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到底有多少人持有枪支?

政府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根本没人知道。

图片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Getty Images

美国公共卫生协会最近宣布将同布雷迪防止枪支暴力中心(Brady Campaign to Prevent Gun Violence)联手,共同减少枪支暴力。他们认为枪支暴力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最严重的公共安全问题之一”。但这么严峻的一个公共问题,你却无法在美国全国性的枪支调查研究中找到它的身影。随便找一群枪械专家来问他们一个最最基本的问题:在美国总共有多少枪支?没有一个人能答得上来。

早在1996年,美国就通过了一条禁止联邦资金对枪械调研进行资助的禁令,这条禁令也被视为是将枪支暴力看作公共安全问题对待的最大阻碍之一。除此之外,仅过去5年,美国就通过了数十条相关法律,规定之前公开发表过的有关枪支所有权的任何数据必须保密,不得再次公开。

目前关于枪支总数的最适合的可用数据来自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私人研究,而非来自联邦政府。而这项研究的数据也只是估算,据其表明:7900万户美国家庭拥有枪支。其他的一些调查则估算美国枪支总数大概在2.7亿到3.1亿之间。

“在我们的社会里,想实际获取任何关于枪支数量的数据都是困难重重的。”弗雷德·里瓦拉(Fred Rivara)说。他是西雅图儿童医院港景损伤预防及研究中心的小儿科主任医师,从事枪械研究已经接近30年了。“你大概会觉得是有精神疾病的人,或是有过犯罪史的人更可能拥有枪支,但是我们不能确认是否如此,因为我们没有相关数据。”

就枪支数据的这一问题,美国目前还没任何改善。从佛罗里达到迈阿密,西弗吉尼亚到怀俄明,这些州的很多规定都给予了私人持枪许可证的相关数据公开豁免权,甚至干脆都不需要你有持枪许可证。而对于研究者们来说,这些规定让他们根本无法对枪支拥有者们进行研究,因为此举可能会触犯法律。

纳什维尔,美国步枪协会年会上的各种枪支(图片来源:Harrison McClary/Reuters)

“事实就是,在美国,我们知道有多少人有车,也知道每一辆车的具体信息……但我们却不知道谁有枪,不知道美国到底有多少把枪。”里瓦拉说,“1983年我刚开始研究枪支时,我们还可以直接去奥林匹亚(华盛顿州首府)州政府大楼,查询政府记录的档案来弄明白谁拥有枪支,可是后来就不行了。”

2013年至今,已有28个州(包括华盛顿州)不允许查看枪支许可证的有关记录档案;在佛蒙特州、怀俄明州以及堪萨斯州等的一些州甚至不需要持枪许可证来持枪了。而爱荷华州则多年来一直努力将枪支许可证数据机密化,该州的两个小镇更是帮了立法机构一个大忙——他们销毁了所有存档的持枪许可证申请表。在纽约一家报纸爆出了部分枪支持有者的姓名和住址后,纽约也加强了公众查阅持枪许可证文件的限制。在过去5年内通过的数十条法律已经允许匿名携带枪支,并且给予了持枪许可证及其申请表等文件可不公开披露的特权,或是让其处于保密状态。

举个例子:路易斯安那州。据凯泽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研究显示,路易斯安那州的因枪死亡率高居全美第二,仅次于阿拉斯加州。2013年该州内每10万人中,就有19.3人死于枪支造成的伤害。这死亡率就等于在一场新奥尔良圣徒队(场馆可容纳人数大约为7.6万)的橄榄球比赛中,有14.7人死亡。同年,立法者们不但撤销了对重型枪械的禁令,还给予枪支许可证档案机密权,甚至允许发布终生期限的持枪许可证。这本质上使得研究者将永远无法得知该州的持枪许可证持有者总数,包括那些持有终身持枪许可证的。

尽管如此,该州的立法者们仍不满足,他们规定泄露持枪许可证持有者信息是轻型犯罪,任何公共安全部门及其雇员如果泄露该信息,将面临500美元的罚款以及最长6个月的牢狱之灾,而其他泄露相关信息的人则将面临1万美元的罚款以及6个月的监禁。同时在路易斯安那州,枪支经销商不需经过背景核查,也不用保留销售记录,这意味着如果一名经销商选择不记录相关销售信息的话,研究人员(或任何人)将无法追踪枪支的流向,也无法有效的实行背景调查的功效。更有甚者,一些联邦数据甚至消失了,一个由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管理的枪支去向数据库曾被用来揭露枪支零售商贩卖枪支给罪犯,但在21世纪初被保密处理掉了。甚至连FBI也被要求毁去所有相关的背景调查记录。这些来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种种限令,对本就艰难重重的枪支研究(联邦不允许向枪支研究提供资金)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2013年,康乃狄克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了枪支屠杀案,20名儿童以及6名学校员工被杀害。在这之后奥巴马曾签署行政指令,想撤销联邦资金对枪支研究的禁令,但该指令最终被国会驳回。政府干预枪支暴力研究早就不是新鲜事了。早在1996年,时值美国枪支暴力最猖獗的年代,国会却抽回了提供给枪支暴力研究的资金,并下达了相关规定,许多研究者们认为此举对他们的研究结果造成了非常严重、深刻的影响。

