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叮当快药的“快”,美团买药的“轻”,都不及一个“对”?

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对症的药物,美团买药和叮当快药在万亿规模的医药市场中,下一步路在何方?

回望外卖十余年发展历程,这其中都经历了哪些逻辑变革?

在整个外卖体系中,外卖的服务对象是消费者,餐企是做好外卖的践行者。

细节见真章,外卖如何通过包装赋能抢占市场?

提高餐厅出餐效率、增强外卖员送餐便利性和提升顾客消费体验是最基本的要求。

外卖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美团、饿了么被市场监管总局约谈

随着外卖企业的增加,线上餐饮安全问题也突显。

年夜饭“两分天下”的背后,是多少餐饮人的辛酸与努力

年夜饭堂食大概率冷清收场,而外卖领域却火花四溅。

取消外卖差评?本末倒置绝不可取

外界争议又从何而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线上年夜饭”太火,外卖骑手都不够用了

线上年夜饭,的确解决了相当一部分过年吃饭的问题。但对于平台来说,过年期间有没有足够的运力,也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压榨用户又压榨商家,智能取餐柜或是外卖平台敲不响的算盘

乘着疫情的“无接触”之风,外卖取餐柜能够大张旗鼓的正式走向市场吗?

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饿了么只赔偿2000元,够人道主义了吗?

对于外卖系统来说,平台要去完善的东西太多,不能总是出一件事解决一件,被舆论逼着走。

外卖骑手猝死画像:最短从业4个多月猝死,退伍军人都扛不住

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是否属于工伤? 平台该不该赔偿?看似是个简单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却遇到了重重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