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直男追星,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直男追星,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直男爱偶像,更像爱自己。

文|娱乐硬糖 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说起直男女神,一连串名字无需百度就能直接蹦出来:

早年性感派如柳岩、邱淑贞;虎扑女神派如贾静雯、李一桐(演过金庸剧女主是她们的共同特征);宅男老婆派如新垣结衣;再到被普遍认为是直男审美的杨超越。

也正是从杨超越开始,直男追星不再是48系和虎扑式的圈地自萌,而成为标准意义上“粉丝”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转眼两年过去,从2018年的《创造101》到2020年的《青春有你2》,硬糖君惊讶地发现:与“杨超越时代”相比,男粉丝在pick人选和追星方式等方面都发生了较大变化。

杨超越的高位出道,让直男粉丝群体被贴上了“专注白幼美”、“只爱大长腿”的标签。但从《青你2》在虎扑步行街、NGA等直男社区的讨论情况看,刘雨昕始终是直男公认的出道人选之一。

美少女杨超越和中性风的刘雨昕,有什么共同点?是直男审美变了,还是另有玄机?

对于不追星的人来说,直女追男偶像,那自然是在追假想的男友。但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追理想中的自己。

同样的,当人们以为直男追女偶像,是在追假想的女友。但其实,女偶像也可能是直男的自我投射。

杨超越、刘雨昕……和罗永浩的共同点?

杨超越和刘雨昕,一个是公认的“美丽废物”,另一个则被戏称为“全能老铁”。如此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能成为直男pick的共同点在哪?

透过现象看本质,杨超越和刘雨昕,都有着郁郁不得志的过去,为了梦想四海为家,甚至不得不向生活低头。这在直男粉丝看来,与自身经历高度重合。在这个意义上,杨超越、刘雨昕和罗永浩,对于直男粉丝有相通的自我投射和共鸣共情。

在电商公司担任设计总监的明明(化名),就是这样一个直男粉。两年前,因为被女同事“征收”手机为选手投票,第一次接触女团选秀的他,很快就投身于这场“pick me”游戏。

“那时候每天早晨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和同事换票。”明明pick的选手是杨超越和Sunnee,到节目后期,Sunnee更是超越了超越妹妹在他心中的地位,成为他的one pick。

“看到我们家Sunnee,我就想起来自己刚来北京闯荡的日子。”起初明明注意到Sunnee是因为她的外形在一众美少女里挺突兀。但随着对Sunnee的了解变多,他觉得这个短发女孩身上有着许多自己的影子。

“一个外国人,跑到台湾去发展。18岁出道,以为马上要走红了,结果组合糊了。又扭过头去当练习生,来参加被人当成商品一样直接挑选的节目,只是为了让家人看看自己的坚持没错。”明明说,自己当年也是这样,从老家跑到北京做北漂,上过当受过骗,也有过吃馒头咸菜省钱的日子。撑着他在北京继续死磕的,是那口“混出个样给你们看看”的气。

在女粉丝聚集的豆瓣上,经常可以看到她们对Sunnee最终出道的不解甚至不喜。但对于明明,Sunnee能够顺利出道,就是“偶像即我”的价值实现。和女孩子们在“哥哥”“弟弟”们身上看到的努力、得到的激励,并没什么不同。

两年后,《青你2》播出,明明这次pick的选手是刘雨昕。而与两年前孤单pick Sunnee的经历相比,这一次他并不孤独。

“很多男粉丝其实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刘雨昕、陆柯燃这样中性风的选手,怕被人说娘。”明明认识不少刘雨昕男饭,他们对外还是会宣称自己喜欢节目中的“白幼美”选手,其实背地里偷偷给刘雨昕拉票投票。

“直男粉丝没有你们想得那么浅薄。”明明为直男正名,刘雨昕的男粉多是因为刘老师的出众实力以及多年怀才不遇而选择入股。“就感觉她和我们的经历很像,能力不差,师出名门,但是就差了点运气。看她说自己为了生计去养鸡场直播,我们都很有感触,谁没有过向生活低头的经历?”

在明明看来,不管是杨超越、Sunnee还是刘雨昕,她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被生活毒打过的样子。比起一帆风顺的选手,星途坎坷的选手更能引起直男的怜惜。在她们身上,直男看到了曾经、或现在仍然郁郁不得志的自己。

与之相反,《青你2》著名“富家女”“小作精”虞书欣虽然一直稳居榜首,但大多是女孩子在PICK,直男粉丝对其兴趣寥寥。

女粉丝迷恋虞书欣身上“没被生活毒打过的样子”,男粉丝则对杨超越、刘雨昕“被生活毒打过的样子”感同身受,是不是很值得深思的性别心理?

