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团入港,意欲何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团入港,意欲何为?

美团勇敢入港。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伯虎财经 梦得

在2017年,王兴出席了“新经济100人”举办的2017年CEO峰会,发表了《互联网的下半场,上天入地全球化》的演讲:

上天,是指高科技;入地,是指不能只停留在C端做连接,光连接是干不过微信的,要扎到地底下去;全球化,是指在国内市场逐渐饱和的状况下,中国互联网企业要积极的走出国门,抢占全球市场。

此后,美团全球化的想法一直蠢蠢欲动。

2018年-2020年,参与了四轮印度外卖Swiggy的融资,参投两次印尼网约车行业独角兽Go-Jek,还曾领投过尼日利亚移动支付平台Opay1.2亿美元B轮融资。

在2018年,曾有媒体透露,美团计划扩展中国香港市场,但因香港不允许电动车上路、外卖运力无法保障而搁浅。

终于,5月22日,美团旗下的外卖平台KeeTa在香港上线,能行吗?

01 KeeTa入港

“爆单了!”

据美团香港地区的某员工透露,KeeTa上线首日截至晚8点左右,旺角地区的订单量约1500-2000单。(目前KeeTa仍处在试点阶段,仅在旺角及大角咀范围内的用户可以下单,预计到年底会覆盖整个香港地区。)《星港粤港通》的记者在中午12点,旺角地区,用三个外卖APP在同一餐厅,几乎同时点了牛腩粉和冻柠茶,且都没有使用优惠劵的情况下,配送时间、配送费、及最后成交价如下:Foodpanda>KeeTa>Deliveroo。

当然,不出意外,美团延续了“烧钱圈地”战略,推出了10亿港币激赏计划,每位新用户注册可以获得价值300港币的优惠券,用于满减和运费,甚至有满80减50,直接打4折的优惠。再加上之前的多次造势,“爆单”似乎不足为奇。

另外,面对香港网友在网上铺天盖地吐槽外卖“贵”、“配送慢”的怨言,美团也提前做了功课,应用方面,在评论还没上线、支付方式尚且仅有一种时,上线了”一人饭堂“专区和准时宝。

美团表示,香港外卖平台最低消费门槛较高,加上高昂的配送费用,导致平均外卖订单价格高达160至180元。因此,专门推出了“一人饭堂”专页,打造一价全包式(包含餐费和运费)外卖套餐专区,只要60元就能点到餐。

原有的外卖平台,超时很常见,索赔很难。在KeeTa上,订单实际送达时间超出预估15分钟以上开始提供相应补偿,超时15、20、30、60分钟以上,分别补偿10、20、50、100的港币现金券。同时,伯虎财经发现,整体来说,目前KeeTa的配送速度也相对略快。

用更低的价钱和更好的服务有助于美团笼络人心,等市场份额到达一定程度,美团可以用市场规模要求平台商家让利。

只不过,香港外卖市场是出了名的难啃。即便美团在国内历经腥风血雨,抢占了大陆70%的市场份额,也是全球唯一实现经营利润或EBITDA层面的转正的外卖平台。

但对于美团入港,大多数人并不是很看好。

02 痛点

和内地不同,外卖从来不是香港消费者的首选。

伯虎财经问了在香港生活的朋友、亲戚平时吃不吃外卖,得到的回答非常统一:不吃。

一位小表妹“平静”表示:“很贵!感觉外卖在香港还没有完全打开,远了不送,费用很多,还有服务费、送货费用、最低消费等等。”这让笔者想起前段时间,小红书一位网友分享点了5串烧烤,花费266港元的热搜。

香港外卖为何这么贵?

