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女童玩具在韩国好卖吗?Young Toys一年销售额7.6亿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女童玩具在韩国好卖吗?Young Toys一年销售额7.6亿元

曾经是韩国玩具领域第一位的Young Toys,2019年销售额为7.61亿元,旗下玩具L.O.L.盲盒热销海内外。

文|三文娱 依依

Young Toys,一家能与Sonokong、Academy、MIMI World并驾齐驱的韩国玩具公司。1980,由儿童出版物公司启蒙社创立。

但从公司的发展来看,Young Toys的独立发展之路却不如其他几家韩国玩具企业。销售额和净利润也在快速下滑。

比如,2019年Young Toys的年销售额为7.61亿元,同比减少33%,营业利润则减少20%,为5757.5万元(98亿韩元)。净利润则由2018年的2.25亿元缩减至1852.39万元,不及2017年的十分之一。

但Young Toys旗下玩具L.O.L.盲盒,却是海内外的长期热销产品。

命运多舛,几经转手的Young Toys

几十年来,Young Toys历经波折,数次被转手。现在,该公司最大的股东是中国的PAG(Pacific Alliance Group,太盟投资)。

Young Toys的命途多舛始于1997年的金融风暴。随着母公司启蒙社的破产,第一次被转让。

几经周折后,在2004年由初始成员金相熙等人通过收买股份而进行重组,但在2012年又以3.53亿(600亿韩元)的价格,卖出96.5%的股份给香港的Headland capital partners(汇睿资本),会长金相熙全身隐退。

Young Toys的转卖命运并没有在此终结,2015年再一次被转让给PAG(Pacific Alliance Group,太盟投资)95.6%的股份约合人民币12.93亿元(2200亿韩元)。而从去年开始,PAG又打算将Young Toys转卖出去,接洽了韩国的Mirae-n子公司Nvestor投资,因为新冠疫情的蔓延,转让失败。

创立初期的 Young Toys主要依靠进口日本万代、多美等玩具公司的产品。特别是多美的玩具,Young Toys几乎以垄断的方式在韩国进行销售。

1999年,Young Toys的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女童人形玩偶Kongsuni正式被推出市面,与MIMI的聪聪成为竞争关系。“Kongsuni”这个名字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在韩语发音中“Kong”是豆子的意思,Kongsuni表达的是许多韩国父母的心声:“希望不喜欢吃豆子的孩子都会喜欢上豆子”。

随着Kongsuni的人气逐渐高涨,2000年,以Kongsuni为主角的电视节目《蹦蹦跳跳的豆豆》正式通过电视与大家见面。14年后,又以早教动画《搞怪又活泼的Kongsuni》重新回到了电视荧幕上。

芭比娃娃Jouju的命运和制作她的公司Young Toys一样坎坷。

起初,Jouju是美泰和多美合作的芭比娃娃,由Young Toys进行生产以及在韩国销售。但随着美泰与多美解约开始和万外合作,Jouju的整体风格也随之改变。不变的是依旧由Young Toys进行生产以及在韩国销售。后来,Young Toys和万代的合作也随之终结,Young Toys在万代版芭比娃娃的基础上进行修整,Jouju正式诞生。

Jouju还邀请了当时代韩国著名的漫画家车胜镇创作以Jouju为主角的言情漫画《我爱的Jouju》,经过多次的形象修改,于2012年最终成型,推出了3D动画《Secret Jouju》。

如今,以Kongsuni和SecretJouju开设的Youtube账号的订阅人数已经达到了507万。其中Kongsuni的恐龙科普动画的播放量达到了6.7亿次,Jouju最高的播放量则是600万。而且,Jouju从2012年以来一共出品了13季的3D动画,还开创了新词“Fashion Idol”。

2009年,韩国本土的第一款变形汽车机器人Tobot诞生,在2012年为Young Toys实现了3.18亿元(542亿韩元)的销售额,而在此之前的2008年,该公司的年销售额为8342.5万元。而这也促成了Young Toys出走韩国的2012年的那次转让。而到了2015年,Tobot的累积数量就已经达到了800万个。

但这个增长势却在2015年停滞,受到Sonokong的麦卡德和万代的兽电战队的双重冲击下,销售额大幅度缩减。从2014年的6.56亿(1117亿韩元)销售额降至4.53亿元(771亿韩元),同比减少31%。为此,太盟投资甚至状告转让YoungToys股份的汇睿资本伪造销售额,要求索赔2.35亿(400亿韩元)。

