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球友们都去跑步了,运动消费受挫但跑鞋逆势上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球友们都去跑步了,运动消费受挫但跑鞋逆势上扬

疫情不仅改变人们的运动方式,同时改变着这片市场的商业结构。

图片来源:On品牌

记者 | 罗盈盈

室内公共运动场所未完全开放,跑步成了不少人的选择。

据商业媒体福布斯报道,运动行业调研机构NPD集团的最新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全球运动鞋销量遭受重挫,销售额同比下降超过50%。

以耐克集团为例,即使是全球最大的运动品牌也难免受到冲击——截至今年5月的2020年第四财季,耐克全球营收同比下降38%至63亿美元,季度净亏损7.9亿美元。

不过,这家机构的调研指出,当运动行业面临困境,跑步产品却保持逆势上扬的销售趋势。

NPD集团副总裁、体育行业专家马特·鲍威尔(Matt Powell)对此分析道,“通常,在经济衰退期间,我们都看到跑鞋表现良好,现在也是如此。过去四周,跑步鞋一直很受欢迎。”

他预期,在2020年疫情难以完全受控的情况下,下半年,跑鞋将继续成为运动鞋销售市场的优势品类。

与此同时,NPD集团对部分国际跑鞋品牌的业绩情况进行调查,以呈现疫情期间市场整体销售趋势。

Saucony与New Balance、Asics、Brooks一同,被视为传统认知上的国际四大跑鞋品牌。

美国品牌Brooks表示,实体店关闭对销售额产品直接影响,但今年迄今的整体销售额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Brooks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丹·谢里丹(Dan Sheridan)对此回应,从品牌角度明显感觉到人们从健身房转移至跑步场,因此,品牌销售呈现复苏态势。

New Balance亦看到跑步产品的市场需求获大幅增长。Saucony则表示,消费者正在迅速转向电商渠道,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乐观。

据Saucony总裁安妮·卡瓦萨(Anne Cavassa)透露,Saucony公路类跑鞋和步道类跑鞋等多个核心性能品类,在这期间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

New Balance母公司总经理凯文·菲茨帕特里克(Kevin Fitzpatrick)回应,“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们看到跑步产品的需求急剧增加,尽管比赛取消了,跑步团体也停办,但年轻消费者转向跑步,加速我们在该领域的增长。”

作为四大跑鞋老牌中唯一来自亚洲的品牌,今年一季度,Asics的功能性跑鞋销售额同比下滑11.5%至382亿日元,但相较于其他运动鞋服品类高达三成的跌幅,其跑鞋产品的跌势相对更小。

曾生产出全球首双带钉跑鞋的锐步(Reebok)则表示,与2019年相比,线上平台跑步产品销量增长一倍以上。其中,最畅销的鞋子是Forever Floatride Energy,每双售价约100美元。

新兴跑鞋品牌方面,Hoka One One表示所有运营品类都表现良好。网球名将费德勒投资的瑞士跑步品牌On running,今年电商销售额更是增长200%以上。

On running联合创始人大卫·阿勒曼认为,“在这次大流行之后,许多人开始选择跑步,一方面是为了健康,另一方面是为了有机会在户外,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锻炼。”

疫情期间,在公共健身场所关闭或限流的情况下,居家健身掀起热潮。除了户外跑步以外,跑步机等室内健身器材受热捧,同样在配合着跑步鞋的销售。

据苏宁易购、苏宁体育和PP体育提供的体育消费大数据显示,今年1-5月,室内跑步机的销售增幅明显,同比增长179%。

今年4月,锤子科技前CEO罗永浩曾在第二场直播带货中,叫卖一款折叠式的居家跑步机。最终,两个半小时直播期间,该款跑步机售出906台,销售额达到253.59万,在当晚所有21件商品中排名第6位。

据家用跑步机品牌金史密斯提供的数据,国内疫情高发期,家庭跑步健身的需求量陡增——2020年1月,公司产品销量相较2019年12月环比增长约80%,天猫和京东平台从春节大年初二前后开始快速增长。

据NPD报告,在跑步热潮持续的背景下,Saucony、Brooks和Hoka One One等多家跑鞋品牌均计划,将在下半年加快节奏推出新产品或新技术。

可以预见,疫情不仅改变人们的运动方式,同时改变着这片市场的商业结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罗杰·费德勒