“炫技”式安利

在追星群体中,女粉嫌弃男粉懒,男粉觉得女粉烦。在打投热情、为爱发电等方面,直男粉丝的行动力远低于女饭。比起做机械运动的打投女工,直男更热衷写“小论文”。

“打投、做数据这事我觉得没必要。”无论是明明还是其他男粉,提到做数据都表现得有些不屑一顾。虽然经历了饭圈洗礼,男粉对于数据与资源之间的联系也有了一定的认识,但仍觉得这样机械重复的工作,不能展现自己的才华。

“我们更喜欢技术流。”明明表示,他认识的男粉并不只是白嫖的屏幕饭或者一言不合就砸钱的氪金大佬,大家更偏向于“炫技”式安利。

每个小群体都有自己的优越感,男粉也不例外。在明明看来,女粉写小论文,一般全篇彩虹屁,有什么作品拿过什么奖,早年为了梦想有多不容易等等,偏重于感性。男粉小论文则数据、理论、实例相结合,有些技术大佬,甚至会搭建模型或编个程序来安利自家偶像。

“男粉的心理和女粉不太一样,她们写小论文,可能听到一句‘我入股了’就满足了。但我们希望在‘我入股了’这句话后面,还跟一句‘作者大大牛’。”明明在安利偶像时,经常会与时下娱乐圈的现象结合。有时听到别人对他文章的吹捧,甚至比成功安利偶像要更开心。

比起女粉丝的“无私忘我”,彻底将自身与偶像价值绑定,“哥哥好、我就好”。男粉丝这种“自我展示式追星”,显然更倾向于在追星过程中找到自身的独立存在感。

与此同时,比起女粉,男粉也更享受“无间道”的快感。明明的应援群里,有人负责产出小论文进行正向安利;也有人负责伪装路人,每次在讨论其他选手时不经意地带上刘雨昕;还有人“忠装反”潜入豆瓣、微博专门发帖骂人,进行逆向安利。

有些男粉还会以双推的身份,加入其它偶像甚至是对家的后援组织,暗中挖墙脚。“很多男粉很享受这种卧底的感觉,觉得是一个人和一群人智商的较量。”

至于外界常说男粉爱内斗的情况,明明表示这确实是男粉难以形成如女粉一样庞大且稳固组织的原因。“默默氪金花钱的人始终是少数,男人嘛,谁不希望自己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而且谁又能比谁强多少?都觉得自己最有才华。”

女粉之间的内斗,经常是围绕对偶像观点的不同,比如唯粉或cp粉。男粉之间的“内斗”,往往与偶像本人无关,更多是一群男人在争夺话语权与阵营地位。

正因如此,明明表示他认识的男粉多是单打独斗,只在需要凝聚力量时才会团结。“出道夜那天,估计我们群也就该解散了。”

至于SNH48的粉丝中为何一直有着较为稳固的男粉群体,“河创婧”多担的明明认为,这与一年一度的总选举有关。“对我们来说,出道成团一次就结束了,但是河粉每年都是出道夜,而且河里资源越来越少,小偶像竞争力大,所以男粉更容易团结起来。”

加之48系独有的剧场文化,男粉们在线下见面的机会更多。粉丝团建时,几杯酒下肚更容易建立稳固关系。

直女看耽美,直男爱百合

CP、腐女,已成当代亚文化中最蔚为大观的一个分支。事实上,直男粉丝追CP的也不少,还有人披着女粉的皮,进行CP文创作。

“基本上大家还是吃女女百合CP,吃男男CP的几乎没有。”据明明说,无论是在48系粉丝,还是女团选秀粉丝中,直男对百合CP的欢迎程度比外界想象得要高得多。

百合CP,从视觉上赏心悦目,同时满足直男们的虚荣心理。震惊硬糖君的是,最受直男们欢迎的百合CP,是已经BE(bad ending)到近乎没有挽回余地的那种:

比如48系老死不相往来的“卡黄”(李艺彤、黄婷婷),少女时代天各一方的“泰西”(金泰妍、郑秀妍),选秀时期柔情蜜意、成团后逐渐转冷的“傅宣”(傅菁、吴宣仪)。

追CP,就是要从蛛丝马迹中找糖,那种疯狂发糖的反而有工业糖精的嫌疑。直男CP粉也不例外,甚至表现更甚。这种化身福尔摩斯的“抠糖”行动,其实相当能满足直男的自恋心理,“别人找不到的糖,你找到了。别人看不懂的关系,你分析出来了,那你就是大神。”。

追已经BE的CP也是这个道理。可能并非真喜欢cp中的哪一位,大家不过都是大神炫技的工具人罢了。

同甘共苦型的百合CP颇受直男欢迎。《青你2》中“妮刘而上”(曾可妮、刘令姿)、“遇见妮”(喻言、曾可妮)等几对CP,在直男群体中具有一定讨论度。选手们为了出道梦想拼搏的姐妹情,很容易成为直男兄弟情的投射。

至于如今《青你2》最火的百合CP大虞海棠(虞书欣、赵小棠),却很难吸引直男入股。

“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一起共事的经历,更没有BE后的故事性,这种一看就很商业的CP我们不会吃。”直男粉丝们表示,虽然可能会有不少女粉因两人互动很甜入坑。但对于他们而言,这对CP正因为“太甜”,所以劝退。

CP文作者大部分是女性,小洛(化名)就是那个披着“女人皮”创作CP文的男人。“我属于all cp,主要是为了帮偶像拉人气。广撒网看反馈,哪个组合反响最好以后就主要写哪对。”

“当然了,写文也让我很有满足感。尤其是我披皮写了那么久,居然没有人发现我是男的,还经常有人给我留言,说小姐姐写得好。”小洛坦言,这让他有一种在智商上碾压与玩弄他人的快感。

与女粉追CP经常产生“是真的!”的想法不同,直男虽然会追、会创作、会分析百合CP,但对于女女CP的定位仍停留在“友情”。一旦CP双方表现过火,也容易导致直男粉丝弃坑逃跑。

直男爱偶像,更像爱自己。追星对于直男而言,是一种自我投射、自我怜惜与创造满足。为偶像投出的每一票、花出的每一分钱,更像是对自己的一种精神补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