为了挽救Young Toys的销售额,太盟投资决定研发一款可以替代Tobot的男童玩具,为此与日本的多美和D-rights合作共同研发新款陀螺玩具爆旋陀螺。同时还在韩国开展爆旋陀螺大奖赛,以扩大其影响力。

而这一切的努力,也的确得到了相应的回报。2017年,销售额同比增长51%,达到了9.19亿元,营业利润则同比增长了107%,达到了2.58亿元。

Young Toys年销售额7.61亿元,净利润2703.70万元

2019年,Young Toys的年销售额为7.61亿元,同比减少33%;营业利润则减少20%,为5757.5万元(98亿韩元)。净利润则由2018年的2.25亿元缩减至1852.39万元,连前一年的1/10都没有达到。

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缩减现象与韩国少子化的社会问题不无关联。

据韩国玩具协会的统计发现,2019年整个韩国的玩具规模同比减少了20%~30%。该协会的会长表示:“作为玩具的主要消费群体的2~4岁的儿童总数在减少,而且孩子们比起玩具,越来越喜欢玩游戏和在YouTube看视频。此外,国内的玩具企业已经很久没有再创造出新的具有强有力吸引力的品牌了,这些都是韩国玩具企业销售额下滑的原因。”

而在重男轻女问题比较严重的韩国来讲,把握数量偏多的男童玩具市场,才是制胜的关键。在这一方面,YoungToyss最重要的两个品牌Tobot和爆旋陀螺的市场影响力,在推出相关动画作品的前两年,即2017年和2018年曾创造出行业内都无法忽视的成绩,而2018年的11.35亿销售额,是创业以来最高的销售额。但到了2019年,却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同样的问题此前在MIMIWORLD中也讲过。

虽然爆旋陀螺在2019年9月份播出的第二季动画,并没能为Young Toys带来实质上的影响,但借着疫情在韩国仍旧无法彻底消失,孩子们依旧无法出门上学的情况下,不知道Tobot V第二季动画的开播,能否为Young Toys带来转机。

而事实上,据韩国玩具协会的统计发现,玩具市场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2%。

Young Toys的出口额因为找不到数据而无法详谈,但据有关人士所说,Young Toys的出口额在总销售额中的占比不足10%。而且由于受到萨德部署问题的影响,进军中国市场的进程受挫,而得不到进一步的发展。

就连提到《爆旋陀螺》(又名:陀螺战士),国内观众也只会想到由日本Madhouse出品的动画,而玩具生产商也只知道是日本的多美玩具,没有人知道这一品牌曾有Young Toys的参与,更没有人知道还有韩国的3D版本的动画。

L.O.L.盲盒

盲盒,作为一种不拆开就永远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的玩具,以另类的方式出现在玩具市场,并迅速收拢具有冒险精神的玩具爱好者,甚至还收割了一批收藏爱好者,促生出盲盒经济。

在韩国,在搜索引擎上搜索盲盒,最先出现、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Young Toys的盲盒L.O.L.品牌。虽然标榜的是女童玩具,但很快就在市场上打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据韩联社的报道,2019年乐天玛特在玩具方面销售量第一的就是Sonokong的麦卡德;第二则是动画《Bugsbot》衍生的角色玩具;第三是Hello Carbot;第四位就是Young Toys的L.O.L.盲盒。是前四位里面唯一的一款女童玩具。

Young Toys的L.O.L.盲盒是2017年推出市面的女童玩具,通过拆解圆滚滚的胶囊可以获得玩具的每一个部件,包括服装、饰品、肢体等,通过自行组装就可以得到一个完整的人形玩偶。一经推出,在海内外销售的总量就超过了250万个。

2019年新出的Hair Goals新系列,还为玩偶添加了毛发。2020年的Light版,则是添加了荧光剂,会在黑夜中发光。

L.O.L.盲盒的经济效益让Young Toys看到了希望,2019年6月4日正式上架与LINE Friends联动的盲盒产品——BT21,试图布局海外市场。本次推出的产品共有两种,Universtar VOL.1和Universtar VOL.2。

BT21是LINE Friends与韩国当今最有人气的组合BTS(防弹少年团)联合研发的角色,在海内外都有众多的粉丝。每一次有新产品的出现,都能受益于粉丝效应而顷刻间脱销。而盲盒和粉丝经济的结合也将为该产品带了更多的可能性。

*以上汇率按照7月45日1元人民币=0.0059韩元换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