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我在乡镇做外卖,月入2万元,美团来了我就完了

市场不成熟,美、饿还抢食。

抖音还没到与美团掰手腕的时候

互联网的尽头是巨头混战。

响应号召,我真的跑去送外卖了

没有容易赚的钱。

谁会点100元的抖音外卖?

本地生活,一场难打的战役。

想在抖音外卖这一“新蓝海”实现弯道超车?其中的竞争并没那么简单

是弱者,就没有弯道超车,只有强者恒强和强者恒强+弯道超车。

餐饮商家如何抢占视频外卖新蓝海?

视频外卖新机遇?

他在日本做外卖,一年收入5个亿

“只要给玉子屋打去电话,就不担心会吃不到午餐”。

效率崇拜、纷争频出,外卖骑手在为谁服务?

骑手不仅是送一份饭而已,他们更是餐饮门店外卖产品与消费者的人情关联,更是平台与消费者的连接渠道。

当跑腿小哥来到商场:双十一、SKP与众生相

线上找销售下单、再呼叫跑腿小哥取送,机智的消费者正在开辟不去商场也能参与抢购的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