那时研究人员才刚开始将枪支暴力视为一个公共安全问题,在这之后,一系列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下称CDC)资助的论文报道成为了热点议题。比如由里瓦拉与他人合著的《Gun Ownership as a Risk Factor for Homicide in the Home》就被发表在了当时的《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该论文表示持枪者更有可能被杀人犯杀害,并没有起到原本希望的保护自己的作用,此论文激起了国会的怒火。

“现在CDC正试图通过联邦政府的疾控机构(国家伤害预防与控制中心)向全国宣传枪支控管。”阿肯色州共和党议员杰伊·迪基(Jay Dickey)在他的同名修正案的一次听证会上这样告诉同事。

密歇根州罗穆卢斯,一场支持密歇根州公开持枪合法化的集会上,一名枪支持有者将枪插在腰间(图片来源:Rebecca Cook/Reuters)

迪基的提案规定:只要是可能被CDC用来宣传或提倡枪支控管的项目,国家伤害预防与控制中心一律不得向其提供资金支持。此举使得枪支暴力的研究在那之后的20年间停步不前。迪基还争论道:“CDC只是试图在感情上引起那些枪支控管支持者们的同情。”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也取消了对CDC的260万美元资金支持,即使当年美国有110万人成为枪支犯罪的受害者(2011年,这一数据是43.9万人)。甚至民主党内部也默许了迪基的修正案。不过纽约州民主党国会议员尼塔·罗伊(Nita Lowey)却到处游说恢复对CDC的资金支持,她对国会说:“我们的修正案是为了禁止CDC宣传枪支控管。”“美国步枪协会(NRA)反对CDC进行枪支伤害调查是为了掩盖枪支暴力的丑恶事实。NRA只是不想让事实被揭露,而NRA只是个审查机构,这一切必须停止。”罗伊说道。

尽管罗伊全力反对,迪基的提案还是通过了,至此枪械研究彻底停下了脚步。19年后,南加州查尔斯顿的一间教堂内发生了大规模枪击事件,事件发生后,罗伊重新开始游说恢复对CDC进行枪支调查的资金支持。“因为害怕看到结果而禁止调查,这实在是懦夫的行为。”她在一场听证会上说道。

现如今虽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已经提供了1.3亿美元资金投入“暴力研究”,但却没有一项研究具体指向枪支。不管是投入了5900万美元的“青少年暴力”还是投入了1600万美元的“预防青少年暴力”,都没有。

“之所以缺乏对枪支研究,一是因为我们没有相应的资金,二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政策对研究的不断打击。”苏珊·索伦森(Susan Sorenson)说。苏珊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名枪支研究者,她把枪支暴力作为一个公共安全问题来研究。

在美国,研究人员要为自己的项目争取资金,包括劳动时间、薪水和所需器材。“如果没有资金支持,研究者就等于没有工作,所以他们只好转身去研究那些资金充足的领域——癌症、烟草、HIV。因为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需要食物,需要住的地方。”苏珊说。

就在科学家们为重建枪支研究而努力时,一些意外的资金流进了枪支研究中。西雅图市议会提供了资金,为研究那些因枪伤入院的人出院后是否会更容易成为暴力的受害者(结果的确如此)。乔伊斯基金会(Joyce Foundation)则是研究者们眼中为数不多的、愿意为枪支研究提供资金的私人基金会之一。而枪械研究者加里·温巴鲁木塔博士更是自掏腰包拿出110万美元来研究枪械。

“(我们)需要更好的数据,更好的数据系统。而那些干预则必须再三考量,考虑它们是否能帮助我们的研究走得更远。”温巴鲁木塔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写道,“除非我们重拾枪支暴力研究,我们在研究中才能用到最准确的数据。因为现在的数据远远不够。”

 

(翻译:叶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卫报

原标题:How many guns are in America? A web of state secrecy means no one know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