一是由于香港地小,人工成本高,配送费通常在30港元起步,配送价格几乎是国内普通配送费用的10倍。

二是香港对电单车上路、停车有严格的要求,因而出现了“步兵”。但步行配送会牺牲及时性和送货范围。加上香港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使用现金支付,下单后堂食和自取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于是就陷入高价外卖的死循环:配送费高,消费者参与意愿不强;总需求单量不足,外卖平台就难以用规模化要求商家打折;为了支付外卖平台的佣金,商家只能提价( 香港平台抽佣比例大概在25%-35% 之间)。

根据交银国际在报告中引用的Statista数据,香港的外卖渗透率估计在3%左右,作为对比,内地的外卖渗透率为30%。从数据上看,这个市场无疑有充足的增长空间。不过,美团外卖打入香港市场的第一步是,突破居民的消费心智,逐步培养外卖的消费习惯开始。

与此同时,美团还要面临两个强敌:Deliveroo和Foodpanda。

03 两大巨头

先来简单的回顾一下香港的外卖史。

Foodpanda、Deliveroo、UberEats分别于2014、2015、2016年登陆香港。

慢了一步的UberEats这几年几番挣扎,在2021年底,以不到5%的市场份额退出。香港市场研究机构 Measurable AI 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Foodpanda和Deliveroo的份额分别为 63% 和 37%。

值得注意的是,和专注内地市场的美团不同,Foodpanda和Deliveroo是跨地区经营的老玩家。

Foodpanda成立于2012年,早年专注于非洲、亚洲、东欧和拉美市场,以低价快餐为主。

当初,Foodpanda认为香港城市人口密集,智能手机普及率高,用户应用安装率高,值得重金投入。进军香港前,第一步就收购了许多香港企业,围绕商业智能、营销和物流建立了强大的本地团队,帮助Foodpanda迅速在香港扩大市场份额。目前在香港,Foodpanda 与超过 7,000 家餐厅合作,支持各种支付方式。

Deliveroo 则是从英国、比利时、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一路扩张到亚洲和大洋洲。并被创始人称为"delivering food from great restaurants",专注于高端餐厅外卖,目标是愿意付费的高消费人群。目前,Deliveroo拥有超过6500家合作餐厅,包括豪华酒店、老字号和米其林星级餐厅。

不过因扩张的需要,两位友军踏入同一条河,Deliveroo 开始为更实惠的餐厅提供服务,而 Foodpanda 则提供中高端餐食。

但两者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香港外卖消费者的一系列痛点。相比之下,美团有“钞能力”buff,加上擅长用算法提高外卖配送的效率,也有更突出的运营能力(唯一能实现盈利的外卖平台),有可能改变香港外卖目前的格局。

但美团的野心不只是打开难啃的香港市场那么简单。

04 美团,性感的想象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互联网大厂好像都爱上了送外卖,先是抖音,后是微信。

主要是太眼红“美团”了。据财报显示,美团2022年全年营收2200亿元同比增长22.8%,EBITDA(息税及折旧摊销前利润)97.2亿,“美团逻辑”成立了。

据虎嗅统计,2022年全年,美团配送了177亿笔订单,收入701亿,相关成本802亿,亏101亿。但这101亿不仅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还让美团成为了本地生活当中的超级APP,涵盖了美团到店、线上营销。)

以2022年为例,佣金(主要来自到店)收入551亿,在线营销及其它收入356亿,合计907亿,本地商业分部经营利润达295亿。简而言之:大概就是赔100亿送外卖,收900亿佣金、广告费,赚300亿利润。

眼见着国内竞争加剧,用户量和流量趋于平稳,此时美团把新的增长点放在香港、全球市场也不失为一种好解法。

一直以来,大众都将美团的成功归结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此次进军香港,是美团出海的关键一战。如果能抢占一席之地,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美团生意经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可复制性。

不过,虽说现在的美团比千团大战时拥有更多的资金和更丰富的作战经验,但面对香港市场环境的复杂和深耕多年的两大巨头,美团此次所面临的竞争不一定比当时的千团大战轻松。

参考来源:

1、EqualOcean:Meituan Takes On The World With Hong Kong As Launchpad

2、鲸商:大厂为何放不下外卖?

3、Measurable.ai:香港外卖市场概览 (2018 -2022)

4、方正互联网公司深度报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5.1k
  • 美团核心本地商业稳中向好,用户数和商户数均创新高
  • 美团:有意在公开市场回购不超过20亿美元公司B类普通股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团入港,意欲何为?

