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改革
【专访】林伯强:三大因素导致拉闸限电,上调电价应小步慢走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指出,由于煤炭价格上涨过快,电价与煤价处于倒挂状态,导致发电厂面临很大的压力。从长远来看,应按市场供应成本来改革电价。

屡遭叫停,电力现货试点怎么了?

甘肃暂停电力现货市场的原因不止触及价格上限。

【深度】国家电网剥离许继、平高,影响几何?

剥离非主业口子已开,国家电网将面临更大的经营挑战。

安排了2000亿度电,浙江今年约四成用电量要直接交易

浙江省今年安排电力直接交易电量20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2.8%。

国网股份制改造提速,十家电力交易中心集中挂牌增资

国家电网控制的28个电力交易中心,仍有8个有待实行股份制改造。

四张网变一张网,三峡水利65亿巨资拿下重庆供电市场

三峡水利要完成此次电网整合任务需要投入资金约65.35亿元,算上后溪河项目计划投资的8.9亿,三峡水利需要筹资的数额高达74.25亿元。

换帅已三月的国家电网,发生了哪些变化?

换帅后,国家电网应对新电改的态度、公司自身改革如何推进等问题,备受行业瞩目。

电网、自来水公司这十余项收费不合理,用户今后不用交了

供水、供电、供气等公用事业领域,仍存在价格机制尚未理顺、成本向用户转嫁等问题。

国家电网要退出传统制造业,南瑞、平高和许继集团受何影响?

国家电网并非“一刀切”地将剥离企业推向市场,完全将关系割裂。

电力交易中心继续股份制改造,电网企业持股比例不得超50%

南方电网范围的6家电力交易中心已全部完成股份制改造;国家电网旗下仍有18个电力交易中心,有待实行股份制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