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隐秘的角落》总制片人何俊逸:短剧不赚钱,未来不一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隐秘的角落》总制片人何俊逸:短剧不赚钱,未来不一定

我们试图找到解锁《无证之罪》和《隐秘的角落》成功的密码,何俊逸觉得,每一个项目都是太多的因素组合而成,保证一个作品成功已经很难,何况是稳定持续的输出。

文 | 蓝洞商业 赵卫卫

网剧《隐秘的角落》签名版海报,已经挂在了韩三平的办公室。

首播的第二天,这部剧在豆瓣开分9.0分。监制韩三平比总制片人何俊逸先看到这个消息,于是就给何俊逸打来电话。

“豆瓣9分是什么概念?”

“挺不容易的,国剧里9分以上的估计就几十部。”

于是,签名版海报自然是值得纪念的,冯小刚、李少红这些成熟导演过来坐,也都夸这部剧,章子怡更是在微博上夸它是抗衡美剧的“中剧”。

在电影院迟迟不开门的日子里,《隐秘的角落》成为影视行业最热的话题。

“一起爬山”、“秃然”、“小白船”这些剧中自然发酵而成的梗,夹杂着观众的赞美,把这部剧频频送上热搜,持续不断的扩展着爱奇艺用户的外延。

“迷雾剧场”,承载着爱奇艺在精品剧集内容上创新使命。当年是单品,现在是组合拳。

2017年,爱奇艺就和何俊逸的万年影业合作推出精品短剧《无证之罪》,市场反应很好,于是紫金陈的《坏小孩》自然给到了万年影业开发。

“最初,我们对市场的预期,就是确保行业内的认可,能不能出圈我们没想过。直到看了样片,我才觉得行业内这个维度,是稳的。”

将近两年的剧本开发时间,已经把前期开发费用花超了近一倍,中途四位编剧加盟,主创团队也有过更迭,但总之,《隐秘的角落》花完了爱奇艺2019年最高的悬疑短剧单集制作成本。

我们试图找到解锁《无证之罪》和《隐秘的角落》成功的密码,何俊逸觉得,每一个项目都是太多的因素组合而成,保证一个作品成功已经很难,何况是稳定持续的输出。

“更新的东西一定是需要锐气的,需要破局的心思,需要新人去闯。”何俊逸说,而两个项目的共同点在于,剧本、演员和主创的专业水准做到了延续和保证。

《隐秘的角落》大获成功,但主创们还没办庆功宴。受疫情影响的影视行业迟迟难以复苏,何俊逸的万年影业也概不例外,他想的是先不铺张,等缓过来之后再给大家更好的奖励。

虽然相对长剧集,《隐秘的角落》这种短剧单集成本很难降下来,爱奇艺的制作费用悉数被花了出去,万年影业“几乎不怎么赚钱”,但何俊逸觉得未来不一定,他相信短剧的精品化时代很快就要到来。

在何俊逸的沙发旁,摊开着一本时下热门的新书《一生的旅程:迪士尼CEO自述批量打造超级IP的经营哲学》,他笑着说,这本书给他最大的启发就是:人要乐观。

以下为何俊逸接受「蓝洞商业」专访的采访实录(有删减):

“让卢静做制片人是挑战,找到导演辛爽是惊喜。”

整个《隐秘的角落》项目里,最有挑战性的决定,就是让“执拗”的师妹卢静做制片人。

她是我在电影学院的同门师妹,也是《无证之罪》的执行制片人,专业能力上没问题。我最初比较担心的是湛江的台风和休渔期对项目周期的影响,以及处理跟各方的合作关系,但最后,她用她的执着证明了自己,这很关键。

她一直把这个项目当成自己的孩子,《隐秘的角落》表面上只有四个编剧,其实前前后后很多主创参与过,不断地打磨,包括演员、导演、编剧的人选,都经历了很多。

如果不是一个执着的制片人,可能在剧本的开发方向,在主创团队的更迭上就气馁了。现在主创团队几乎都是她的师哥,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有她的执着在里面。

