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浪姐》背后的女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浪姐》背后的女人

在芒果“乘风破浪的姐姐”背后,也有着一群“乘风破浪”的女电视人。

文|毒眸  吴喋喋

编辑|何润萱

《乘风破浪的姐姐》两周播放量6.5亿,持续制造着大量新话题。

第二期里,张雨绮、黄圣依、刘芸、丁当所在的《艾瑞巴蒂》公演小组引发巨大的讨论:专业过硬的歌手丁当被选为队长,但在强势又爱表达的黄圣依、张雨绮、刘芸面前说不上话,最终“外行指导内行”让表演变得一团糟。

根据FUNJI数据, 6月19日,丁当登顶《浪姐》艺人讨论度TOP1,光是《浪姐》小组内,新讨论帖数达839帖。豆瓣网友敏锐地指出:《艾瑞巴蒂》组将成为“浪学”的重点,“以后要考的”。知名娱乐博主“吃瓜群众CJ”称《艾瑞巴蒂》小队为“花学的新芽,明学的朝露。”

《乘风破浪的姐姐》终究如观众所愿,走上了与《花儿与少年2》相同的命运:成为被八卦爱好者用放大镜和0.5倍速观看的真人秀宝典,吃瓜者的缪斯,“花学”和“明学”的继承者。

对于《浪姐》和《花少》系列共同的导演吴梦知来说,也像一个命运的轮回:这位在《快男》时代以清新文艺的文案而闻名的湖南广电才女,总与血雨腥风的真人秀有不解之缘。

总导演吴梦知为《乘风破浪的姐姐》撰写的开场文案

2017年,《花少2》凭借宁静、郑爽等女星间暗流涌动的交锋成为“神级”真人秀,为节目撰写了精彩文案的吴梦知也名声大噪,人称“百万文案”;2018年,吴梦知成为《花少3》总导演,节目画风随着总导演的变更从惊心动魄转为岁月静好,反而收视低迷,《花少》系列就此终结,吴梦知也被赋予了“擅长文案却不会做节目”的大众印象。

2020年,吴梦知担任制片人和总导演的《浪姐》却同时获得了《花少2》、《花少3》的特质:既有精彩的女明星斗法不断刺激热度;又有备受称赞的叙事节奏和后期文案,节目传递出的30+女性力量同样获得好评。

《浪姐》的总制片人栏上,除了吴梦知,还有另一位女性的名字:何忱。她曾担任《明星大侦探》前两季总导演。

《明星大侦探》

毒眸观察到,在湖南广电中一直不乏优秀的女性节目制作人和导演。从“内地选秀教母”龙丹妮和她的黄金搭档马昊,到后来《创造101》的总制片、总导演都艳、孙莉,再到如今《浪姐》的吴梦知、何忱。“电视湘军”里,娘子军撑起了半边天。

在芒果“乘风破浪的姐姐”背后,也有着一群“乘风破浪”的女电视人。

“百万文案”吴梦知

吴梦知,1999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英文系,00年进入湖南经视后,逐渐成为龙丹妮团队核心成员,曾任天娱传媒宣传总监, 09年龙丹妮从天娱出走盛大,两年后再度回到天娱,吴梦知也跟着一来一回。

尽管从《超级女声》时代吴梦知就是龙丹妮麾下干将,但不同于龙丹妮的女强人形象,吴梦知的微博画风十分文艺小清新,很难想象这些闲情逸致的文字背后是一个忙起来动辄通宵的综艺节目导演。

吴梦知的微博日常内容

这种文艺气息充分体现在吴梦知写作的节目文案中。

2013年《快乐男声》总决赛上,吴梦知写出了“我知道如何把速度藏在鞋子里”;2014年,《爸爸去哪儿》第一季,五位爸爸合唱的同名主题曲由吴梦知填词:“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宝贝,宝贝,我是你的大树,一生陪你看日出。”

但上述作品仅仅让吴梦知在电视圈小有名气,她基本不接受采访,为人低调。吴梦知的第一次大规模出圈发生在《花儿与少年》第一季,或许因为是节目初始定位为“自助远行真人秀”,与吴梦知的文风最为相配;而旅行类真人秀中常有的唯美风景空镜也格外能够凸显文案的存在感。

第一季里,吴梦知写道:“从陌生人到一家人的距离,也许只是一瓦一檐,一蔬一汤,愿砺砺尖路,相亲相爱。”

吴梦知文案的第一次大型出圈发生在《花儿与少年》

虽然《花少》的走向与“相亲相爱”的愿景背道而驰,但第二季节目仍然将吴梦知的文案视为亮点并加以放大——节目组邀请写字好看的常驻嘉宾井柏然手写吴梦知的文案,代替常规字体文案出现在节目画面中。有了大明星手写体加持、吴梦知的文案得到了更高的关注。

