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达地产总裁吕正韬突然离职,上半年业绩目标完成率仅30%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地产总裁吕正韬突然离职,上半年业绩目标完成率仅30%

由于业绩压力,进入2020年之后,万达高层人事就开始变动频繁。

文|每日财报  何洛

万达集团再次痛失一名老将。

7月6日中午,加盟万达18载,现任万达地产集团总裁吕正韬正式提出辞职。接替者是原万达文化集团总裁张霖,而万达文化集团另一个核心人物,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则兼任了文化集团执行总裁。

对于公司员工来说,吕正韬离职事发突然,3天前刚主持了半年工作会议。据了解,其在会上照例说了上半年的工作成绩,遗憾的是只完成了全年业绩目标的30%,还表态下半年将加强销售,达不成目标,副总级别的管理层只领取70%的工资。

虽然业绩压力很大,但吕正韬还是比较乐观,他说现在很多地产商不重视质量,万达要重视,要实现弯道超车。

然而,仅三天时间,这位万达地产集团的老大吕正韬就“下车了”,独留一众员工们“风中凌乱”。

目前尚未清楚吕正韬突然离职的原因。但是《每日财报》注意到,在今年疫情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万达地产上半年仅完成200多亿元的销售,目标完成率仅30%。

有人士猜测,难以完成万达地产集团2020全年销售目标可能是吕正韬离开的动因之一,毕竟销售额不止关乎着万达地产登陆资本市场的时间表,也关乎着整个万达集团的未来。

高层频繁变动,意料之外的地产总裁离职

进入2020年之后,万达高层人事变动频繁。1月初,万达商管集团总裁齐界,接替正式退休的丁本锡出任万达集团总裁一职,同时兼顾商管业务。

4月,原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人力资源中心总经理肖广瑞接替齐界,出任万达商管执行总裁;现在7月,又出现了地产集团总裁吕正韬离职。

据《每日财报》了解,吕正韬加入万达已长达18年,在内部深受认可一路高升,是万达集团为数不多的核心高管。在高管调动不局限单项业务的万达,吕正韬罕见未脱离出地产圈,有丰富商业地产从业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吕正韬,1995年7月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2002年加入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担任上海项目公司总经理、北方项目管理中心副总经理、项目管理中心营销部总经理、宁波及哈尔滨项目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4年6月起担任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中区项目管理中心总经理。2017年8月,万达任命吕正韬为万达商业地产公司执行总裁。

吕正韬原本与张霖、王志彬等人类似,在一众老臣离职、退休之后,不久前晋升为万达现有核心管理层,如今却就任总裁一职不到三年就离开了。

万达电影巨亏47.29亿,万达影视业绩承诺待补偿

不仅地产业务发展缓慢,万达引以为豪的电影业务也是深陷泥潭。

在疫情冲击下,影院普遍的亏损和经营困境加速了行业洗牌。作为头部企业,万达电影陷入的业绩逆境。

2020年万达电影第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七成,至 12.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约6亿元,同比减少249.75%。比起疫情这一直接因素带来的亏损,让万达电影财务状况备受质疑的则是2019年的年报。

数据显示,万达电影在2019年归属净利润巨亏47.29亿元。据了解,2019年万达电影关停了11家经营业绩不达预期的影城,而2019年全国注销影院267家,注销银幕数1095块,关闭影院数量较往年有所增长。

到了2020年,受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万达在影视业方面的处境更糟糕。截至目前,全国影院已停业将近6个月,对于全国超12000家电影院来说,无法复工意味着票房收入为零,但同时还不得不承受房租成本、设备维护成本等更大的压力。

致力于全产业链发展的万达电影,让其焦虑的还有万达影视的残局,由于没有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万达投资需要承担补偿责任。

据《每日财报》了解,2019年,万达影视主导或参与出品并上映的各类影片虽然有25部,但主投、主控影片数量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票房不及预期,导致收入和利润下滑。其中,扣除占用公司资金成本,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公司净利润只有3.01亿元,补偿责任由万达投资补偿股份4375.4万股。

除万达影院之外,万达广场也是万达集团的主要收入之一,虽然疫情依旧严峻,但是万达广场还是处于营业状态的,疫情期间,各租户也是困难重重,王健林金口一开免了一个月的租金,直接缺失了30多亿的现金流。

目前,全国万达广场超过300座,每年销售额都突破2000亿,尤其餐饮业是核心商户,但是受到疫情影响,餐饮商户接连关闭,给了万达集团又一次打击。

业绩全线下滑,到期有息债近千亿

转型轻资产运营的万达商管也是一言难尽,而这本是公司引以为傲的新方向。

据万达商管公布的最新财务报表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86.56亿元,同比减少26.18%;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243.98亿元,同比减少17.28%。

分产品来看,万达商管2019年投资物业租赁、酒店运营和物业销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1.48亿元、14.69亿元和382.18亿元,与上年相比分别增长16.14%、-0.04%和-44.31%。

在《每日财报》看来,集团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在地产版图上市未出现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万达商管目前呈上升态势的债务额考验着其再融资能力。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达商管的有息负债规模为1824.09亿元,占当年总资产的30.22%。

公开数据还显示,截至4月13日,万达商管及其下属子公司待偿还中期票据、公司债余额人民币合计695.6 亿元,中期票据与公司债的兑付主要集中在2020年至2021年。其中2020年到期合计328.06 亿元。

未来两年,万达商管需要偿还的有息债务总额更是接近千亿,债务状况和业绩一样都不容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地产销售额跌至不到500亿元的基础上,万达集团将今年销售目标提升为千亿,并在疫情产生一定负面影响的情况下,官宣不改变原来目标,业绩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张霖这次负重上任接管地产,能否完成千亿销售目标,《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