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千万天价回归B站的敖厂长,变味了吗?

对那些知名UP主而言,真正难题是,在商业利益与“用爱发电”之间,如何平衡自身人设、广告合作、粉丝体验几者之间的复杂关系,这在整个内容行业都是难题,敖厂长也不例外。

文|极点商业评论  朱珠

编辑|杨铭

7月6日,宣布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后,游戏UP主元老级人物、“成都养鸡二厂名誉厂长”敖厂长回归B站后,首播了《王者荣耀》,发布了回归后新栏目的第一个正式视频:某品牌售价4399元、关于EVA联名定制手机的详细评测。

尽管敖厂长本人也在视频评论区置顶,称该视频不是“恰饭视频”。不过,却有众多网友在评论中争吵不休:

“很是失望,想不到回归B站隆重推出的新节目第一期,居然是一款手机评测,直奔商业变现而去。”

“我看的是敖厂长,还是广告宣传片?”

“敖厂长早就变味了。”一位此前追随他多年的粉丝说:多年前的敖厂长,把游戏视频制作放到第一位,这是自己喜欢他的原因,但自2019年底因一起《大圣归来》事件,风评急转直下后,敖厂长人设就开始变味了。“在人设与恰饭两难选择之间,敖厂长选择了后者,这本没有什么错,只是甚至很多时候变得吃相有点难看。”

追求商业利益本没有错。只是,对那些知名UP主而言,真正难题是,在商业利益与“用爱发电”之间,如何平衡自身人设、广告合作、粉丝体验几者之间的复杂关系,这在整个内容行业都是难题,敖厂长概莫能外。

01、与爱无关,天价签约

敖厂长虚拟形象

7月5日,在与西瓜视频方面合约到期之后,敖厂长在B站发布视频《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宣布重回B站。视频中,敖厂长称与B站合作“是最开心最乐意去做的一次决定”。他给出了回归B站的理由:“平台能够给予的支持不仅仅是钱,而是给予共同价值观的良好氛围与反馈”。

粉丝量和播放量可能是敖厂长选择回归原因之一。目前,敖厂长B站粉丝数为716万,排在全站前列。在此前的2018年,敖厂长曾是B站粉丝量最高的UP主。而在西瓜视频,只有两百多万粉丝。

不过,从“极点商业”多方了解情况来看,敖厂长回归B站的最主要原因,可能“与爱无关”,而关乎B站给出的天价签约费。

在回归视频中,敖厂长没有透露具体签约B站的具体费用,只是表示非常“丰厚”。截至7月8日,B站方面向“极点商业”确认称,敖厂长与B站签了全约、独家约,不过也未透露具体签约金额。

“我所了解情况来看,是每年接近千万级的签约。”多位B站知名UP主表示。

从“极点商业”得到的多个信源中,敖厂长与B站签约费用,可能更接近这个版本:4000万元天价签约费,合约期为5年,包括两部分,视频发布和商业广告两部分,前者每年500万元,后者每年保底300万元。“即每年保底超过800万元。”

在B站,此前公开透露的天价签约费是冯提莫的5000万元。不过,即便对不差钱的B站而言,敖厂长的签约金额对几乎UP主来说也可称天价。

这是因为,虽然伴随明星化、泛娱乐化,头部的网红、主播和UP主逐渐有了高度重合趋势,但敖厂长这样的UP主,仍与冯提莫这样的主播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UP主和主播身价差距最大区别,是生存土壤的不同。”一位知名UP主说,不同直播平台之间,比如虎牙、斗鱼,用户和风气土壤差不多一样。“这就代表主播到任何一个平台,都可能会发挥作用。”

但对UP主而言,主要还是借用现有文本,在自我审美趣味下进行二次编码,赋予素材新的意义。“其实还是一个内容生产者,变现主要靠激励收益和品牌商的广告合作。”

