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7万硕士在送外卖,他们的人生也就这样了?

假如你月收入低于10000元,你凭什么嘲笑一个比你工资高的人?

5年前的“中国外卖大战”,正在美国重演

美国外卖大战进行时:1家拟上市,1家已卖身,N家急入场。

外卖骑手不是困在系统,而是沉迷系统

游戏成瘾之后,留下了呆滞的人类。OFO褪去,留下了一堆废铁。

外卖过度包装,正在掏空顾客好感

外卖包装不便利,就是过度包装。

外卖骑手,你的雇主是谁?

零工们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雇主是谁?

当外卖配送问题积重难返,自动送货机器人会是新出路吗?

一些中外电商巨头以及机器人初创公司已开展了对自动送货机器人的研究,但都处于实验室测试阶段。

思想界 | 在外卖骑手的困境中,消费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外卖骑手困境与诺兰新片《信条》。

外卖骑手们,你们难道不该感谢美团、饿了么?

科技让劳动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少,工作虽然辛苦,但相比于失业,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谁应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

到底是谁让外卖涨了价?

始于“超脑”终于“骑手”,美团外卖“折叠时间”错了吗?

在体验、成本和骑手权益三者之间必定要有所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