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座受限越演越亏?中国音乐剧市场疫情中艰难重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座受限越演越亏?中国音乐剧市场疫情中艰难重启

疫情在给予中国音乐剧市场重创的同时也敦促着业内人士积极求变。

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1

“昨天是一场特别的演出。我发了一个微博说,演出结束的时候看了一下观众席,莫名其妙地很好看,因为大家隔排隔位就座,感觉像十字绣一样。我的感觉就是,不光我们在演出给观众看,昨天某种意义上也是观众演出给我们看。”5月29日,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用音乐剧集锦音乐会《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开启了疫情后的第一场演出。参演的音乐剧演员刘阳在次日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讲述上台后的感受。

1月23日凌晨,湖北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同一天晚上,热门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在文化广场新一轮巡演的最后一场结束。在沉寂了127天之后,文化广场在5月29、30日连续两天举办音乐会,以80元的公益票价邀请观众重返剧场。音乐会以文化广场自制中文版音乐剧《拉赫玛尼诺夫》《我的遗愿清单》《也许美好结局》串联而成,分别寓意过去、现在和未来。

音乐剧集锦音乐会《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现场。来源: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同样是在29日晚,300位观众在上海人民大舞台观看了中文音乐剧《魔女宅急便》的首场演出。《魔女宅急便》根据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日本著名作家角野荣子的同名童话小说改编,原版音乐剧由日本著名音乐剧编剧、导演岸本功喜与音乐剧作曲家小岛良太创办的日本RKX工作室于2017年创作,在日本收获好评。此次由聚橙出品,聚橙音乐剧、小橙堡制作的中文音乐剧《魔女宅急便》,是该剧在全球范围内首度开启中文版制作。春节期间突然爆发的全球性疫情将剧组的计划打乱,但工作人员经过1个月的线上云排练、线下彩排和合成,《魔女宅急便》还是按原定计划从上海开启了全国巡演。

中文音乐剧《魔女宅急便》剧照。来源:聚橙

上座率限制或导致“越演越亏”

疫情未了,做出重启演出的决定并不容易。5月12日,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印发了《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等的通知,提出“限流、预约、错峰”要求,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观众需间隔就座。另外,暂不举行大中型演出活动,暂缓审批涉外、涉港澳台营业性演出活动。多位演艺行业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一般情况下,城市演出上座率要达到60%以上才有盈利空间。也就是说,30%的上座率限制意味着演出复工面临“越演越亏”的局面。

2019年,七幕人生联合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一同发布2020原版音乐剧《狮子王》中国巡演计划,原计划于今年上半年在武汉和北京两座城市呈现200场演出。因为国内外疫情关系,武汉站和北京站《狮子王》演出延期,已为观众推出退票改签服务。至于延期到何时,目前还未有确切时间表。另外,七幕人生原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推出几部中文版音乐剧,品牌市场总监袁齐告诉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由于30%上座率的硬性规定无法收回演出成本,七幕人生方面还在观望,要等政策调整后才能够有序地安排演出。

“按照现在的状况的确是演得越多亏得越多,但是我们还是要演。”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表示,虽然有严苛的上座率限制,但现在恢复演出是作为国有剧院的社会责任,让观众和政府看到信心和希望,剧院的上座率管控才有可能逐步放开,“我们有这样的职责,为行业做一个表率。”

聚橙音乐剧总经理俞心悦表示,按时演出的决定是整个剧组乃至整个公司的一致信念:“剧组成员从世界各地赶往现场排练、经历了各种各样之前难以预期的困难:漫长的隔离期改作线上排练、入住酒店因疫情忽然被征用、日方导演因为疫情无法前来,只能通过一次一次的视频会议沟通……正因为《魔女宅急便》剧组遇到了太多太多跌宕起伏的困境,所以我们才更加珍惜,想要尽全力保住演出这次机会。”

作为一部在1月初疫情发生前就已经开票的音乐剧,《魔女宅急便》的出票早已超过三成。但按照30%上座率的政策,人民大舞台每场演出只能有300位观众前来观演。为此,《魔女宅急便》上海站原定的六场演出场次进行相应调整,座位重新排布,并新增了两场演出场次,尽可能让买了票的观众都能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分批前来观看演出。剧组演员们也亲自参与拍摄了相关防疫视频,提醒观众入场时需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按照自己的座位号间隔就坐、全程佩戴口罩观看演出等事项。

新冠肺炎大流行持续至今,全球演艺行业都因“社交距离”政策遭受重创。据《名利场》报道,美国纽约百老汇确认将关闭至9月6日。从3月12日起,百老汇停止了41家剧院的所有线下演出,每歇演一天,都意味着这个在2019年获得近20亿美元收入的产业遭受更多一些损失。两部今年演出季的新剧《刽子手》(Hangmen)和《谁在害怕弗吉尼亚·伍尔夫?》(Who’s Afraid of Virginia Woolf?)宣布不会再重返舞台,迪士尼音乐剧《冰雪奇缘》亦宣布终止项目,为行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业内人士预测,随着疫情好转,演出将从《魔法坏女巫》《狮子王》《汉密尔顿》等常青热门剧目开始分批恢复演出。但疫情无可避免将对百老汇产生长期深远影响,特别是那些较为依赖外地游客的剧目。

