出现的实际问题进行深化、细化,对存在问题的纠偏。

电改加速:超过20%的股份将公开招募非电网股东

业内人士认为,下半年改革文件落地需要与具体操作更好地配套衔接,电价改革、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等棘手问题仍待发力。

今年一般工商业电价要再降10%,可能继续要从电网入手了

火电发电、输配电降价空间均已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