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外卖救不了顺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外卖救不了顺丰

眼下的顺丰,依旧是步步为营,小心试探。但是外卖这个领域能否拯救顺丰,答案依旧充满疑问。

文|锌财经 陈凯乐

顺丰将再一次试水,放在了外卖上。

今年3月,顺丰低调上线外卖小程序"丰食",主打企业员工的团餐服务。据丰食方面表示,这项服务是为企业提供专属的团餐优惠,同时还支持企业员工餐补对接。而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对标美团饿了么。

试水的背后,是顺丰近年来市场份额被"通达系"不断挤压蚕食。顺丰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在疫情影响下营业收入达到335.41亿元,同比增长39.59%。但实际净利润却很难看,下降了28.16%只有9.07亿元。在三通一达的挤压下,顺丰从2010年的18.8%一路下滑至2017年7.6%。

从2012年上线线上购物平台顺丰优选,到2014年上线线下实体店"嘿店",再到2016年统一线上线下将线下店定名为"顺丰优选"。王卫的小心试探,却一路折戟沉沙。即便在外卖上的高调宣传,但在阿里、饿了么的夹击下,依旧难以走出一片天。

高调的宣传

在做外卖这件事上,顺丰此次的宣传,更像是一次卖吆喝。

顺丰有的,只是初步的模型。

"丰食"小程序,主打的是员工团餐。锌财经记者打开丰食小程序,发现入驻的商家仅有必胜客、德克士等52家餐饮企业。

自知道商户稀少的丰食,也开始大力吸引商家入驻。在"商户入驻"栏目下,丰食标有"免费上线"字样,与之相对的是,此前美团与餐饮商户之间相持不下的佣金争议。。与此同时,丰食还推出了"推荐企业返好礼"的500万补贴活动。

为了拓展用户流量,丰食也与大牌餐饮联手。

两位顺丰同城的员工告诉锌财经记者,目前锌财经公司所在区域内,丰食真正入驻的只有两家,一家是老娘舅,还有一家是瑞幸咖啡。

"从一年前,我们就和老娘舅达成了合作,不管是饿了么,还是老娘舅APP上的订单,都是饿了么分给我们顺丰同城做的。"该名员工向锌财经记者表示。随后记者致电附近老娘舅员工,对方也确认了改名员工的说法,表示所有平台的订单均由顺丰同城进行配送。

也就是说,目前丰食上的商家依旧很少。对目前的顺丰而言,此次高调推出"丰食",只是为了宣传。更多的落地,还在于日后商家的入驻。

外卖的背后

送外卖背后,其实是在面对通达系对快递业务疯狂扩张下,节节败退的顺丰不得不艰难转型的窘境。

顺丰2019年财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7.97亿元,同比增长27.23%。但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其当票收入却在持续下滑。2019年其单票价格为21.94元,相比于2018年的23.26元,下滑了5.67%。

一个值得强调的背景是,主打高端的顺丰,为强化对会员的服务体系一直采用总部的直营模式,所以在扩张上一直受到制约。但主打加盟模式的三通一达,却在近两年在下沉市场得到了迅猛扩张。

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顺丰的市场占有率就开始不断下滑:从2010年的18.8%一路下滑至2017年7.6%,2017年至2019年其始终保持着约7.6%的市场份额。

而事实上,下沉市场一直是近两年各大物流公司竞争的焦点。

启信宝数据显示,中通快递、韵达股份旗下投资公司近日入股菜鸟旗下物流公司"溪鸟物流",而后者为菜鸟布局农村物流的重要担当。同样地,2020年以来,横空出世的众邮快递、东南亚黑马极兔速递,以及刚刚和拼多多达成合作的国美安迅物流,都瞄上了这片市场,动作频频。

随着拼多多对下沉市场的挖掘,京东、阿里也瞄上了"小镇青年"。百亿补贴之后,阿里、京东先后推出了极速版对标拼多多。

而电商、物流,一直以来就是互为土壤、种子的关系。在电商大力发展的同时,物流也深入到了这片土地。

在对手扩张的同时,顺丰也放下身段,联合电商抢占市场份额。

2019年11月25日,电商特卖平台唯品会宣布,因为成本压力,旗下自营品骏快递终止运营,并将配送服务委托给顺丰快递。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唯品会给出了一年6.4亿的丰厚订单。而顺丰给出的条件也很诱人,每单价格从此前的18元至20元,降至惊人的4元。

放低身段加入电商特惠件的竞争,虽然让顺丰保住了自己的市场占有率,但代价就是净利润的减少。顺丰历年的财报显示,顺丰的单票价格已经从2014年的23.61元逐渐下滑至现在的18.58元。

而与之相对的,是通达系一直涨价的新闻。

在经营压力之下,顺丰其他板块不得不承担盈利的重任。最近沸沸扬扬的丰巢收费事件,就是因为此前一直不收费的丰巢柜,单方面宣布超时加收0.5元存放费。在更早之前,丰巢试图诱导消费者"赞赏1元"的做法,也激起了大众强烈的反应,被指责吃香难看。

难啃的外卖

虽然此次王卫避开了饿了么、美团两大巨头,从团餐入手,但这依旧不是个好啃的骨头。

事实上,王卫渴望跨界,从物流连接到最近电商不是一两天的事了。2012年上线线上购物平台顺丰优选,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经历几年的亏损,顺丰优选最终在2019年迎来大面积闭店潮。

创始人的天花板决定了企业转型的艰难与否,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顺丰创始人王卫。事实上,正如姚劲波对流量的固守,一直成为58转型的制肘;王卫对顺丰物流大战略服务思想的偏执,也是导致顺丰艰难转型的关键。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2012年顺丰优选的第一任负责人刘淼被撤下,这距离其上任不过才5个月。这也透露出了一个最直接的信号:顺丰优选的定位和发展,必须为顺丰的物流大战略服务。

而此后,顺丰任何电商业务的试水几乎都没能离开这一主线。一位老员工评价顺丰对电商市场的执着,"王卫对于不熟悉的电商领域,他一直抱着小心试错、持续调整的心态。"

回归到外卖业务,虽然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团餐外卖的市场规模接近1.7万亿元。但顺丰在进入外卖市场,依赖的供应链业务却需要极度趋近商流。虽然依赖此前外卖业务,顺丰确实积累了相当一部分的优质企业客户。但送外卖和送快递,显然是两码事。

换句话说,当寄快递的给你送起了外卖,你不会觉得别扭吗?

在外卖领域配送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能力,商家资源以及用户需求获取在某种意义上比配送能力更重要,但也更难。

眼下的顺丰,依旧是步步为营,小心试探。但是外卖这个领域能否拯救顺丰,答案依旧充满疑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