美团勇敢入港。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伯虎财经 梦得

在2017年,王兴出席了“新经济100人”举办的2017年CEO峰会,发表了《互联网的下半场,上天入地全球化》的演讲:

上天,是指高科技;入地,是指不能只停留在C端做连接,光连接是干不过微信的,要扎到地底下去;全球化,是指在国内市场逐渐饱和的状况下,中国互联网企业要积极的走出国门,抢占全球市场。

此后,美团全球化的想法一直蠢蠢欲动。

2018年-2020年,参与了四轮印度外卖Swiggy的融资,参投两次印尼网约车行业独角兽Go-Jek,还曾领投过尼日利亚移动支付平台Opay1.2亿美元B轮融资。

在2018年,曾有媒体透露,美团计划扩展中国香港市场,但因香港不允许电动车上路、外卖运力无法保障而搁浅。

终于,5月22日,美团旗下的外卖平台KeeTa在香港上线,能行吗?

01 KeeTa入港

“爆单了!”

据美团香港地区的某员工透露,KeeTa上线首日截至晚8点左右,旺角地区的订单量约1500-2000单。(目前KeeTa仍处在试点阶段,仅在旺角及大角咀范围内的用户可以下单,预计到年底会覆盖整个香港地区。)《星港粤港通》的记者在中午12点,旺角地区,用三个外卖APP在同一餐厅,几乎同时点了牛腩粉和冻柠茶,且都没有使用优惠劵的情况下,配送时间、配送费、及最后成交价如下:Foodpanda>KeeTa>Deliveroo。

当然,不出意外,美团延续了“烧钱圈地”战略,推出了10亿港币激赏计划,每位新用户注册可以获得价值300港币的优惠券,用于满减和运费,甚至有满80减50,直接打4折的优惠。再加上之前的多次造势,“爆单”似乎不足为奇。

另外,面对香港网友在网上铺天盖地吐槽外卖“贵”、“配送慢”的怨言,美团也提前做了功课,应用方面,在评论还没上线、支付方式尚且仅有一种时,上线了”一人饭堂“专区和准时宝。

美团表示,香港外卖平台最低消费门槛较高,加上高昂的配送费用,导致平均外卖订单价格高达160至180元。因此,专门推出了“一人饭堂”专页,打造一价全包式(包含餐费和运费)外卖套餐专区,只要60元就能点到餐。

原有的外卖平台,超时很常见,索赔很难。在KeeTa上,订单实际送达时间超出预估15分钟以上开始提供相应补偿,超时15、20、30、60分钟以上,分别补偿10、20、50、100的港币现金券。同时,伯虎财经发现,整体来说,目前KeeTa的配送速度也相对略快。

用更低的价钱和更好的服务有助于美团笼络人心,等市场份额到达一定程度,美团可以用市场规模要求平台商家让利。

只不过,香港外卖市场是出了名的难啃。即便美团在国内历经腥风血雨,抢占了大陆70%的市场份额,也是全球唯一实现经营利润或EBITDA层面的转正的外卖平台。

但对于美团入港,大多数人并不是很看好。

02 痛点

和内地不同,外卖从来不是香港消费者的首选。

伯虎财经问了在香港生活的朋友、亲戚平时吃不吃外卖,得到的回答非常统一:不吃。

一位小表妹“平静”表示:“很贵!感觉外卖在香港还没有完全打开,远了不送,费用很多,还有服务费、送货费用、最低消费等等。”这让笔者想起前段时间,小红书一位网友分享点了5串烧烤,花费266港元的热搜。

香港外卖为何这么贵?

