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B站到底变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站到底变了吗?

从涨幅来看,B站是国内互联网科技上市公司中,今年以来涨幅最高的那一个,甚至超过了拼多多。

文 | AI蓝媒汇 魏晓

B站到底变了吗?

在持续破圈扩容,不再甘愿仅当一个“小破站”的当下,B站CEO陈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就在B站成立11周年之际,陈睿表示,即便B站在用户数、UP主、内容品类等三方面都实现了扩容,但B站本身的用户属性和内容的竞争力等丝毫未变。

这是官方口径的B站的变与未变,更多是从B站这一产品维度出发。

而从公司的维度出发,在外界看来B站的变与未变,则有新的诠释。

何者为变?

最直观的便是市值变化。

进入2020年以来,B站的市值一路爬升,截止目前市值高达155亿美元,累计涨幅为139%。从涨幅来看,B站是国内互联网科技上市公司中,今年以来涨幅最高的那一个,甚至超过了拼多多。

来源:雪球

可见在资本市场上,B站的受追捧程度。

那何者未变?

B站2019年的营收为67.8亿元,净亏损13亿元,不仅未能完成B站百亿营收这一目标,同时仍然未能实现盈利。

按照陈睿去年在B站内部定下“三年内B站市值要升至100亿美元,达成此体量的标志是三年内,B站收入要增长至100亿元人民币”这一KPI,从结果上看,B站百亿美元市值的目标已经相较后者提前完成。

在不少人士看来,这或意味着当前B站的高市值,并没有获得稳定的业绩支撑点,更多是基于资本追捧疫情期间表现超预期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这一逻辑。

换句话说,无论B站在用户数、UP主、内容品类等多个层面都实现了规模扩容,甚至市值翻了一倍还多,无论B站在外部频频推晚会、推《后浪》等等刷屏营销活动,归根结底都要落在营收层面,落在转化层面,落到盈利层面。

对于B站而言,这才是持续的生命力,是其市值再上升一台阶的关键。毕竟“用爱发电”早就是老黄历了。

高增长能否维持

时下,正是B站最出风头的时刻。

基本上每一场营销活动,都能获得极高声量;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也越发重视B站内容分发的权重;还有来自多圈层的用户对B站有了更进一步了解,有些还已经答完了题,就为了发个弹幕……

体现在B站2020年Q1的财报中,便是一组巨幅增长的数字。

Q1季度内,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70%达到1.72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77%达到1.56亿,日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69%达到5100万。其中通过考试即答完题的“正式会员数”,同比增长66%,到达了8200万。

另外,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跃升至87分钟,月均活跃UP主数量及其投稿量也同比翻倍。

得益于此,在2020年Q1,B站的当季营收到达2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9%,同样实现了高额增长。

如果B站在今年都能保持这样的高增长态势的话,那么B站在2020年便完成100亿营收这一目标,基本上是板上钉钉。

问题在于,高增长态势还能延续多久。

一方面,Q1处于疫情期间,对于短视频行业是一个推高用户留存、用户时长、用户基数等各方面数据的特殊时间点。

另一方面,B站已经实现了较高程度的破圈,年轻用户、UP主等程度都有了较高提升,这同时意味着市场既有的存量已经不多了。

再者,在B站讲出破圈,逐步摆脱了原有的二次元视频社区标签,进一步扩容成为一家综合性视频社区,甚至将原有的开屏画面2233娘更改为 “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的新故事之后,B站也再难“小而美”,再难“默默发育”。

很明显,B站已经被巨头们盯上了。

长视频领域,直面优爱腾在内容产业链的强势地位;游戏直播方面,虎牙和斗鱼已经有抱团的趋势;短视频种草和直播带货,又有抖音和快手这流量富矿。甚至B站原有的内容社区腹地,西瓜视频也正在虎视眈眈。

这种竞争局势下,B站的持续高增长或就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何时才能不用爱发电

截止目前,B站仍然尚未完全摆脱“用爱发电”这一尴尬处境。

过去多年二次元无法自身造血,是B站、A站等二次元社区的长久阵痛。后来,B站终于找到了游戏,并随着影响力的逐步提升,打造了一套多元化的变现体系,为自身可持续供血带来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上市招股时,B站靠手游撑起了83.4%的盈利,一度因为移动游戏的营收占比过高,被称为“游戏公司”哔哩哔哩。

不过在发展到2019年Q4季度,B站营收中移动游戏的占比,降到43.38%,首次低于50%,B站逐渐从单一倚重的游戏收入转向多元化营收,直播、广告、电商的比重不断上升。

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但问题在于,距离盈利,B站仍然还有一定距离。

2019年,B站净亏损13亿。在2020年Q1,B站实现巨幅增长的背后,净亏损则在进一步扩大为5.386亿元,而去年同期仅亏损1.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75%。这已经是B站上市后,连续亏损的第八个季度了。

不难发现,已经成立11年的B站还是未能彻底解决商业化变现。

这限制了B站在资本市场的进一步想象力,同样也会延伸影响到平台内容创作者的积极性。毕竟,内容创作者都是需要恰饭的。

B站知名UP主“巫师财经”的出走,根据“巫师财经”坦言,很大程度上便是仅靠打赏的钱不足以养活自己,“用爱发电的动力也有所动摇。”

一旦当其他内容分发平台给出更多的变现支持、资源政策扶持等等,B站的优质UP主出走,自然就难以避免。

事实上不仅是“巫师财经”,敖厂长是B站拥有700万粉丝的知名游戏UP主,但自去年,他开始在西瓜视频上频繁更新。从今年5月7号开始,他再没有在B站上发布过视频。有市场消息称,敖厂长此番出走是因为西瓜视频给了他超出10倍的收益及推荐权益、流量扶持。

显然对于B站而言,光靠提出“构建一个属于用户,让用户感受美好的社区、为创作者搭建一个舞台、让中国原创的动画和游戏受到全世界的欢迎”这三个新使命还远远不够。

在解决变现、拉高营收、实现盈利上,B站还需更多破局动作。而只有如此,B站下一个更高想象空间,才能就此打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