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思想界|远程办公+网络授课:疫情将如何改变未来的劳动者与教育业?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硅谷科技公司探索远程办公常态化和在线高等教育的可行性。

来源:Pexels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1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硅谷科技公司探索远程办公常态化和在线高等教育。

Facebook宣布十年内半数员工有望永久远程办公:员工得到了自由,又失去了什么?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持续至今,各国政府采取了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数以亿计的职场人被困家中,从事着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远程办公。在美国,Facebook、微软、苹果、Twitter等科技巨头既是最早开启远程办公模式、保护员工不被病毒感染的公司,如今又是最晚将员工召回办公室的公司,其中的一些员工甚至可能再也不用回办公室工作了。

当地时间5月21日,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召开在线员工大会时表示,Facebook将花5-10年的时间让半数员工实现永久远程办公。扎克伯格称,Facebook员工调查的数据显示,20%员工对疫情隔离措施解除后保持完全远程办公“非常感兴趣”,另外20%员工对这一选项“有些兴趣”,绝大多数员工希望能有更多的工作地点灵活性。

疫情期间数以亿计的职场人被困家中,从事着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远程办公(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早些时候,Twitter已宣布允许部分员工永久远程办公,据报道,Twitter CEO杰克·多西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有此意。他的另外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公司Square也推出的相同的政策。微软宣布直到今年10月员工都可远程办公。上周,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在微软开发者大会上表示,“每一家机构都将逐渐增强随时切换成远程办公模式的能力,一切都将是远程的,从生产到销售,到客户支持。”

这一新趋势或许将改变长期以来硅谷科技公司通过营建“大学校园般的”办公楼,用免费食物、健身房和开放式办公空间鼓励员工交流、激发创意的“行规”。对于这些雇主而言,这样做的好处是多重的:首先,科技手段已经让远程办公越来越便捷,以网络视频会议软件Zoom为例,2019年12月Zoom的月均使用量是1000万,这一数字在今年4月已经暴涨至3亿;其次,远程办公常态化让雇主发掘大城市中心之外的人才成为可能。

瑞信香港/中国股票研究部主管及中国股票策略主管黄翔撰文表示,远程办公有望成为未来十年日益重要的办公方式。得益于5G宽带大规模建设、个人电脑广泛普及,以及无线网络覆盖迅速增长,远程办公的基础设施已经到位,虽然目前远程办公仍然有一些挑战,但相关技术已经完备且用户体验在逐渐改善中。“远程办公还可以节省通勤时间,缓解高峰时期的交通拥堵,更好地平衡工作生活安排,并减少企业的办公空间需求。”

然而远程办公对雇主和员工来说真的是双赢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远程办公常态化将对科技行业就业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允许员工在任何地方办公,同样意味着这些公司开始可以在任何地方招聘员工,“这意味着Facebook或Twitter之类的公司岗位竞争将愈发激烈,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其他行业人才枯竭,少数几家顶级公司垄断人才,平均薪酬下降,硅谷劳动力分散——将产生深远影响。”

《悉尼先驱晨报》资深记者Caitlin Fitzsimmons对这一趋势同样表示忧虑,她认为远程办公常态化将增加就业不稳定性:“如果你的工作能在任何地方完成,这并不必然意味着你能保有一份与本地城市平均薪酬水平持平的工作,而意味着巨变——意味着你将在国际劳动市场中进行竞争。”

远程办公常态化也将对员工的工作习惯和工作心态产生巨大的影响,许多学者在研究“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这一群体时已经有过不少论述。在2015年左右,大众传媒话语中已经形成了对“数字游民”的固定认知:他们是一群反抗朝九晚五工作环境、出勤主义(presenteeism)和每日通勤,追求工作自主性和自由的千禧一代,带着手提电脑环游世界,在旅途中完成工作。伦敦大学学院人类学家Dave Cook指出,“数字游民主义”看似带来自主和自由,但实质上在许多层面都对工作者有很高的工作效率和自律要求,然而这一点是他采访的数字游民一开始鲜有意识的。