一是由于香港地小,人工成本高,配送费通常在30港元起步,配送价格几乎是国内普通配送费用的10倍。

二是香港对电单车上路、停车有严格的要求,因而出现了“步兵”。但步行配送会牺牲及时性和送货范围。加上香港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使用现金支付,下单后堂食和自取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于是就陷入高价外卖的死循环:配送费高,消费者参与意愿不强;总需求单量不足,外卖平台就难以用规模化要求商家打折;为了支付外卖平台的佣金,商家只能提价( 香港平台抽佣比例大概在25%-35% 之间)。

根据交银国际在报告中引用的Statista数据,香港的外卖渗透率估计在3%左右,作为对比,内地的外卖渗透率为30%。从数据上看,这个市场无疑有充足的增长空间。不过,美团外卖打入香港市场的第一步是,突破居民的消费心智,逐步培养外卖的消费习惯开始。

与此同时,美团还要面临两个强敌:Deliveroo和Foodpanda。

03 两大巨头

先来简单的回顾一下香港的外卖史。

Foodpanda、Deliveroo、UberEats分别于2014、2015、2016年登陆香港。

慢了一步的UberEats这几年几番挣扎,在2021年底,以不到5%的市场份额退出。香港市场研究机构 Measurable AI 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Foodpanda和Deliveroo的份额分别为 63% 和 37%。

值得注意的是,和专注内地市场的美团不同,Foodpanda和Deliveroo是跨地区经营的老玩家。

Foodpanda成立于2012年,早年专注于非洲、亚洲、东欧和拉美市场,以低价快餐为主。

当初,Foodpanda认为香港城市人口密集,智能手机普及率高,用户应用安装率高,值得重金投入。进军香港前,第一步就收购了许多香港企业,围绕商业智能、营销和物流建立了强大的本地团队,帮助Foodpanda迅速在香港扩大市场份额。目前在香港,Foodpanda 与超过 7,000 家餐厅合作,支持各种支付方式。

Deliveroo 则是从英国、比利时、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一路扩张到亚洲和大洋洲。并被创始人称为"delivering food from great restaurants",专注于高端餐厅外卖,目标是愿意付费的高消费人群。目前,Deliveroo拥有超过6500家合作餐厅,包括豪华酒店、老字号和米其林星级餐厅。

不过因扩张的需要,两位友军踏入同一条河,Deliveroo 开始为更实惠的餐厅提供服务,而 Foodpanda 则提供中高端餐食。

但两者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香港外卖消费者的一系列痛点。相比之下,美团有“钞能力”buff,加上擅长用算法提高外卖配送的效率,也有更突出的运营能力(唯一能实现盈利的外卖平台),有可能改变香港外卖目前的格局。

但美团的野心不只是打开难啃的香港市场那么简单。

04 美团,性感的想象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互联网大厂好像都爱上了送外卖,先是抖音,后是微信。

主要是太眼红“美团”了。据财报显示,美团2022年全年营收2200亿元同比增长22.8%,EBITDA(息税及折旧摊销前利润)97.2亿,“美团逻辑”成立了。

据虎嗅统计,2022年全年,美团配送了177亿笔订单,收入701亿,相关成本802亿,亏101亿。但这101亿不仅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还让美团成为了本地生活当中的超级APP,涵盖了美团到店、线上营销。)

以2022年为例,佣金(主要来自到店)收入551亿,在线营销及其它收入356亿,合计907亿,本地商业分部经营利润达295亿。简而言之:大概就是赔100亿送外卖,收900亿佣金、广告费,赚300亿利润。

眼见着国内竞争加剧,用户量和流量趋于平稳,此时美团把新的增长点放在香港、全球市场也不失为一种好解法。

一直以来,大众都将美团的成功归结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此次进军香港,是美团出海的关键一战。如果能抢占一席之地,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美团生意经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可复制性。

不过,虽说现在的美团比千团大战时拥有更多的资金和更丰富的作战经验,但面对香港市场环境的复杂和深耕多年的两大巨头,美团此次所面临的竞争不一定比当时的千团大战轻松。

参考来源:

1、EqualOcean:Meituan Takes On The World With Hong Kong As Launchpad

2、鲸商:大厂为何放不下外卖?

3、Measurable.ai:香港外卖市场概览 (2018 -2022)

4、方正互联网公司深度报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