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起底“外卖费率透明化”:商家本相与平台阳谋

实际,经历过多轮外卖大战后,外卖市场格局相对稳固,费率也成为一块“逆鳞”,这背后涉及到餐饮商家、平台,乃至消费者,并且裹挟着多方的共同利益。

北大博士卧底送外卖,算法是如何控制骑手的?

外卖骑手工作越努力,处境却越艰难。

外卖占比多少最赚钱?我和10家饮品店做了测算

饮品店的外卖“黄金比例”到底是多少?

外卖小哥的保险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保险,无论是意外险还是社保,对于一个劳动者来说,都是一份保障和尊重。

月入两万五?走,去日本送外卖

无论如何,一个尚在朝阳期的市场,未来还有太多可能。

美团2020年佣金586亿元,多地餐饮协会曾发文炮轰高佣金

配送费问题屡受关注:用户指责“杀熟”,骑手抱怨“赚的少”。

“碎钞机”的创新业务对美团值吗?

文|科技说在过去的一年,美团为代表了本地生活服务遭遇了诸多争议,诸如餐饮业对抽佣率过高的反弹声浪,也譬如外卖骑手在算法中的奔波劳碌,更如社区团购新模式下,从监管部门再到普通用户对该模式的一些质疑。争议

外卖打翻后,谁在为难防的“餐损”买单?

让外卖骑手崩溃的,有时只是一份打翻的餐品。

2020网上订餐投诉超2.5万件,饿了么、美团外卖成投诉焦点

主要问题为:平台准入审核不严,线下餐厅无证经营、餐食外包装破损、送餐延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