然而,对于如何平衡广告合作、粉丝体验之间的关系,在整个内容行业都是难题,敖厂长概莫能外。

“从我个人观点来看,哪怕敖厂长表示新节目第一期不是广告宣传,但外界还是会有这样的疑问:一个游戏视频制作为主的UP主,为何新节目的第一期,就是对一款手机的详细评测?”一位B站UP主也说,“破圈”原因或许很多,有可能是天价签约压力,有可能是敖厂长想加速商业变现速度,也可能是B站的一种广告主与UP主联动商业尝试,“不管哪种,从粉丝体验角度考虑,还是欠妥当的。”

02、争议伴随的敖厂长

引起争议的《囧的呼唤》第271期截图

对出生于天府之国、真名为敖缘凤的敖厂长来说,这样的争议可能正在逐渐习惯。

敖缘凤从2008年就开始游戏视频制作,在成为“敖厂长”之前,网名叫做“囧先生”。贴吧是他成为视频播客的第一站,他将知名FPS游戏《使命召唤》的英文名“CALL OF DUTY”中“使命”一词换成既是当时流行词,又是自己网名的“囧”,日后金字招牌《囧的呼唤》第一期就此问世。

从第二期开始,“囧先生”被“成都养鸡二厂名誉厂长”所取代,“敖厂长”这个鲜明的个人IP正式形成,截至目前已经12年。

让他爆红的是《囧的呼唤》第91期《迅速烧毁你显卡的五款游戏》。敖厂长从单纯搞怪改为对游戏本身的吐槽批判。这在优酷引起极大反响,播放量达到百万。

敖厂长与B站结缘则可以追溯到2011年4月30日。他在B站发布了第一个视频,各种类型的游戏试玩视频,让敖厂长在B站迅速走红。

到2013年7月,敖厂长登上B站粉丝数TOP1宝座,并在此后多年一直稳居前列——在那个5万粉丝就可以登顶B站第一UP主的年代,敖厂长抓住B站ACG文化中的G(game),开启了自己的游戏UP主时光。

2018年,B站成功上市,对B站UP主活化石之一的敖厂长来说,B站高速发展无疑把他推向了新高度,各种荣誉蜂拥而至,顺理成章入选了bilibili2018年百大UP主。

2019年,敖厂长与B站长约结束。与西瓜视频签下合约,在平台更新《MC厂长》、《厂长来了》等独家栏目,一直到2020年7月5日,宣布回归B站。

综上可以看出,他不仅是整个自媒体时代崛起的缩影,更是横跨贴吧、优酷、B站、西瓜视频几个平台变迁的活化石。他嬉笑怒骂的解说风格、对游戏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椒盐味十足的川普,成了极其鲜明的个人标签和人设,也是他成为最知名游戏UP主的关键。

人设争议始终也伴随着这位游戏UP主。早期,在制作考据视频过程中,他曾因“魂斗罗水下八关”、“雅达利寻剑”等视频文案中夸张的描述及噱头,引发广泛争议。不少玩家质疑敖厂长所谓的游戏考据,只不过是对国外网站资料的汉化,缺乏自我的思考和推断。

最大争议来自去年10月,他被自己粉丝喷成了筛子,而且掉粉数万——国产单机游戏《大圣归来》上线Steam,评分极低,被成为纯卖IP,毫无一点真正游戏精髓,欺骗不少玩家们感情和真金白银的割韭菜项目。不过,在敖厂长的视频中,它却被夸成中国最强IP和精心之作。

这引发了众怒。弹幕和评论区都是对敖厂长的质疑、讽刺、谩骂。甚至还有UP主diss敖厂长,说游戏是游戏圈的“上海堡垒”。

在被喷上热搜之后,敖厂长将视频删除,并在B站上发布道歉声明,承认为实现合同上“达到推广效果”的条款,他摈弃了“杂谈视频应有的客观性”,策划制作了这个视频,要“负100%的责任”。

“敖厂长被喷不是因为做广告,而是因为吃相问题。”他的一位粉丝“辉哥”说,因为长期以来,敖厂长的人设是热爱游戏,鄙视圈钱厂商,对“垃圾游戏”绝不姑息的态度,其一言一行,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玩家的购买消费和最终体验。

