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隐秘的角落”里发现秦昊,观众为何爱上“秃头姐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隐秘的角落”里发现秦昊,观众为何爱上“秃头姐夫”?

正是“善恶”的反复纠缠,隐秘与光明的现实更迭,让《隐秘的角落》备受好评,也让秦昊在走出低调精致的文艺片后,依然能在小荧屏大放异彩。

文 | 一点剧读 阿涩

随着《隐秘的角落》的火热播出,秦昊成功出圈,他对张东升一角的精彩演绎,更是激发了观众的造梗热情,“一起去爬山吗”“我还有机会吗”“就挺秃然的”等一系列幽默诙谐的热梗背后,都是让人脊背发凉的阴暗故事。

一个阴狠善变、自卑懦弱的角色被全民喜爱并拿来娱乐,不得不说,秦昊让张东升的偏执疯狂有了情感逻辑,压抑沉沦有了现实底色,鲜明而丰富的人物形象,给予了观众更多的情感投射与思考空间。

爱奇艺迷雾剧场上线的第二部悬疑作品《隐秘的角落》突破了审查的限制,探索了一种全新的创作表达,以豆瓣44万人打出8.9分的成绩成为2020年截至目前的国产剧之最,大结局播出当晚,更是席卷了热搜榜单。这部改编自紫金陈推理小说《坏小孩》的网剧,展现了人性的幽微之处,以及逼仄压抑的现实环境,让观众在残酷现实与美丽童话两端,陷入对剧情的猜想与推测之中欲罢不能。

正是“善恶”的反复纠缠,隐秘与光明的现实更迭,让《隐秘的角落》备受好评,也让秦昊在走出低调精致的文艺片后,依然能在小荧屏大放异彩。

阴暗自卑的杀人犯与心系童话的张东升

张东升,一个温暖而明亮的名字预示着角色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求,以及对于童话的向往。

剧中对于张东升的心路历程以及情感走向用了大量的细节填充。无论是在黑板上画心形坐标,为学生们讲述笛卡尔的爱情故事,还是当意识到自己的信任被辜负时对严良的控诉,在普普发病时心存的几分善念,都在刻画着一个企图挣脱生存的枷锁、渴望开启人生正常轨道却始终无力的反派形象。

秦昊的表演尽在眼神与动作的细微之处,值得用一帧帧画面去品鉴。当在饭桌被亲戚看不起时的强力隐忍,杀心已起对岳父岳母最后意味深长的试探,当掀开正人君子的伪装面对真实自我时的阴冷等皆入木三分,在温和谦卑的性格侧写之下,传递着角色巨大的心理及精神压力。观众在忌惮憎恨张东升的同时,也希冀能有一截浮木能让他抓住,得以解救。

秦昊并非第一次接触网剧。《无证之罪》中他饰演的严良一角,出生于刑警之家,少时是个惹事生非的混世魔王,最后在父亲的领导下痛改前非报考警校,警队最初屡建奇功,被称为“阎王”,这一角色与张东升大相径庭。作为能够与《白夜追凶》对打的社会派推理悬疑剧,《无证之罪》也在一时之间成为口碑之作,在此之后,秦昊再次凭借同一团队合作的《隐秘的角落》走通了“小荧屏”之路。

近几年,影帝影后们先后出击小荧屏,今年周迅的一部女性话题剧《不完美的她》将虐童、遗弃、纵火等具有社会话题或者现实意义的事件融入其中,并集结了惠英红、赵雅芝等大咖;张译的一部《重生》作为《白夜追凶》的兄弟篇上线播出,以独特的文艺悬疑风冲击市场,两部作品却都未取得预想的成绩,口碑也乘下滑趋势。

而秦昊则在演技实力与优质剧本的加持下,在小荧屏成功突围,“宁缺毋滥”成了秦昊的真实写照。如今市场已经在“流量”与“质量”之间逐步做出着正确选择,能够让大荧幕的演员们在网剧市场发挥自身优势也并非不可能。