居家办公也为家庭内部的性别分工提出了新的问题(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某种程度上而言,数字游民的自律与他们所期望的自主与自由是相抵触的。正如福柯所言,制度权力能在不知不觉间“渗透进个体的本质中”。伦敦政经学院社会学教授Judy Wajcman认为,恰恰是硅谷科技公司设计推出的这些设备和应用程序敦促着职场人不断追求效率和自律,也让人们越来越难以平衡工作和生活(特别是休闲、放松和停工时间)。Cook指出,为了区分工作和休闲(而非使两者合一),数字游民需要对自律做出更高的要求,然而无论如何努力,工作和休闲的界限模糊化依然是不可避免的。

另外,将员工从办公室解放出来及随之而来的自律要求亦象征着一个“新自由主义个体”(the neoliberal self)的形成:他,而不是国家或雇佣机构,需要为自己的成败担负起全部的责任。从这个角度而言,数字游民也暗示了零工经济工作不稳定性的阴暗面。正如大卫·哈维所说,在新自由主义的体制下,“社会保障(退休金、医保和工伤保障)被个人负责制所取代,而在此之前这是雇主或国家的责任。”这意味着,远程办公在给予我们更大的工作自由度的同时,或许也是加诸了一层更沉重的枷锁。

剑桥大学网课将持续到2021年夏季:后疫情时代大学会全面转向在线教育吗?

上周,剑桥大学宣布“鉴于社交隔离政策将持续实施,本校已决定下一个学年都将不会开展面对面教学”。剑桥大学因此成为第一所确认将把网课持续到2021年夏季的英国大学。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大学们也对如何开启新学年持或谨慎或观望的态度。加州大学已宣布今年秋季将继续通过虚拟课堂进行教学活动。

新冠肺炎导致全球各地的学校被迫关闭。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截至4月底,全球186个国家有超过12亿孩子因为疫情影响不得进入课堂学习,各国教育系统不得不做出剧烈调整,在线教育成为社交隔离政策实施时最顺理成章的手段。随着大量学校将教学活动转至线上,一些人开始猜测这一趋势是否会在后疫情时代持续下去,这一转变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全球教育市场。

世界经济论坛评论指出,在疫情爆发前,教育科技领域已经开始了爆发式增长。全球教育科技领域的相关投资额在2019年为186.6亿美元,全球在线教育市场预计将于2025年攀升至3500亿美元的规模。从语言学习APP、虚拟辅导到网络视频会议工具、在线学习软件,自疫情爆发以来都见证了显著增长。

在高等教育领域,对在线教育最乐观的观察者认为新冠将成为永久改变高校系统的契机。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Scott Galloway在接受《纽约》杂志采访时表示,在未来,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50所全美一流大学将和Facebook、苹果等科技巨头联合起来,打造一种混合式的教育模式,其中一些学生将继续在校园里上课,但更多的学生将上网课。

对在线教育最乐观的观察者认为新冠将成为永久改变高校系统的契机(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Galloway认为名校对学生有巨大的吸引力,这会让许多学生愿意通过网课的形式获得名校学历。与此同时,在校园里享受宿舍生活和面对面课程将成为1%学生的“特权”,他们的家长有能力和意愿支付比现在更高的学费。由于一流大学用网课扩大了学生受众群体,排名在全美50开外的大学将因失去大量生源而一蹶不振,“就像是2018年的百货商店一样,所有人都会意识到它们将渐渐消失,不过这个过程比人们预计得要久,未来会有很多‘僵尸大学’。”

然而《彭博商业周刊》记者Joe Nocera认为上述评论太过低估了学生和家长对于拥有“完整大学体验”的执念。大约在十年前出现的慕课(MOOCs)潮亦曾掀起过网课是否会取代大学的讨论,可到目前为止慕课对大学的冲击依然极其有限——大多数慕课的用户为为知名教授的网络课程付费的非学生用户。

事实上,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教授、大学管理者,都不喜欢网络课程。学生希望能够在校园里与同学交流,参加球赛,享受大学生活。美国社会学家兰德尔·柯林斯在《文凭社会》一书中指出,学生们看重大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获取知识,更在于在大学中获得社会经验和文化资本。柯林斯甚至指出,大学的社交文化在吸引学生方面扮演的关键作用:“大学文化承担了将中上层阶级的孩子聚集到一起的功能;在大学活动中产生的感情让他们成为朋友,最后则是走向门当户对的婚姻。”随着大学学费水涨船高,家长们也希望自己支付的高昂学费能物有所值,自己的孩子只能坐在电脑屏幕前上课肯定不符合他们的期待。

