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亚马逊真是疯了 竟把“纳粹”旗帜刷上了纽约地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马逊真是疯了 竟把“纳粹”旗帜刷上了纽约地铁

亚马逊为了自制剧的营销推广也是拼了。

纽约地铁上的“纳粹”旗帜 图片来源:网络

刷纽约地铁早就成了大公司惯用的营销方式,可是亚马逊最近的广告让人们都目瞪口呆——42街接驳线的车厢座位上,竟然刷满了“纳粹”和“日本帝国”的旗帜。

纽约地铁上的“纳粹”旗帜和日本帝国旗帜

一侧座位上的旗帜并不包含纳粹标志性的“卐”字图案,纳粹帝国之鹰爪下的花环中的图案用了十字架代替,并放在了美国星条旗左上角位置;而另一侧的代表日本帝国的则是明显的太阳旗。

原来这是亚马逊为了新剧《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做的宣传广告,这部剧由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于1962年撰写的架空历史同名小说改编,故事讲的是二战中的轴心国战胜了同盟国,美国向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投降,被德国和日本东西分裂而治。

《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宣传海报

这样的广告自11月15号推出以来就遭受了众多炮轰,不过最新消息是,这些原本打算持续到12月14号广告已经在11月24号被撤下。

不少网友在社交网站上批评道:“天哪,这样的广告一定是疯了,居然用纳粹的旗帜。”“这样的营销手段真的太愚蠢了,在公共交通上这么夺人眼球真的好吗?”“亚马逊为了宣传新剧也是太拼了,不过纽约地铁也能同意,真是怪事。”

“这个广告运用的元素对很多人来说非常敏感,”纽约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区域主任Evan Bernstein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我们并不是说人们没有权利自由表达自己,但这样显然是麻木不仁的,我们希望在公共交通上的广告还是要谨慎一些。”

“问题是,这样把纳粹符号和美国旗放在一起,却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对于不了解这部剧和原著小说的人来说,都会产生发自内心的厌恶和反感。”他说。

今年4月,美国大纽约交通运输管理局(Metropolitan Transit Authority)曾发布规定,禁止在地铁中张贴政治性广告。但管理局的发言人Kevin Ortiz称,亚马逊的广告并不违反他们对于“广告中立”的要求。

不仅是民众,一些政府官员也对这件事表达了不满,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称,他要让亚马逊撤下这些“冒犯性”的广告。

他用了“卑劣”一词来形容,“我会叫亚马逊撤下这些广告,如果他们不撤,我会命令交通运输管理局来撤。”

议员Jeffrey Dinowitz称:“作为一个犹太人,我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作为一个纽约人,我很尴尬。”“地铁公司应该感到羞愧并道歉,这不仅伤害了犹太团体,还有全体美国人。”

连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也加入了,他说:“这对二战而大屠杀幸存者来说是不负责任和冒犯性的,还有他们的家庭和无数纽约人。”他也坚持称亚马逊应该撤下广告。

亚马逊本次在纽约地铁上投入的广告费用不得而知,但作为各商家营销的重点区域,美国大纽约交通运输管理局每年的广告收入高达1.3亿美元。

亚马逊这次拼命夺眼球宣传,也是在苦苦吸引人们观看它重金打造的自制剧集。亚马逊在近几年高调杀入自制剧市场,专门成立了影视剧制作工作室,还签约了伍迪·艾伦作编剧和导演,一心想在视频服务上占领一席之地。

《透明人生》

但与Netflix大受追捧的《纸牌屋》相比,亚马逊大力投入的自制剧没能掀起太大的波澜。就连今年1月获得金球奖最佳剧集的《透明人生》的收视率也很一般,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IRP的14年Q4数据显示,至少看过一次《透明人生》电视剧的亚马逊Prime会员占不到四成,而看完该剧的会员仅仅10%左右。

媒体和投资人对亚马逊涉足娱乐行业的野心也在观望状态,亚马逊对原创剧集营销投入的不断加大,也有不少投资人开始担心这项业务缺乏盈利能力,而且对支出的披露不够详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亚马逊