剧里,严良和普普住的小木船,本来可以租,但租的话需要改装,还得复原,就不能做的太复杂,大家都觉得不满意。美术部门觉得要买下来,但买下来,最后也带不走。

为了把小朋友的家打造的更温馨一点,花了不少钱把船买下来改造,挺贵的。

很多时候卢静跟大家吵,我跟卢静也有争执,她跟我争的所有点也是帮作品做争取,我则需要做出平衡。现在回头看,我们为的是同一个目标,最终结果是好的,中间的摩擦就变成了锦上添花。

一个优秀的制片人,首先是能对项目的市场有明确的预期,明确的目标,知道投入的力度是什么,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很多时候要有润物细无声的感觉,因为内容产品的核心,还是导演的创作。虽然剧集的商品属性更重,制片人也要把握自己的分寸和距离。

而辛爽导演,真的是这个项目中最大的惊喜和收获。

爱奇艺的制片人在《幻乐之城》发现了辛爽,然后引荐给我们,大家非常聊得来。

其实我们最初聊的是另外一个项目,不是《隐秘的角落》,他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好的想法,从那时起,就已经对辛爽有了信任。

如果要说《无证之罪》和《隐秘的角落》的共同之处,就是三点:剧本、表演和制作的专业水准做到了延续和保证。

而这一次辛爽导演在音乐上也给了更多的加分,不论是12首片尾曲还是配乐,都做到了强烈的音乐风格化。

前几天,大家都在探讨《隐秘的角落》中的电影感和美剧感,这是很多方面组成的。这些年来,我们都在学习美剧的工业化和韩剧对细节的极致追求。在韩剧里,一个普通的群众演员的精准度都很高,所以我们也一直在追求这种对细节的要求。

我们创作的作品,都在强调真实感,也就是接地气。现实题材的文艺创作是需要有烟火气的,这些是主创在每一个角度都会考虑的。甚至是画外音,比如朱晶晶摔下楼,电视里放的还珠格格,台词是:小燕子,你快下来,不要爬那么高,好危险!

为了一场戏里画外音跟演员表演的匹配,导演会反反复复去找素材,都是为了让大家感受到真实感,也让演员在表演中有氛围,而不是说后期去补一个东西贴进去。

我能分享的经验是,一个项目的成功需要小伙伴们都明确目标,然后执着的完成它。

“剧本的前期开发,钱花秃噜了。”

我们在剧本上的前期开发,钱花秃噜了。

2018年年底,公司就做完了《隐秘的角落》剧本详纲。这是爱奇艺平台的版权,委托我们公司开发,但开发期的预算就已经超支了近一倍。按理说不能这么干,因为我们只是被委托开发,很可能开发完剧本拿给别的公司去做。

但我们很执着,剧本开发了将近两年,就是觉得剧本不够理想,需要新的人进来不断完善。

剧本开发的预算超支了,所以我来做决策是很艰难的,只能怪最开始预估的成本定低了。即便超支了,也有很多同事无私奉献,导演前期就参与了剧本工作,是不取酬的。

《隐秘的角落》跟《无证之罪》很像,前者的成本是后者的近三倍,我们几乎都没赚钱,爱奇艺给到的制作费差不多都花了,每一项都是不吝啬的在做,尽可能给到位。

很多演员也不愿意接短剧,因为性价比低,本来3个月可以拍30集的剧,在我们这两个半月只拍12集,大家是按照集数算钱的。

短剧相比长剧就是如此,单集成本降不下来,因为没有办法把成本平均到更多的集数上,置景、器材、服装、道具、耗材等很多东西都是一次性投入,用的越久越划算。所以短剧在盈利能力上,相对较差。

但我觉得,未来的情况不一定。因为现在的媒介只有网络平台,但未来电视台也可能有短剧场,多了另一条腿走路的话,还是有更多可能性的。

对爱奇艺等平台来说,剧场的模式做起来,仍能以长剧的方式招商,包括会员和付费抢先看等模式,只要内部的逻辑转通了,以后就能持续的输出。

所以,我希望这次爱奇艺赚到钱。只要平台能挣钱,就能采购更多作品,好产品的单品毛利率是可以被提高的,我相信以后也能够更好、更宽裕。

从长远来看,短剧集和长剧集的趋势会越来越一致,短剧的未来是趋于系列化,做完一季获得认可后继续做,甚至更灵活,会有六集、七集的。

“《隐秘的角落》曾做过招商,很不好。”

