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和陆正耀的“我没骗人”,你更信哪一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和陆正耀的“我没骗人”,你更信哪一个?

从“元气满满”到“夜不能寐”,陆正耀越来越焦灼,但似乎还在有意维持着最后的体面。

文|华商韬略  吴苏

他公开喊话:“但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但加拿大人陆正耀,跑起来比潘石屹容易多了。

上个月初,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随即陷入舆论“漩涡”,作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表态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一个多月后,准确地说是5月19日,瑞幸咖啡公告称被纳斯达克要求必须退市,“元气满满”的陆正耀画风突变,发布“个人声明”时直言:“过去的一个多月,我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

  

陆正耀个人声明

从“元气满满”到“夜不能寐”,陆正耀越来越焦灼,但在“个人声明”中,他似乎有意维持着最后的体面。

比如,陆正耀称,“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要知道,财务造假是瑞幸咖啡自己承认的事情,如今被要求退市,并不是那么“出乎意料”。

关键在于,陆正耀承认自己“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却强调自己没有骗人。

在声明中,他写道:“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我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

饶有意味的是,陆正耀话音刚落,媒体就有一篇文章发布,主题是“轻信陆正耀,刘二海投资瑞幸损失5.8亿元”。

媒体评论说,“作为强调风险与收益的投资人,刘二海的名誉与金钱都失去了。一切都拜瑞幸所赐。”

有苦说不出的投资者还有不少,正因如此,瑞幸咖啡已经被许多大股东“抛弃”。

5月11日,瑞幸咖啡提交的文件显示,瑞幸机构原第三大股东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CRGI)已经清仓瑞幸所有股份,目前在瑞幸已发行的7.75亿股总流通股中占比0%。

而CRGI并非第一家减持瑞幸咖啡的投资机构。从公开资料来看,自1月31日,浑水机构发布做空报告后,瑞幸咖啡的机构股东纷纷密集减持,原第一大股东愉悦资本的持股比例从16.13%锐减至5%,原第二大股东孤松资本也于4月3日清仓离场。

此外,瑞幸咖啡还面临集体诉讼。媒体称,据上海律师宋一欣分析,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粗略估算,面临集体诉讼的瑞幸将遭遇总计约112亿美元赔偿,折合人民币754亿元。

四面楚歌之时,不只是股东们,陆正耀也在着手撤退。

一方面,陆正耀控制的投资公司Haode Investment Inc在5月6日向香港法院起诉瑞信,申请禁止瑞信在香港以外的任何司法管辖区启动诉讼程序(包括清算程序)。

此前,因瑞幸曝出财务造假,瑞信代表六家机构向陆正耀发出强制性提前还款通知。陆正耀方面认为该通知不具备法律效力,还要求瑞信就违反抵押权人的指责作出赔偿,而在香港起诉瑞信,被认为是在拖延时间。

而另一方面,陆正耀却在甩掉手中的一些“棋子”。

5月13日,媒体报道,北京宝沃第一批抵债资产已完成交割,实物资产包括固定资产中的机器设备以及车辆,账面价值为29亿元。陆正耀是北京宝沃的董事长,间接持有北京宝沃约2.85%的股份。

另外,据知情人士称,陆正耀创立的神州优车公司,希望出售其在中国私募股权公司大钲资本基金中价值10亿元的有限合伙人权益,陆正耀是神州优车最大的股东,拥有约10%的股份。

至于瑞幸财务造假涉及刑事责任,CEO钱治亚、涉及业绩造假事件的COO刘剑被推到前台来承担这一切,两人已经被停职,成为“弃子”。媒体调侃说,“陆正耀剪了个指甲”。

正如陆正耀在“个人声明”中所说,“根据瑞幸咖啡的公开披露,目前公司也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

身为董事长,陆正耀的“安全系数”相对高一些,更何况,早在他29岁时,就已经成为加拿大人。

即便如此,随着调查的深入,美国律师柳治平分析说,陆正耀有被美国相关部门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陆正耀的加拿大公民身份或许不再是“避风港”,因为“加拿大与美国的司法协助,几乎等同于穿一条裤子”。

对于重拳处罚与刑事追责,美国安然堪称“先例”。安然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和能源服务公司之一,因财务造假,CEO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股民获赔71.4亿美元,安然公司的会计事务所安达信因重金被罚,随后宣布破产。

只是大厦将倾之际,陆正耀仍然没有忘记自己“掌舵人”的角色。

在“个人声明”中,他公开喊话:“公司如果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但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瑞幸咖啡

2.9k
  • 瑞幸咖啡在江苏成立食品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
  • 头部茶饮和咖啡品牌都在用它家纸杯和吸管,现在准备上市了

贾跃亭

  • 距离“交卷”只剩半个月,市值仅剩7亿美元,贾跃亭该如何翻身?
  • 留在乐视的人,还在等一个答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和陆正耀的“我没骗人”,你更信哪一个?