秦昊曾表示,《坏小孩》小说里,张东升为了钱杀人,这样的人物不是很有魅力,后来在主创与秦昊的多次沟通之中,添加了很多人物的性格与故事,使人物更饱满。其实不单单是张东升这一角色,《隐秘的角落》中,每个人物都有独特的灵魂与个性,《隐秘的角落》大受欢迎,正是群像塑造的成功。

控制欲极强的母亲、漫不经心形同虚设的父亲、冷漠自私清高自大的后妈,都让朱朝阳家庭缺位,孤独无措,劣迹斑斑又内心纯良、心思缜密且重情重义的两个“半路朋友”给了朱朝阳极大的温暖,但同时,剧中并未将人物简单粗暴的设为黑白阵营,非黑即白的二元矛盾无法体现人性的纠葛复杂,剧中的成年人也有成年人的无奈,孩童也有孩童的灰色地带。朱朝阳与张东升镜像对立式的故事写照,不但刻画了精彩纷呈的人物关系网,更进一步深化了剧作立意。

“你可以相信童话。”成了杀人魔的张东升对朱朝阳,以及对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情,也是《隐秘的角落》最终为儿童留下的真诚礼物。

《隐秘的角落》为悬疑短剧创作留下了什么?

有人认为《隐秘的角落》将其自身风格走向了极致,甚至直接堵死了同类型悬疑风格的路。那么,在视频平台掀起了剧场化运营浪潮,主打悬疑类型的作品不断向观众涌来的背景下,《隐秘的角落》能为悬疑短剧创作带来哪些启示呢?

悬疑类剧集涉及生与死的严肃命题,以及黑与白之间强大的戏剧张力,一直受到很大部分固定群体的拥趸,但其创作门槛偏高,专业知识的运用、话题度的把握、叙事节奏的掌控、审查制度的规避等都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坏小孩》这本书的风格是黑暗阴郁的,几乎是踩着审查的红线走。

网剧与小说两者不同的媒介属性不同,致使原著故事的影视改编成为很多人不敢想的事情。但对于《隐秘的角落》的团队而言,似乎并未在此处过多纠结,《坏小孩》有着极具吸引力的故事性,而在改编时略过其案件里的猎奇性,侧重真实人性的捕捉,以及现实人情的刻画。

《隐秘的角落》为观众构建了一个现实性与故事性并存的世界。

古朴潮湿的小镇、文艺怀旧的画风,电影感的镜头语言、明快的叙事节奏,将观众代入了这个充满悬疑感与故事性的背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拉近,描绘了一个来不及躲避的人情世界,人物关系极为错综、无限叠加,而绵延街巷的复杂地理环境,又将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无限拉远,隔着一扇门,便是相互猜疑的两个世界。比如三个孩子相见的几个场景里,欲言又止的对话,相互防范的动作,却又试图接近的情境,铺垫着今后三个人之间的复杂情谊与不同命运。孩童之间的心理博弈,让观众中大部分的成年人感到揪心。

《隐秘的角落》将“光明”与“隐秘”,“现实”与“童话”之间的反差元素运用得恰到好处。在暴露在阳光之下的山上,张东升进行了一场阴暗的谋杀;光线晦暗的朱朝阳的家,有一个打开能看得到天空的阳台,在这里三个朋友进行过互为同盟的谈话……逼仄的环境中偶尔透出微光,阳光明媚的天气里戳破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是剧作的独特设计。

同时,《隐秘的角落》在配乐上也花费了心思,打造了别致的视听风格。12首片尾曲,风格各异,延续剧情又暗示主角命运,让观众又爱又恨地表示,“能不能整点阳间的音乐”,氛围感极重的小众音乐,增加了剧作的艺术感,更为小众音乐的输出提供了渠道。

《隐秘的角落》让观众看到了悬疑短剧的无限可能,制作精良的主创团队,同在表演上具有无限惊喜的实力派演员的合作,为进一步打开悬疑作案类型剧集的天花板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今年的悬疑短剧数量可观,我们可以充满期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