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优爱腾该放弃101式偶像选秀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优爱腾该放弃101式偶像选秀了

经纪公司被掏空,观众疲劳度猛增,饭圈也倦了,101式偶像选秀历经三年颓势明显。

文|壹娱观察  丫老师

分享一个冷知识——《创造营2020》最终出道的七人团名单是:希林娜依·高、赵粤、王艺瑾、陈卓璇、郑乃馨、刘些宁、张艺凡。

上周六晚,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以下简称“创3”)总决赛落下帷幕,哪怕早已知道这个节目糊了,也没想到会如此没有水花。

直播开始前,微博热搜Top10没有节目相关话题,直播开始之后,终于有了一个选手上热搜,却不是任何一个总决赛出道的人气选手,而是因病遗憾退赛的姜贞羽。

回到总决赛本身,很多网友的观感是“像个拼盘演唱会”,不仅导师全都上台表演,孟美岐和周震南还分别作为学姐、学长带领选手们跳了自己当届的主题曲。

《创造营2020》成团夜

这届妹妹们自己的热度呢?

但是,至少还有人讨论或吐槽《创3》为什么糊,隔壁优酷的《少年之名》开播一周,无人讨论。

虽然《创3》的播出效果不佳,跟节目呈现和营销重心偏差有关系,比如过于注重导师,给选手的故事线少等等有关,但纵观腾讯视频从《创造营101》到《创造营2020》这三年搞创,也可以感受到“101”类综艺的颓势。

都说2018年是中国的“偶像元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之后,三大视频网站每年都会推出一个S级别的“101”式综艺,但都难以重现“偶练”和“创1”当时全民打投的成绩。唯一有点起色的是《青春有你2》,但一档《青春有你2》恐怕不足以让市场重振对于“101”式选秀的信心。

偶像经纪公司被掏空后,演员和网红只好唱主角

如果说2018年是全民搞创,到了2020年,大家都有种“搞不动了”的感觉,部分原因是,不管是观众、经纪公司都快要被掏空了。

首先是经纪公司。

此前FUNJI曾统计过《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507名选手的数据资料。这些选手中,共有20人以个人练习生的身份亮相,剩下的487人则来自162家经纪公司。

但162家经纪公司的实力差异很大,一半的公司至今只成功送出过一位选手进入节目,而能够持续选送10位以上选手的公司,全国仅有7家。这7家分别是:乐华娱乐、香蕉娱乐、觉醒东方、领誉系(可米/1CM)、麦锐娱乐、匠星娱乐和丝芭传媒。

数据来源:FUNJI种瓜基地

紧随其后的是哇唧唧哇、果然天空、坤音娱乐等公司,选送人数在6人以上。由此可见,大家心目中已经有些名气的偶像经纪公司,平均能输送到每档节目的人数也就在两三人左右。

但是,练习生是需要花时间训练的。

在韩国,培养一个练习生一般在三年左右,甚至会有培训期超过5年的“高龄”练习生。

国内的偶像经纪公司中,乐华娱乐拥有最正统的“韩国造星血统”,以孟美岐为例,她15岁成为练习生,18岁以宇宙少女成员身份在韩国出道,出道两年后再以练习生的身份参加《创造101》。

坦白说,她和宇宙少女的另外一位队友程潇,之所以一位需要重新出道,一位可以在《偶像练习生》中担任导师,最主要的差距不在实力,而在人气。

程潇曾因2017年在韩国综艺节目《偶像明星运动会》获得艺术体操项目金牌,在韩国实现了人气“出圈”,并提升了整个团队的知名度。

2018年,乐华娱乐可以派出孟美岐、吴宣仪这样的“老将”带团队新人组成七人团参赛,到2020年,出征人数就只有5位新人了。在偶像行业深耕十年的乐华娱乐尚且会出现人才断层的情况,更何况其他公司。

乐华娱乐参加《创造营101》的练习生

尤其,据音乐财经CMBN的不完全统计,为《青春有你2》输送训练生的公司中,约有1/3成立于2018年及以后,为《创3》输送练习生的47家经纪公司中,有22位是刚入局的新玩家。对于这些成立甚至不到两年的公司,练习生的训练时间能有多久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种情况下,优爱腾还想办选秀,当公司揠苗助长都赶不上平台拔苗的速度,就只能扩宽选人标准了。