“这和张家辉、古天乐网页游戏代言完全不同,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只是一个演员,游戏再如何,也没有多少人会把游戏和张家辉联系起来。”辉哥说,因此对于玩家而言,《大圣归来》事件可以说是严重危及敖厂长多年树立起来的“对好游戏合理批评,对烂游戏不留情面”人设。

今年4月,敖厂长再次遭遇巨大争议。他在B站更新《囧的呼唤》第271期,视频介绍的是一款日本PS1游戏《春风战队V-FORCE》,发售于1996年。在视频中,敖厂长认为“日本动画技术和美术审美(和过去相比)早已天各一方”。

这样的观点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赞同。弹幕里不断涌现一连串问号,觉得敖厂长不够严谨,错误百出。国内知名动画媒体Anitama也在随后制作了一期视频,指出了敖厂长的错误。

03、人设与赚更多钱的两难尴尬

面对这样的情况,敖厂长随后发了一段动态,表示“有缺陷的人才能紧随潮流”,人设这种东西太可怕了,“恰烂钱”、“业余”、“爱制造争议”这三个标签才是自己想要的人设。“去年那件事之后,我才感到前所未有的解放和放松,终于不用背人设包裹,而是做一个真正随心所欲的人。”

实际上,对于UP主而言,苦心建立的人设与如何赚更多的钱,现实中是一个两难的尴尬。

此前,谈及近 10 年最大遗憾,敖厂长认为是“没挣太多钱”。视频制作尽管获得不少粉丝的好评,但并未给他带来足够的收益,他曾通过微博表示:“当初为了买设备和游戏花了很多钱,也被骗了很多钱,搞得吃饭都成问题,当时差点放弃制作原创视频。”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或许才是“一直想提前退休”的敖厂长,与B站签下天价长约的主要原因。“与爱回归无关,与更多钱有关。”否则,他当初也不会从优酷跳到B站,从B站到西瓜视频,再回到B站。

在今年4月的争议中,一位粉丝如此评论:千万不要去神话一个人,赚钱,不寒碜。问题是,一边打着人设旗帜,一边却破坏人设,想要赚更多钱,这就不太合适了。

在因为天价选择签约B站之后,如今的敖厂长实际上成了B站头牌UP主。一位B站UP主就说,厂长回归后直播《王者荣耀》,几乎所有头部UP全部去互动,这种力推前所未有。

但这并不意味着,敖厂长就没有“凉”的可能。“B站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维护用户对他们的预期。”上述UP主就表示,“对于敖厂长来说,此前因为‘恰烂钱’上了微博知乎双热搜,这意味着他此后必须小心维护自己的人设,否则一旦崩塌,后果不堪设想。”

这不是敖厂长一个人的问题。社区感极强的B站,也导致粉丝眼里容不得沙子。比如被爆料卖惨、借而博取关注赚粉丝钱的UP主“虎子的后半生”,以及被锤“诈捐”的“徐大sao”,尽管其中各有隐情,当事人也出来解释澄清,但在不少网友看来,却是“人设崩塌”的表现,如今人气大不如前。

就连平台也忍不住对此发表过感慨。此前,主播404NTFounD(杨帆)宣布从B站跳槽到虎牙后,B站就合同纠纷起诉404NTFounD,当时B站在知乎发布的公告中曾表示:“一直以来,杨帆在直播和微博中,都曾经说自己是一个不以直播牟利,只为陪伴粉丝的人。但是,在利用B站的合约和报价拿到千万级主播合约后,B站和B站的粉丝顿时变成了‘老酒馆’被放弃。”

对此,一位UP主就说,一旦UP主表现,跟粉丝想象中的人设出现偏差,粉丝就容易变得无比愤怒,觉得UP主欺骗了他们的感情,进而掀起轰轰烈烈的讨伐——到那时,“用爱发电”会不会变成“电闪雷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