5.4k
  •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称裁员将持续到明年
  • 南都电源:户储产品已有批量生产和销售,目前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较小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亚马逊真是疯了 竟把“纳粹”旗帜刷上了纽约地铁

亚马逊为了自制剧的营销推广也是拼了。

纽约地铁上的“纳粹”旗帜 图片来源:网络

刷纽约地铁早就成了大公司惯用的营销方式,可是亚马逊最近的广告让人们都目瞪口呆——42街接驳线的车厢座位上,竟然刷满了“纳粹”和“日本帝国”的旗帜。

纽约地铁上的“纳粹”旗帜和日本帝国旗帜

一侧座位上的旗帜并不包含纳粹标志性的“卐”字图案,纳粹帝国之鹰爪下的花环中的图案用了十字架代替,并放在了美国星条旗左上角位置;而另一侧的代表日本帝国的则是明显的太阳旗。

原来这是亚马逊为了新剧《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做的宣传广告,这部剧由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于1962年撰写的架空历史同名小说改编,故事讲的是二战中的轴心国战胜了同盟国,美国向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投降,被德国和日本东西分裂而治。

《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宣传海报

这样的广告自11月15号推出以来就遭受了众多炮轰,不过最新消息是,这些原本打算持续到12月14号广告已经在11月24号被撤下。

不少网友在社交网站上批评道:“天哪,这样的广告一定是疯了,居然用纳粹的旗帜。”“这样的营销手段真的太愚蠢了,在公共交通上这么夺人眼球真的好吗?”“亚马逊为了宣传新剧也是太拼了,不过纽约地铁也能同意,真是怪事。”

“这个广告运用的元素对很多人来说非常敏感,”纽约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区域主任Evan Bernstein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我们并不是说人们没有权利自由表达自己,但这样显然是麻木不仁的,我们希望在公共交通上的广告还是要谨慎一些。”

“问题是,这样把纳粹符号和美国旗放在一起,却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对于不了解这部剧和原著小说的人来说,都会产生发自内心的厌恶和反感。”他说。

今年4月,美国大纽约交通运输管理局(Metropolitan Transit Authority)曾发布规定,禁止在地铁中张贴政治性广告。但管理局的发言人Kevin Ortiz称,亚马逊的广告并不违反他们对于“广告中立”的要求。

不仅是民众,一些政府官员也对这件事表达了不满,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称,他要让亚马逊撤下这些“冒犯性”的广告。

他用了“卑劣”一词来形容,“我会叫亚马逊撤下这些广告,如果他们不撤,我会命令交通运输管理局来撤。”

议员Jeffrey Dinowitz称:“作为一个犹太人,我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作为一个纽约人,我很尴尬。”“地铁公司应该感到羞愧并道歉,这不仅伤害了犹太团体,还有全体美国人。”

连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也加入了,他说:“这对二战而大屠杀幸存者来说是不负责任和冒犯性的,还有他们的家庭和无数纽约人。”他也坚持称亚马逊应该撤下广告。

亚马逊本次在纽约地铁上投入的广告费用不得而知,但作为各商家营销的重点区域,美国大纽约交通运输管理局每年的广告收入高达1.3亿美元。

亚马逊这次拼命夺眼球宣传,也是在苦苦吸引人们观看它重金打造的自制剧集。亚马逊在近几年高调杀入自制剧市场,专门成立了影视剧制作工作室,还签约了伍迪·艾伦作编剧和导演,一心想在视频服务上占领一席之地。

《透明人生》

但与Netflix大受追捧的《纸牌屋》相比,亚马逊大力投入的自制剧没能掀起太大的波澜。就连今年1月获得金球奖最佳剧集的《透明人生》的收视率也很一般,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IRP的14年Q4数据显示,至少看过一次《透明人生》电视剧的亚马逊Prime会员占不到四成,而看完该剧的会员仅仅10%左右。

媒体和投资人对亚马逊涉足娱乐行业的野心也在观望状态,亚马逊对原创剧集营销投入的不断加大,也有不少投资人开始担心这项业务缺乏盈利能力,而且对支出的披露不够详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