我们和爱奇艺的合作模式跟《无证之罪》差不多,都是爱奇艺出资、我们制作。当年做《无证之罪》还可以显示前台播放量,达到一定播放量会有阶梯奖励,但仍然没有达到奖励的播放量,所以后来也没做了。

事实上,去年《隐秘的角落》开机前做过招商,情况很不好,因为是一个年代剧,很多品类都无法植入,而且只有12集,也不是流量明星,广告主们不太愿意投放,几乎等于没做招商。

这是爱奇艺的定制剧,我们只能引荐合作方,然后分到百分之十几的代理费,在这种模式下,我们招商的主动性是弱的。所以,大家看到更多是剧场中插和冠名,广告植入比较少。

爱奇艺超前点映的费用,跟我们制作方的收益是不挂钩的。

其实爱奇艺支持做12集短剧已经很不容易了,平台能赚钱是最好的,我们也很开心。我们拿到的制作费用也不低,就没想后面再分成,还是先把项目做好吧!

现在回想在湛江拍摄《隐秘的角落》的日子,首先想到的是热,巨热!还有就是生蚝、湛江鸡、奶茶、菠萝包和海风的味道。

湛江城市节奏很慢,东西不贵,吃东西很享受,在剧组拍摄候场的时候,我们去居民区有小商场喝个奶茶,走在路上,你就会出汗。

后来我还问过,湛江的滨海公园有没有变火?他们说没有。

当时拍摄很辛苦,台风季节经常下雨,下下停停,计划总被打乱,光也很容易不接戏。我们自己买了一艘小船,钉了很多木架在海滩上,免得被台风刮走。转到室内的拍摄,工作人员布景后,室内很快就臭了,因为大家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

后期最辛苦的是,为了保证准时上线,导演、制片、声音和剪辑团队有两三周的时间一直在连轴转,最长的一次连续72个小时都没有好好睡觉。

爱奇艺定好了上线时间,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把片子赶出来。他们提供修改方案,我们就要赶紧处理完。每一点的修改就相当于二次创作,所以一直紧绷着,体力和脑力都透支了。

就在最长的那72个小时里,改了三次。那天凌晨,我自己在办公室里喝了一杯,特别心疼团队,大家睡在机房连轴转,太辛苦了。

但从另一角度看,爱奇艺作为出品方,每一次修改意见也都是可以当做观众的视角看,把很多东西重新梳理,使表达更简单、更清楚,因为我们自己已经沉浸其中太久了,有些逻辑自己觉得清楚了但可能并没有表达清楚,所以在修改中,作品变得更好了。

“短剧的精品化时代很快就会到来了”

我记得斯皮尔伯格说过,大意是,美国现在的青年导演都想做自己的东西。但我已经拍了这么长时间电影,还是拍观众想看的东西。

作为制片人,首先你对这个题材感兴趣,其次要知道是拍给观众看。要说服一大群人,首先要在一小群人中得到验证,然后大家一起添砖加瓦。

《隐秘的角落》之后,我们还在开发多种类型和题材,有青春爱情,有体育励志,有古装历史,有年代战争,依旧有值得期待的内容。

在悬疑剧上,在开发一个《江入大荒流》的项目,也是十几集的长度,我们自己买的小说,讲的是长江江运生态的故事。本来是在武汉拍,但因为疫情的原因,还在做剧本开发。

疫情到现在,我们没有降薪,努力维持生存。今年的项目如果能顺利开机,大家还能活着;如果开不了机,明年就要勒紧裤腰带了。

《隐秘的角落》我们还没办庆功宴,希望能在公司缓过来一点的时候,再给大家更好的奖励。现在更多考虑的,还是怎么活下去,不敢铺张。

现在,平台有尝试新内容的勇气,广告主能看到价值,观众也认可,而且疫情之下原本的电影生产力也有一些转移到网剧,所以未来会有精品网剧内容爆发的一个时间点。

等爱奇艺迷雾剧场的六部作品播完,把这个模式走通,短剧的精品化时代很快就会到来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