拓展选人标准的第一个思路就是,找愿意做男团/女团,同时又有唱跳能力的艺人。这类选手多为科班出身,甚至已经参加过了其他综艺比赛,甚至拿到过不错的名次。这样的选手来参加选秀节目,相当于在某个垂直领域对其他选手形成降维打击。

比如说《创3》的中C位出道的希林娜依高,在节目第一期就展现出了很强的vocal实力,而她在一年前已经参加过另一档老牌歌唱节目《中国新歌声》,并获得了那英组的亚军。

而第七位出道的张艺凡芭蕾舞专业出身,参加过2019年湖南卫视舞综《舞蹈风暴》。当然更多人认识张艺凡,是因为她在师兄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中扮演了不堪忍受校园霸凌而跳楼的高中生胡小蝶。

《少年的你》张艺凡剧照

“101”式选秀兴盛的这两年,“出道”一词的定义边界经过了一个先被缩窄,后又被极大的扩展的过程。以至于到了今天,基本上只要艺人不满足于自己现在的知名度,都可以抓住机会,重新“出道”。

优酷的《少年之名》就集中了大量的、一次次向“出道”冲击的少年们。找过去参加过节目但没有出道的练习生,这可能是一个比找solo唱跳艺人成团更顺撇也更偷懒的思路。

节目组也并不避嫌,在节目播出第一期就放出了两个宣传点,先是张艺兴质疑节目组:“前面淘完了那么多波了,哪能出好苗子啊?”,接着又有易烊千玺说“我觉得回锅肉这个词挺讨厌的”。

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往期选秀生云集的情况引导到正面方向。

除了找有唱跳经验的选手之外,节目组还有另辟蹊径的第二个思路,不得不说,杨超越让各个节目方都认识到了,能找到一个综艺之神塞饭吃的选手对于一个节目来说是多么重要。

对节目和整个平台来说,这部分选手的唱跳实力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个性是否突出、是否方便打造人设,是不是容易出综艺效果,后续变现是否容易。但奇怪的是,今年爱奇艺捧出了“小作精”虞书欣,腾讯视频自己却把这条宝贵经验忘记了。

对于选手个人来说,火箭少女101成团这两年,也向大家证明了,女团成员能拿到的最好资源还是影视和综艺资源,只要先出道,熬过两年时间就能“再也不跳舞了”。

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

这就和为了给旗下艺人增加热度和人气的一些影视公司不谋而合了。

前文提到,今年参加《青春有你2》和《创3》的公司中,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公司是2018年之后成立的新玩家。但新玩家又何止他们?很多老牌影视、经纪公司,也纷纷在2018年后成立了开启了新的练习生业务。

比如说,嘉行传媒在2018年6月启动的“A+计划”、同年悦凯娱乐、灵河文化成立了创星力量,华策集团、新丽传媒、华谊浩瀚、功夫真言以及康曦影业等影视公司都增加了偶像业务。

今年,嘉行娱乐给《青春有你2》输送了4位选手,在《创3》中,王艺瑾和刘梦都走到了决赛圈,并获得了老板杨幂的打call,最终王艺瑾成功出道。今年通过选秀走出的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虞书欣来自华策影业,因此她在节目后期获得张剑雨的“耿直”评价以及王耀庆的“后浪”式应援,都顺理成章,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嘛。

除了影视公司签约的偶像艺人或者是演员也好,还有林小宅这种微博粉丝数量千万级的“女企业家”、网红秦牛正威和Lolita圈内“行走的种草机”谢安然。

对于像泰洋川合这样综合性业务的公司,或者说垂直的MCN机构来说,送来的选手只要有曝光,有流量,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就是目前“101”式选秀选手大致的出身情况,但这些“出身”之间没有排他性,很多选手本身就是以网红身份签约了MCN机构或者经纪公司,比如说刘梦在签约嘉行之前,就是“全网粉丝千万,年薪百万”的网红了。

但本质上来说,网红、偶像和演员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不是仅存在于选秀综艺里的现象,整个内地娱乐圈的大环境都是如此。

不仅“出道即巅峰”的魔咒没打破,就连“出道”也不够高了

虽然说,选手整体实力参差不齐,观众审美疲劳的现象都是客观存在的。

除了经纪公司很难选派出一定水准之上的练习生之外,观众也要被掏空了。

今年是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女团选秀几乎肩并肩上线,在播出时间上有五周是重叠的。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今年“101”式选秀不仅集中,而且几乎全都加量不加价。爱奇艺每周双更,一次更新时常在2小时左右,《创3》也类似。也就是说,一个喜欢“101”式选秀节目的观众如果同时追这两档节目,按正常倍速播放,一周要看8个小时。