2017年,吴梦知成为《花少3》总导演,且仍然包揽了文案:“为什么有沙漠?为了寻找沙砾的心中深藏的井。为什么要去丛林?为了热浪一般的暴雨,为了找寻久违的大地。”

慢综艺舒缓的节奏、养眼的鲜肉小花阵容,搭配“百万文案”和同样高水准的画面、配乐,节目在年轻观众中间获得了好评,第三季豆瓣打分人数和评分为三季之最。

井柏然手写的《花儿与少年》第三季文案截图

但没有了嘉宾的年龄差距设置,也失去了韩国原版《花样姐姐》的精髓,节目第三季收视率断崖式下跌,集均CSM52城市网收视率0.617%,在同时段节目中排在三名开外——作为对比,前两季平均收视率为1.81%和1.25%。

2018年3月,网友在吴梦知微博下询问《花少4》的消息,而吴梦知回复道:“没有了,勿念。”据新浪娱乐获悉,停办原因是“《花少》出国拍摄和后期制作经费过高,而收视低迷导致入不敷出,因而被砍。”

有媒体曾批评当时的湖南卫视陷入了“作者综艺”式自恋,代表就是洪涛大手笔的音乐综艺《幻乐之城》和吴梦知文艺至死的《花少3》。

洪涛作为《我是歌手》总导演获得了巨大的知名度和声望,但《幻乐之城》是公认失败的作品——节目重金打造了高难度的“音乐创演秀”,要求非专业音乐剧演员们配合复杂的镜头调度完成真唱、真演,结果效果不佳、收视惨淡, CSM52城收视集均0.64%。

重金打造却收视惨淡

和洪涛孤注一掷换来幻梦一场的情况相似,岁月静好但流于平淡的《花少3》也被认为是遵从了节目总导演吴梦知本人的趣味,但也因此让主流电视观众流失。

2018年,吴梦知调任芒果TV节目中心任副总经理,同年9月成为芒果TV校招推荐官——看起来终结了《花少》的吴梦知并没有一蹶不振,恰恰相反,“百万文案”的才女形象让她在一众广电系导演中具有了辨识度,甚至成为一些年轻从业者的偶像。

作为校招推荐官的吴梦知罕见地为此接受了一次芒果内部专访,采访中吴梦知再三申明自己的“反文案”立场。

她说:“影像内容就是用画面、声音、剪辑来表达的……文案啥都不是,只是一个电视导演的最基础的训练而已……严重点说,文案只是一种懒惰者的补救手段而已——就是用影像实在无法交代了,那么用几句话说清楚很多问题吧。”

图源:芒果TV 微信公众号

不知道是不是《花少3》在收视率上的失败, 促使了以文案著称的吴梦知如此严重地否定文案的价值。但可以看见的是,同年吴梦知担任总制片人的《妻子的浪漫旅行》没有再产生与文案有关的话题,这是一档在当时的内地看来较为新鲜的观察类综艺,比起用文案烘托旅行中的美好氛围,很多要素藉由坐在观察室的丈夫之口讲出。

但抱持反文案态度的吴梦知也没有刻意抹杀自己的文字才华,而是找到了更平衡的方式去安置这种才华——比如去年吴梦知担任芒果综艺《朋友请听好》总编剧,综艺编剧在前期负责节目策划和框架设计,如此一来,吴梦知的文字不再渗透到幕前。

《浪姐》作为一档高能输出30+女性力量的真人秀,是需要优质的文案来开篇定调的。这个时候吴梦知的文案再度派上用场。观众几乎在一开头就识别出了吴梦知标志性的风格——语句平实,但不乏新鲜的用词:“女人,从母亲开始,就是我们一生中最早记得和最后忘却的名字。而每个女人,砺砺一生,都在面对性别与年龄、生活与自己的锤问……”

吴梦知标志性的风格文案

“砺砺”不是一个很常用的词,但早前出现在《花少1》的文案之中;这段文案无疑获得了好评,在没有热搜的日子里,夸赞吴梦知文案的微博再次转发过万。

其实《乘风破浪的姐姐》也将文案融入了镜头叙事中,比如经常性地在空屏上打出寥寥数语,制造出冷幽默效果。这一手法与闹腾的姐姐们形成静与动的对冲,平衡了节目的喧嚣,吴梦知的导演风格也同热辣、爱拼、敢于争先的姐姐构成了某种互补。

《浪姐》中让人会心一笑的冷幽默风格花字

节目之外的吴梦知好像也出现了变化:以往在微博只分享读书笔记的她如今会在贴出讨论《浪姐》的豆瓣帖子截图、绘声绘色讲述自己磨着李宇春为《浪姐》写主题曲的全过程。“百万文案”吴梦知成为了“总导演”吴梦知。

乘风破浪的女广电人

如前所述,《浪姐》的成功至少有两支制作团队的功劳:吴梦知团队和何忱的盒子工作室。

何忱2014年加入芒果TV并成为节目制作中心的第一位导演。那时候湖南卫视节目制作正处于高峰期,2013年《爸爸去哪儿》大获成功,第二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芒果TV初创,距离扭亏为盈还有漫长的3年。