疫情反推本土原创剧目发力

对于仍处于成长期、高度依赖引进海外剧目的中国音乐剧市场而言,虽然正在开始逐步解冻,但疫情带来的损失不言而喻。3月20日,上海文化广场2020演出季发布会公布了包括法语音乐剧《唐璜》、音乐剧版音乐会《悲惨世界》、法语音乐剧《摇滚红与黑》在内的多个海外演出项目。然而随着疫情发展,今年的海外剧目恐怕都将无法如期上演。

费元洪称,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文化广场的演出计划不断调整,目前能够确认的是接下来三个月的演出计划:6月,户外舞台将重新开启,打造周末户外休闲音乐节,与此同时主剧场计划推出“林奕华舞台作品”系列高清放映,第一部放映作品将是《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7月,“演艺大世界——2020上海国际音乐节”之“上汽荣威MARVEL X原创华语音乐剧展演季”将重返舞台,带来《西厢》《空中花园谋杀案》《春上海1949》《寻找声音的耳朵》四部作品;文广自制中文版音乐剧《春之觉醒》将于7月底重返主剧场;《拉赫玛尼诺夫》计划于今年秋季在上剧场上演两周,新增刘阳、贾凡两位卡司;原定于今年上演的自制新作《也许美好结局》将调整到明年上演。

剧场关门近5个月,不仅给剧场和音乐剧制作公司带来了现金流压力,也让演员面临失业的风险。音乐剧演员周可人告诉界面文化,他有认识的音乐剧演员已经因为经济压力转行,或者开始从事直播卖货之类的副业。随着2018年一档声乐类综艺节目的热播,中国音乐剧市场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中文版音乐剧、原创音乐剧的数量和票房从2019年开始有了明显上升。周可人注意到,音乐剧演员的曝光度和薪水在近两年的时间里都处于上升趋势,然而疫情让一切戛然而止。

音乐剧演员周可人。来源: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费元洪表示,疫情在给予中国音乐剧市场重创的同时也敦促着业内人士积极求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加快中国的原创剧目和本土化制作进程,做到“中国人演戏给中国人看”。他指出,从日韩到法国、德奥、俄罗斯,这些国家的音乐剧从业者都在了解百老汇音乐剧后创作出了拥有自己国家文化风格的原创音乐剧,形成了非常鲜明、与百老汇不同的音乐剧风格,无论是在本土化还是原创上都发展得比中国好。国际项目在中国市场上受欢迎是一个阶段性问题,但中国音乐剧人需要努力突破“靠引进说话”的局面。

“我不认为有些小戏,特别是日韩的作品,我们超越不了。有些国家的戏,音乐语言我个人觉得比不上我们中国的作曲家。”他说,“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原创,特别是中小型音乐剧上有一个飞跃,但前提是整个产业的机制要打通。”

周可人同样认为,中国音乐剧市场将迎来原创剧越来越多的发展趋势。对于有志于扎根这一行业的演员来说,当下要做的或许是练好内功,先生存下去,坚持到真正复工的那一天。在过去近半年的时间里,周可人完成了许多去年没有完成的计划,比如音乐创作、阅读和锻炼身体。他与母亲共同创作的原创音乐剧《生死签》已经通过文化广场“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与制作公司签约,预计于明年四五月上演。“个人目标就是把手头的活干好。自己别懈怠了,状态保持好就可以了。”

“剧场线上化”尝试已经开启

与此同时,“剧场线上化”已经成为一些剧场、音乐剧制作公司积极探索的一个领域。5月19日晚,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出品、北京四海一家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策划及总运营、携手天桥艺术中心及大麦网联合运营的音乐剧《一爱千年》在优酷视频独家播出。这是中国原创音乐剧首次试水“线上先首演、线下再巡演”的推广模式。

袁齐认为,开发线上内容不应只是应对疫情黑天鹅事件的“临时性举措”,而是希望通过严谨的市场调研和产品开发,推出一系列在未来七幕人生线下演出和青少年艺术培训业务都恢复正常之后,依然能够作为产品组合中的补充内容的线上产品,例如少儿音乐剧线上训练营、音乐剧明星直播和线上演出、知识付费等。本周,该系列产品将陆续上线。“通过调研用户需求我们发现即便是在线下演出正常的情况下,依然存在着一些线上产品的市场需求,所以其实疫情也是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去更心无旁骛地做这一块产品的研发。”

“我们对疫情的判断是,尽管现在政策上有一定限制,国际局势也不是很明朗,但不会长期持续。”袁齐对前景表示乐观,“从政策角度来说,最终国家肯定鼓励各行各业回复生产,可能会把防疫变成一个社会生活常态化的举措,而不是临时性的紧急策略。所以我们对远景没有很悲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