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确诊外卖员和600万骑手的生死疲劳:病毒可怕,但挣钱更迫切

骑手很难,但疫情期间,仅美团一家就增加了33.6万名外卖员。

外卖员确诊的背后:年近50,每天接老婆下班,工作14个小时

每天早7点上班,晚9点下班,然后接老婆回家。

美妆外卖,因何而动?

目前,美妆外卖的最大困惑还是在于消费场景的构建问题。

明星公司悄然陨落,私厨平台「回家吃饭」停止运营

成立两年时间内,「回家吃饭」曾收获来自王刚、金山江创投以及今日资本等资方的五轮投资。

市值一日大涨400亿,美团财报出炉:外卖真的涨价了

创业十年,一个问题始终围绕着王兴:美团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时至今日,或许已经无法用单一维度来打量它了。

头盔突遭疯抢,快递外卖骑手反而很淡定

“一盔一带”新政,对外卖、快递的同城配送岗位带来的头盔新增需求并不高。

顺丰外卖新战事

短期快递业务承压、快递同行之间的竞争倾轧,都让顺丰迫切需要寻找出新的业务增长极。

外卖救不了顺丰

眼下的顺丰,依旧是步步为营,小心试探。但是外卖这个领域能否拯救顺丰,答案依旧充满疑问。

商家涌入但几无订单,顺丰外卖的正式推广期或在五月下旬

顺丰的外卖故事现在刚刚起步,它能以团餐为切入口,杀入更广阔的C端外卖市场吗?

顺丰染指“外卖”背后:通达系的挤压与多元化的顿挫

一边是通达系的不断挤压,一边是自身多元化进程的顿挫,今天的顺丰急需一个能撑起未来的“新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