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数读外卖佣金:美团下调5%会怎样?

外卖商户的佣金率和商家客单价、单量密切相关,仍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美团外卖的回应里,藏着三道解不开的题

外卖骑手的配送单价近年来也在逐步调低。

美团外卖佣金上涨困局

佣金不断上涨,商家和美团却不赚钱,外卖业务怎么了?

复工潮下的外卖骑手:不仅是想赚钱,更因为心里有一种使命感

他们组成保障居民生活的流动的毛细血管网络。

我在小城送外卖

自从拼多多、快手等平台依靠小镇青年给了寡头化的中国互联网迎头痛击后,互联网下沉市场变得异常火热。

深圳快递、外卖小哥交通违章要记分,满12分将进黑名单

北京、兰州、重庆、济南等多个省、市也推出针对快递、外卖行业的交通监管措施。

外卖站长:上百万外卖小哥的隐秘推手

人们常常将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的外卖骑手比作城市的细胞——他们像人体组织细胞一样搬运营养物质,把它们送到需要的地方。站长是骑手们遇到问题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求助的对象,是在背后指挥作战,协调商家、骑手和用户关系,解决各种配送问题的人。

外卖的夏天:酒吧、live house和KTV成为新据点

随着夏日夜生活的活跃,外卖玩家们找到了新的竞争阵地。

【工业之美】这台外表蠢萌、四处游荡的机器人在工作时被“绑架”了

在交通繁忙的道路上,这些小型机器人可能会引发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