从“元气满满”到“夜不能寐”,陆正耀越来越焦灼,但似乎还在有意维持着最后的体面。

文|华商韬略  吴苏

他公开喊话:“但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但加拿大人陆正耀,跑起来比潘石屹容易多了。

上个月初,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随即陷入舆论“漩涡”,作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表态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一个多月后,准确地说是5月19日,瑞幸咖啡公告称被纳斯达克要求必须退市,“元气满满”的陆正耀画风突变,发布“个人声明”时直言:“过去的一个多月,我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

  

陆正耀个人声明

从“元气满满”到“夜不能寐”,陆正耀越来越焦灼,但在“个人声明”中,他似乎有意维持着最后的体面。

比如,陆正耀称,“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要知道,财务造假是瑞幸咖啡自己承认的事情,如今被要求退市,并不是那么“出乎意料”。

关键在于,陆正耀承认自己“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却强调自己没有骗人。

在声明中,他写道:“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我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

饶有意味的是,陆正耀话音刚落,媒体就有一篇文章发布,主题是“轻信陆正耀,刘二海投资瑞幸损失5.8亿元”。

媒体评论说,“作为强调风险与收益的投资人,刘二海的名誉与金钱都失去了。一切都拜瑞幸所赐。”

有苦说不出的投资者还有不少,正因如此,瑞幸咖啡已经被许多大股东“抛弃”。

5月11日,瑞幸咖啡提交的文件显示,瑞幸机构原第三大股东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CRGI)已经清仓瑞幸所有股份,目前在瑞幸已发行的7.75亿股总流通股中占比0%。

而CRGI并非第一家减持瑞幸咖啡的投资机构。从公开资料来看,自1月31日,浑水机构发布做空报告后,瑞幸咖啡的机构股东纷纷密集减持,原第一大股东愉悦资本的持股比例从16.13%锐减至5%,原第二大股东孤松资本也于4月3日清仓离场。

此外,瑞幸咖啡还面临集体诉讼。媒体称,据上海律师宋一欣分析,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粗略估算,面临集体诉讼的瑞幸将遭遇总计约112亿美元赔偿,折合人民币754亿元。

四面楚歌之时,不只是股东们,陆正耀也在着手撤退。

一方面,陆正耀控制的投资公司Haode Investment Inc在5月6日向香港法院起诉瑞信,申请禁止瑞信在香港以外的任何司法管辖区启动诉讼程序(包括清算程序)。

此前,因瑞幸曝出财务造假,瑞信代表六家机构向陆正耀发出强制性提前还款通知。陆正耀方面认为该通知不具备法律效力,还要求瑞信就违反抵押权人的指责作出赔偿,而在香港起诉瑞信,被认为是在拖延时间。

而另一方面,陆正耀却在甩掉手中的一些“棋子”。

5月13日,媒体报道,北京宝沃第一批抵债资产已完成交割,实物资产包括固定资产中的机器设备以及车辆,账面价值为29亿元。陆正耀是北京宝沃的董事长,间接持有北京宝沃约2.85%的股份。

另外,据知情人士称,陆正耀创立的神州优车公司,希望出售其在中国私募股权公司大钲资本基金中价值10亿元的有限合伙人权益,陆正耀是神州优车最大的股东,拥有约10%的股份。

至于瑞幸财务造假涉及刑事责任,CEO钱治亚、涉及业绩造假事件的COO刘剑被推到前台来承担这一切,两人已经被停职,成为“弃子”。媒体调侃说,“陆正耀剪了个指甲”。

正如陆正耀在“个人声明”中所说,“根据瑞幸咖啡的公开披露,目前公司也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

身为董事长,陆正耀的“安全系数”相对高一些,更何况,早在他29岁时,就已经成为加拿大人。

即便如此,随着调查的深入,美国律师柳治平分析说,陆正耀有被美国相关部门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陆正耀的加拿大公民身份或许不再是“避风港”,因为“加拿大与美国的司法协助,几乎等同于穿一条裤子”。

对于重拳处罚与刑事追责,美国安然堪称“先例”。安然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和能源服务公司之一,因财务造假,CEO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股民获赔71.4亿美元,安然公司的会计事务所安达信因重金被罚,随后宣布破产。

只是大厦将倾之际,陆正耀仍然没有忘记自己“掌舵人”的角色。

在“个人声明”中,他公开喊话:“公司如果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但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