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电力市场云南乱象:13家央企子公司联名举报“地头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电力市场云南乱象:13家央企子公司联名举报“地头蛇”

在云南掘金的央企新能源子公司不得不面对一个共同的“敌人”——云铝股份,它们被迫联名举报后者。

文|光伏头条

记者独家获悉,5月15日,共计有14家公司罕见地一起在一份名为《关于指导解决云铝破坏电力市场秩序有关问题的请示》的文件上盖上了自己的公章。

这份联名名单涉及华能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大唐集团、国投集团、国家电投、中广核、华电集团、中国电建集团等八家央企,其中13家为上述央企旗下新能源业务地方分公司。

在这份提请给云南省政府的文件中,云铝被指“严重背离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要求,不参与市场交易,长期游离于市场之外”。

文件还指出,云铝“不履行必要的义务,想缴纳多少电费就缴纳多少电费,从2019年起已累计欠缴电费多达20多亿元”。

“当前,因云铝不参与市场交易、无序用电、欠缴电费等系列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新能源企业面临严峻的市场困境,经营发展受到巨大冲击。”上述公司认为。

截至发稿,云铝未对此事给予官方回复。

联名举报

此次联名举报的央企新能源子公司均隶属于风电、光伏行业,它们是云南省风光资源开发的主力军。

这份名单涉及国家电投系3家、国家能源集团系3家、华能系2家、大唐系1家、中广核系1家、国投集团系1家、华电集团系1家,以及中国电建系1家。

另一家非央企系子公司是建水新天风能有限公司,它是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0年2月,由股东河北建投与建投水务发起成立,并于当年10月13日在港交所上市。

在这些公司看来,“云铝作为央企,理应全面落实国家有关工作部署、积极支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但其实际行为与相关要求背道而驰,依托产业背景恃强凌弱,长期霸凌电力市场,严重破坏市场秩序,带来系列不利影响”。

请示文件指出,据悉云铝存量项目2020年超过160亿千瓦时电量尚未在交易系统备案,占全省交易电量近20%。

而在2019年年报中,云铝股份提到“电价调整风险”时指出,针对该风险,“继续实施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通过长期协议、年度合同等市场手段,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和电网的沟通协调,最大限度控制公司存量电解铝产能的用电成本。”

但上述请示文件却指出,云铝并未履行必要义务,其行为“本质上是将难题甩给政府、将包袱丢给电力企业,对相关问题毫无解决诚意,丝毫没有央企的责任与担当”。

此外,文件内容还指出,由于云铝无序用电,导致发电行业无法正常安排生产,超发电量无法正常结算甚至低价结算,仅新能源企业影响电费超2亿元,加剧经营压力。

在这些公司看来,云铝带来的云南电力市场问题,若迟迟难以解决,对电源建设、能源发展带来巨大负面影响,对云南省“十四五”期间800万千瓦风电、300万千瓦光伏的开发规划顺利实施制造巨大障碍。

为此,这些备受煎熬的新能源公司向云南省政府提出了两个「请示事项」。

一是明确云铝存量项目2020年超160亿千瓦时电量处置机制。

文件指出,建议按照公平、公正的处置原则,切实规避“先用电、后议价”带来的政策影响、交易风险、依据云南电力市场化交易方案对云铝1-5月用电量进行偏差结算;对1-5月因云铝无序用电引起的发电企业超发电量,按照当月月度市场平均电价结算,不再进行考核。督促云铝尽快与发电企业商签6-12月电量。

二是督促云铝尽快补缴欠费,完善欠缴电费处置机制。

文件指出,结合前期政府主管部门工作要求,建议督促云铝5月底以前完成电费补缴工作,明确云铝欠缴电费约谈、考核、停电等必要的处置机制,严肃市场秩序。

问题何解?

不过,如果按照联名公司的处置建议,云铝的生产成本或将大大增加。

在电解铝产业的成本结构中,除了原材料外,电费是最大的成本支出项,在一些电价较高的区域,电解铝厂的电费支出甚至高达50%。

尽管在全国范围内,云南的电力成本较低,但在云铝铝产品2019年的成本构成中,“燃料及动力”成本仍旧占了35%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14家公司联名请示的同一天,云铝股份发布《关于公司及子公司获得政府补助的公告》,该公司4月获得政府补助资金约 4254.4万元。

资料显示,云铝前身系云南铝厂,始建于1970年,1998年改制成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是由云南冶金集团控股的国有重点企业。

不过在2018年5月27日,云南省政府与中铝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双方拟以中铝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国铜业为平台进行合作,合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增资、划转等。

根据合作安排,云南省国资委与中铝集团于同日签署了《关于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过渡期管理协议》。

合作完成后,最终中铝集团和云南省政府在中国铜业的持股比例原则上分别为58%、42%。这也意味着,云铝实际控制人为中铝集团,变身为央企子公司。

中铝集团则是国国内有色金属行业的最大生产企业,目前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氧化铝生产商、全球第三大电解铝生产商、铝加工材产量世界第五,亚洲最大、装备水平最高的铝加工基地,综合实力成功跻身于世界三大铝业公司。

事实上,早2018年初,在地方“两会”上,云南省将“绿色能源牌”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此后,云南省大力推进新能源开发。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云南省全口径装机容量9500万千瓦,其中以水电为主的清洁能源装机7991.7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84.12%。

具体来说,水电装机容量为6779万千瓦,风电862.8万千瓦,太阳能349.9万千瓦,全口径装机平均利用小时数达到4000小时,发电量预计为3800亿千瓦时。

与此同时,云铝也制定了绿色发展战略——“绿色低碳水电铝加工一体化”发展道路,目标是打造千亿级中铝铝产业西南基地。

今年一季度,云铝股份实现营收近60亿元,同比增长18.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17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429.03%。

上述新能源开发商与云铝之间的矛盾在于,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大背景下,新的电源开发企业与传统老牌用电大户之间的磨合博弈。

2015年3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文》,中国拉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序幕。

电改9号文提出了“有序推进电价改革,理顺电价形成机制”、“推进电力交易体制改革,完善市场化交易机制”等一系列措施。

目前,电改已经进入深水区。但对一些老牌用电地区或用电大户而言,从传统的“计划电”到“市场电”,仍有一个过渡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