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疫情期间快递员外卖员获得的赞誉,能够补偿其遭受的控制和伤害吗?| 劳动节

在社交网络上,“高收入”“高自由”的平台经济神话不时引发年轻白领“不如辞职送快递”的自嘲和感慨,这种自我调侃所忽视的,是平台经济高强度劳动、低安全保障与极端不稳定的严峻现实。

新消费增长图鉴:你的生意还会好吗

每当有一个大平台起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客户的需求发生巨大变化。

上海街头惊现“钢铁侠”外卖小哥,饿了么回应:“这是未来外卖配送方式”

人类对外骨骼机器人的需求切实存在,但这项技术还需要克服一系列难点才能迎来爆发。

现实版《死亡搁浅》:外骨骼机器人送餐,外卖小哥背百斤重物轻松上楼

AI算法、运动机械机构设计方面的突破和成本降低是市场进一步扩展的关键。

美团挥下镰刀

王兴较早地意识到上半场红利的消失,开始向B端要利润。

美团的下半场,打车的两难局

美团这些年完成了对打车业务的“三重退让”,它的结局已经注定。

角力外卖佣金背后,餐饮业与美团都面临新一轮行业博弈

2020年剩下的三个季度,仍然很艰难。

员工降薪、菜品涨价、押注外卖,餐饮企业花式自救

堂食客源下降,外卖解不了近渴,餐饮企业自救之路道阻且长。

哥伦比亚创企用机器人送外卖,15个机器人每天可送近120次

它们可以运送高达35平方厘米(5平方英寸)的货物,还可以用来传送外卖订单。

书店外卖终究只是噱头,这个行业已无药可救?

相较于疫情带来的短暂冲击,整体阅读环境和习惯的变化,才是书店没落的根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