  • On昂跑上市后首份季报鞋类占比94%,亚洲市场贡献极小
  • 一双千元跑鞋,今天撑起600亿市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球友们都去跑步了,运动消费受挫但跑鞋逆势上扬

疫情不仅改变人们的运动方式,同时改变着这片市场的商业结构。

图片来源:On品牌

记者 | 罗盈盈

室内公共运动场所未完全开放,跑步成了不少人的选择。

据商业媒体福布斯报道,运动行业调研机构NPD集团的最新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全球运动鞋销量遭受重挫,销售额同比下降超过50%。

以耐克集团为例,即使是全球最大的运动品牌也难免受到冲击——截至今年5月的2020年第四财季,耐克全球营收同比下降38%至63亿美元,季度净亏损7.9亿美元。

不过,这家机构的调研指出,当运动行业面临困境,跑步产品却保持逆势上扬的销售趋势。

NPD集团副总裁、体育行业专家马特·鲍威尔(Matt Powell)对此分析道,“通常,在经济衰退期间,我们都看到跑鞋表现良好,现在也是如此。过去四周,跑步鞋一直很受欢迎。”

他预期,在2020年疫情难以完全受控的情况下,下半年,跑鞋将继续成为运动鞋销售市场的优势品类。

与此同时,NPD集团对部分国际跑鞋品牌的业绩情况进行调查,以呈现疫情期间市场整体销售趋势。

Saucony与New Balance、Asics、Brooks一同,被视为传统认知上的国际四大跑鞋品牌。

美国品牌Brooks表示,实体店关闭对销售额产品直接影响,但今年迄今的整体销售额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Brooks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丹·谢里丹(Dan Sheridan)对此回应,从品牌角度明显感觉到人们从健身房转移至跑步场,因此,品牌销售呈现复苏态势。

New Balance亦看到跑步产品的市场需求获大幅增长。Saucony则表示,消费者正在迅速转向电商渠道,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乐观。

据Saucony总裁安妮·卡瓦萨(Anne Cavassa)透露,Saucony公路类跑鞋和步道类跑鞋等多个核心性能品类,在这期间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

New Balance母公司总经理凯文·菲茨帕特里克(Kevin Fitzpatrick)回应,“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们看到跑步产品的需求急剧增加,尽管比赛取消了,跑步团体也停办,但年轻消费者转向跑步,加速我们在该领域的增长。”

作为四大跑鞋老牌中唯一来自亚洲的品牌,今年一季度,Asics的功能性跑鞋销售额同比下滑11.5%至382亿日元,但相较于其他运动鞋服品类高达三成的跌幅,其跑鞋产品的跌势相对更小。

曾生产出全球首双带钉跑鞋的锐步(Reebok)则表示,与2019年相比,线上平台跑步产品销量增长一倍以上。其中,最畅销的鞋子是Forever Floatride Energy,每双售价约100美元。

新兴跑鞋品牌方面,Hoka One One表示所有运营品类都表现良好。网球名将费德勒投资的瑞士跑步品牌On running,今年电商销售额更是增长200%以上。

On running联合创始人大卫·阿勒曼认为,“在这次大流行之后,许多人开始选择跑步,一方面是为了健康,另一方面是为了有机会在户外,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锻炼。”

疫情期间,在公共健身场所关闭或限流的情况下,居家健身掀起热潮。除了户外跑步以外,跑步机等室内健身器材受热捧,同样在配合着跑步鞋的销售。

据苏宁易购、苏宁体育和PP体育提供的体育消费大数据显示,今年1-5月,室内跑步机的销售增幅明显,同比增长179%。

今年4月,锤子科技前CEO罗永浩曾在第二场直播带货中,叫卖一款折叠式的居家跑步机。最终,两个半小时直播期间,该款跑步机售出906台,销售额达到253.59万,在当晚所有21件商品中排名第6位。

据家用跑步机品牌金史密斯提供的数据,国内疫情高发期,家庭跑步健身的需求量陡增——2020年1月,公司产品销量相较2019年12月环比增长约80%,天猫和京东平台从春节大年初二前后开始快速增长。

据NPD报告,在跑步热潮持续的背景下,Saucony、Brooks和Hoka One One等多家跑鞋品牌均计划,将在下半年加快节奏推出新产品或新技术。

可以预见,疫情不仅改变人们的运动方式,同时改变着这片市场的商业结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