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外卖的后厨要革命

那些藏身于外卖档口的品牌,已成为你盘中餐食的中坚力量。

拒绝外卖的年轻人,吃得更不健康了?

在不健康排行榜上,速食可能比外卖更高。

数百万外卖骑手,是如何被美团饿了么剥离用工关系的?

通过模式改变,外卖平台成功地将骑手所带来的人力成本和用工风险向外剥离、层层区隔,通过一系列表面的法律安排以及配合其中的配送商/众包服务公司和灵活用工平台,将骑手的劳动关系一步步打碎,从而将其悄然推向权益保障的边缘。

为了流量变现,张一鸣盯上了你的餐桌

凭借视频直播等优势,抖音有可能走出一条新路,但是否能成功,仍需时间认证。

抖音直播间测试外卖功能,与美团模式有点不同

抖音做外卖的另一种路径。

两个馒头收双份打包费,餐饮外卖为何乱象丛生?

高额的外卖打包费是怎么产生的?

Q2净亏3445万元,外卖员的包工头也很难

外卖员支撑起95%营收。

美团外卖想做社交,究竟有多难?

美国外卖平台Snackpass在社交上的成功,美团外卖很难复制。

心动外卖,张一鸣的野望

张一鸣,来到了王兴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