《青春有你2》成团THE9

观众也倦了。

饭圈自然也倦了。

“101”类综艺的核心本身就是竞技和养成的结合,而国内甚至对于养成的部分更感兴趣。

比如《青你2》从头到尾都没有摆脱“像搞笑综艺”、“卖选手人设”的诟病,总决赛舞台甚至出现了车祸现场,但这都不影响大家一边吐槽一边投票。

反而以选手实力作为卖点的《创3》忽略了前两期搞得像“中国达人秀”,忽略选手故事线,没有在制作人和选手之间建立起足够的情感,有的观众与其说是选手粉丝,不如说是选秀节目爱好者。

因此,选手的实力问题其实能够以一定方式规避和化解,甚至转化成看点,但真正影响视频网站信心的,恐怕还是各家花式搞创搞了三年,依然没有解决限定团出道即巅峰,大部分选手毕业即失业的问题。

火箭少女出道当晚,内地“第一女团”的盛况已经难以复制,但比那晚更难复制的,是火箭少女作为限定团这2年来的成绩。

在《火箭少女101散场后,腾讯还会砸钱给「偶像舞台」吗?》那篇文章中,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曾提到,国内缺乏给偶像团体展示的舞台,大家唱跳事业无处安放,没有舞台,只有商演。所有对爱豆们来说可以称之为“好”的资源,只能是影视综艺资源,音乐数字专辑已经完全成为只针对粉丝的另外一种形式的“握手券”。

其实除了《创3》,腾讯视频在这个夏天还有一档力推的音乐类综艺《炙热的我们》。

《炙热的我们》R1SE

这档以团体竞演形式展开的音乐类综艺,参赛者几乎集合了三个国内“101”式的选秀出道的限定团,《创造营2019》的出道团R1SE、优酷《以团之名》的出道团Black ACE和火箭少女。除此之外,还有如SNH48、Sing这样国内比较资深的女团。

但是节目播出后效果并不好,根据骨朵综艺排行榜的数据,综合全平台数据,《炙热的我们》月热度排名第九。因此,火箭少女在排练毕业晚会时,还要兼顾《炙热的我们》录制,也成了此前团粉控诉唧唧哇“吸血”的一大罪状。

而上周,该节目终于出现了一个被粉丝以外的群体讨论的舞台,但却不属于前述任何偶像团体,而是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他们改编了火箭少女的热门单曲《卡路里》,在火箭少女毕业前一周,作为礼物送给了她们。虽然这个作品不属于火箭少女,但确实建立在她们对外的形象之上,和她们高度相关。

客观来说,《炙热的我们》的舞台呈现非常用心,能看出平台方舍得投入,腾讯视频也一直以首页资源位推广这档节目,对于偶像团体来说,的确提供了难得的展示机会。然而,即使如此,依然无法召唤到粉丝,或许是因为虽然团一直在出现,但真正的“团粉”,还是太少。

当偶像团体自身难以形成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产业,后端“销路”不畅,对前端生产的调整必然会随之而来。

现在,内地选秀节目最重要的创意源泉——韩国,也已经开始进行调整了。

就在最近,《Produce》 系列节目的制作方,Ment电视台与防弹少年团(BTS)所属的公司Big Hit娱乐和CJ ENM的合资企业“Belift Lab”联合打造了一档新的选秀节目《I-Land》,结合了常见于欧美综艺的“饥饿游戏”赛制和选秀。想象这档节目也即将成为国内很多节目制作人的重点关注对象。

《I-Land》剧照

不知道有哪些变化,又何时会传导到内地的选秀市场。

虽然优爱腾在客户买单率方面,101式选秀较于其它节目来说还有不少优势,但为了匹配节目效果,优爱腾的制作投入和营销投入也是巨大的,而作为头部项目来说,无论是《创造营2020》还是《少年之名》,显然业绩廖廖,如何完成赞助商的KPI,估计也会让它俩头疼半天了。

另外,就选手个人而言,以《创造营2020》C位希林为例,比赛结束后,微博粉丝只到达160万左右,单条微博点赞过10万寥寥无几,这样的C位成绩,她的饭圈能氪金么?

从“出道即巅峰”到“连出道也不够高”的转变,优爱腾的101式选秀,确实该休息一阵子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