《文凭社会》
[美]兰德尔·柯林斯 著  刘冉 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年

CNBC的劳动者调研报告显示,教育产业工作者是最不看好远程办公的劳动者群体,只有10%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平息后有意继续在家办公,19%受访者表示当条件允许时他们从来不想在家办公。另外,如果全面采取在线教育模式,大学年年提高学费的做法将难以为继,大学也不再能够向学生收取住宿费等费用,这将对大学收入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Nocera认为,尽管种种证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不太可能让大学全面转向在线教育,但疫情的确有可能在其他方面改变大学教育。第一,随着疫情而来的经济困难时期将让学生和家长更倾向于选择易于找工作的实用性专业,这将对人文学科产生不利的影响;第二,家长会更看重大学“性价比”,不再有那么强的意愿为私立大学一掷千金,学费更便宜的公立大学的吸引力将上升。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指出,疫情期间发生的,通常以网络视频会议形式进行的网络课程其实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在线高等教育。达特茅斯塔克商学院教授Vijay Govindaraja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真正的在线教育指的是用数字技术改变学习经历,而现在在做的不过是把教授平日在课堂里所做的事搬到了Zoom上。真正的在线教育,能够让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对学生进行连续评估,为之量身定制学习计划,这需要对教授进行培训,需要学生的训练和支持,还需要复杂的技术基础设施。

该报道认为,当下的趋势可能不会改变高等教育的形态,但可能会加快技术与高等教育结合的速度。教师们会开始思考教学活动中的哪些内容可以用技术替代,哪些内容可以用技术补充;大学则会开始摸索哪些课程可以最有效地进行在线授课,比如启用明星教授录制入门级别课程,这类课程可以多所大学共享,降低成本。

参考资料:

《Working from home post-COVID-19? Facebook, Apple, Twitter and Microsoft embracing remote work》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tech/2020/05/22/coronavirus-remote-work-post-pandemic/5242420002/

《Can we just work from home forever?》

https://www.forbes.com/sites/nathanpettijohn/2020/05/20/can-we-just-work-from-home-forever/#72a2ac7b3d95

《远程办公:长期新趋势》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TE1MTc2OQ==&mid=2651700165&idx=2&sn=b7ff6c36a7797a709d2084ebeb89b1ae&chksm=f0548bb3c72302a5e5d55fedb3d436b1148d1267c4767b8e2aa0d9f2cb340955f977ee2838fa#rd

《Op-ed: The next Silicon Valley exodus — Over 25% of tech sector wants permanent work from home》

https://www.cnbc.com/2020/05/19/how-silicon-valley-work-from-home-forever-will-hit-every-worker.html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working from home》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workplace/the-unintended-consequences-of-working-from-home-20200519-p54ugp.html

《The freedom trap: digital nomads and the use of disciplining practices to manage work/leisure boundaries》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40558-020-00172-4

Wajcman, Judy (2018) How Silicon Valley Sets Time. New Media and Society. ISSN 1461-4448

http://eprints.lse.ac.uk/91404/

《Cambridge University moves all lectures online until summer 2021》

https://www.lbcnews.co.uk/uk-news/cambridge-university-announced-move-to-hold-all-le/?fbclid=IwAR3PS8kStPEfd-495clKp1D1cciQ4m-m6q7mKxOLe_6P2ZqGOaj-p8sxxYQ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changed education forever. This is how》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0/04/coronavirus-education-global-covid19-online-digital-learning/

《College as we know it coming to an end? Don’t bet on it》

https://www.bloombergquint.com/businessweek/college-students-parents-professors-hate-online-classes

《文凭、技能与地位:如果学到的知识用不上,我们为何还要上大学?》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213079.html

《Will the coronavirus forever alter the college experience?》

https://www.nytimes.com/2020/04/23/education/learning/coronavirus-online-education-college.html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