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东南亚巨头激战越南外卖

Sea瞄上了越南的外卖生意。

贴上“骗子公司”标签 ,外卖代运营靠谱吗?

同为代运营,电商代运营几乎是伴随着电商成长的,外卖代运营也是伴随着外卖而生。

毕业后我去送外卖:遇到失独母亲、抑郁症女孩、在餐馆“偷师”准备创业

相比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潜在的职场PUA、每天忙到死却不知道何时升职加薪,送外卖显得更自由、轻松。

你被偷过,不是你去偷的理由

别人伤害了你,别人肯定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你再去伤害别人,你肯定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在需要他们的同时歧视他们:不准外卖员进入商场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SKP事件或许是由体验生活的视频博主不熟悉业务规则引起的,但它并不能掩盖外卖员没能得到与其劳动相匹配的认可和尊重的事实。

收购Postmates,这26亿美元Uber花的值得吗

Uber此次收购Postmates,为的就是瞄准在此次疫情影响下迅速壮大的美国外卖市场。

美团外卖的年轻大脑

去年开始,王慧文陆续卸任美团几个子公司法人,王莆中得以登堂入室手握实权。

优步用26亿美元买下外卖市场的升舱票?

未来的Uber能否在外卖市场完成反超?

确诊外卖员和600万骑手的生死疲劳:病毒可怕,但挣钱更迫切

骑手很难,但疫情期间,仅美团一家就增加了33.6万名外卖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