何忱担任总导演的第一部芒果TV自制综艺是《偶像万万碎》,这档通过玩游戏、强互动来进行的明星访谈综艺节目只有20分钟的长度,体量不大,但市面上的视频类娱乐媒体都能够做出来,作为一档周播节目存续的意义不大,于2016年底彻底停播。

但也是在这一年,何忱团队制作出高分原创推理综艺《明星大侦探》,成为内地原创综艺难以逾越的一座高峰:豆瓣7万人评分9.3,在芒果TV月活只有4000万左右的2016年,首季收官前播放量超6亿,累计播放量13亿。这或多或少也打破了一类性别刻板印象:如此构思缜密、排布精细的推理真人秀,出自女导演之手。

《明星大侦探》前三季评分均在9.0以上

何忱接受“看电视”采访时提到,导演组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始终坚持的原则“就是没有bug,就是要合理,合理是一切的标准”,为此故事编剧和角色导演开会时被圈在一起,互相挑刺、找bug。《明侦》单个故事从创意、剧本到拍摄完成,最长需要四个月,剧本常常修改四、五十稿。

而《浪姐》的制作难度恐怕也不低,以至于需要吴梦知、何忱团队协作:《浪姐》需要协调30位成名女艺人完成拍摄,虽然不至于达到6个《花少》的难度,但绝不比管理100个女团训练生轻松。第二期节目中,“卑微的”工作人员徘徊在艺人卧室门口,最终也没上前敢叫醒艺人的画面深入人心。

但对于芒果系团队来说,《浪姐》中选秀和竞演的部分则是驾轻就熟——吴梦知很早进入龙丹妮团队,参与了2004年《超级女声》到2013年《快乐男声》的全过程。

2013年《快乐男声》吴梦知文案

但像吴梦知这样留守的广电人只是一部分,“选秀教母”龙丹妮为广电注入的选秀基因,也随着其他广电人的出走而散落八方。

2017年,龙丹妮与女导演马昊再次出走天娱,成立哇唧唧哇,并制作了《明日之子》系列节目,曾任09年《快乐女声》总导演的马昊成为《明日》系列总导演;同年,《歌手》总导演都艳带着团队离开湖南卫视,成立“七维动力”团队,并在10月份接到了腾讯视频的《创造101》项目;《歌手》总编剧孙莉也出走广电,成立“好枫青芸”团队,同样参与到《创造101》项目当中。

在《三声》的采访中,都艳提及在广电的工作经历让自己对选秀题材有了执念。“我一直想做选秀,2004年到2006年,我跟着团队做了三年的《超级女声》,那个时候因为我自己也很年轻,看到的也更多是美好和单纯。”

2006年《超级女声》(图源网络)

“电视湘军”,尤其是女性“电视湘军”几乎构成了偶像元年后的内容制作主力:都艳和孙莉打造了《创造营101》,今年二人分别制作优酷男团选秀《少年之名》和腾讯《创造营2020》;龙丹妮、马昊的哇唧唧哇一直负责《创》系列限定团的成团后运营;曾任湖南卫视金鹰卡通卫视董事长的雷瑛,与男导演陈刚出走广电后共同经营鱼子酱文化,连续制作了《偶像练习生》和两季《青春有你》。

而随着偶像市场初具规模、粉丝对艺人背后经纪公司、节目制作团队高度关注,幕后工作者走向幕前仿佛也成为了某种的趋势:杜华号称每天收到几十万辱骂私信,杨天真一度成为顶流经纪人,龙丹妮在《明日之子3》中出镜担任常驻导师,芒果系的女导演们也逐渐成为被关注的对象。

“乘风破浪”的不止是女明星,还有节目幕后的无数女性工作者,被观众所察觉到的尚且只是凤毛麟角。在这一对体力有巨大考验的行业之中,女导演、女编剧、女制作人所需要对抗的风浪或许也不比女明星少。

在《三声》的采访中,都艳这样定义伟大的综艺导演:“(他们)最优秀的地方在于,并不是出于做一个节目的考虑,而是真正意义上看到了市场和行业的需求,然后由此应运一些内容,通过内容去做一个试验,把一个行业和社会的现状展现给大家。”

从文案大神到《浪姐》总导演,吴梦知似乎又向着这种“伟大”往前迈进了一小步。6月19日举办的芒果TV招商会上,官宣了《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后续团综资源《姐姐的爱乐之程》,内容是成团的姐姐们与男顶级流量一起旅行——换言之,这是三年后重启的特别版《花儿与少年》。

但《爱乐之程》应该不会再是当初的《花少》,宁静说“我还是长大了反正”,“乘风破浪”后,姐姐不再是当初的姐姐,幕后的姐姐们亦如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