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20年下半场,造车新势力们会被淘汰吗?

回顾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中市场表现最好的应该是蔚来、威马、小鹏和理想。

文|爱买车

由于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不少行业受到较大影响,有的行业甚至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到往年同期水平。对于汽车行业来讲,很多主流品牌已经缓过劲来,也有不少厂家陷入巨额亏损,濒临被淘汰的边缘。

作为国内的新兴车企,造车新势力们面对更多的市场冲击,如品牌影响力不够、资金不到位、传统车企发力、质量问题、生产资质等等,举步维艰。毫无疑问,2020年是造车新势力们最关键的一年。买车君带大家看看造车新势力们今年上半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一阵营的现状

回顾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中市场表现最好的应该是蔚来、威马、小鹏和理想。

蔚来的势头非常猛,其4月和5月的销量均突破3000辆。李斌表示,按照现在的趋势,蔚来第二季度的累计销量有望突破1万辆。

威马5月份共售出1503辆,创年内单月销量新高,连续三个月实现环比增长。不仅如此,威马还推出了威马EX5-Z,进一步扩大威马EX5家族的竞争力。

小鹏推出了目前国内续航最长的小鹏P7。

6月16日,理想ONE的交付量达到10000台,用6个多月的时间打破了造车新势力最快交付10000辆车的纪录。

可以看到,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这四家车企是处于第一阵营的,但他们大部分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

先说说蔚来——卖得越多,亏得越多。根据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蔚来第一季度的总收入为13.7亿元,比去年同期有所下滑;研发费用及销售管理费用都有大幅下降,但在经营费用率上又有回升,且毛利率仍为负数。受到疫情影响,收入和费用下滑并非意料之外。结合蔚来对第二季度的预期,毛利率有望在第二季度转正。

另外,蔚来已经获得投资者的第一期33亿元人民币和第二期1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投资。截至6月29日,投资者和蔚来已完成注资73.56亿元。这么来看,随着疫情得到进一步被控制以及现金流的缓解,蔚来有望跳出“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怪圈。

小鹏近期推出的小鹏P7引起了新能源市场的热议,因为这是一款被认为能直面特斯拉Model 3挑战的车型。据数据显示,今年5月,小鹏P7的销量为192辆,相比特斯拉Model 3的11095辆有明显的距离。不过好消息是,小鹏汽车已经开始进行小鹏P7的交付工作,未来数月的销量有望提升。

小鹏P7一开始就“吊打”Model 3几乎没有可能,毕竟两者的品牌影响力并不一样。买车君深知,不应以一时成败论英雄,政策的走势、消费者的需求都是未知的,车企在保证产品品质的同时,看准时机转型才是正道。而从小鹏P7可以看到,小鹏汽车在努力做一个改变者,这点还是值得称赞的。

最后再说说理想。想必大家知道,理想ONE在今年上半年接连出现“街头燃烧”“刹车失灵”等事件,理想汽车官方都及时对事件作出回应,表示其刹车系统和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买车君认为,这些问题对于理想来讲,很好解决——该升级的升级,该召回的召回,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支持。

4月23日,2020年新能源补贴新政通知出台,其中规定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在30万元以上(含30万元)的车型不再享受政策优惠。这就意味着,对于只有一款售价为32.8万元的理想ONE,理想汽车将无缘补贴。另外,理想汽车决定三年内不推新车。这么来看,三年后理想ONE的产品实力可能达到比较成熟的阶段,但缺少政策的支持,可能会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

对于只有几年市场经验的造车新势力们来讲,能获得如此的成绩已经非常难得,但是如何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购买,保证资金链不断,是这些造车新势力们最值得考虑的问题。

大部分新势力濒临生死线

上述几家新势力已经获得不少消费者的认可,但大部分的新势力并没有这么幸运,它们或产品无人问津,或质量问题频发,或资金链断裂,濒临退市的边缘。

今年4月,赛麟汽车的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实名举报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58亿元取得控制权,导致数十亿国资流失,不过真相并未得知。此外,6月23日,江苏赛麟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被查封。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员工合法权益,作为赛麟汽车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将动用自有资金以解决江苏赛麟于2020年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的全部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

市场方面,赛麟目前只有微型车迈迈在售,截止到5月,迈迈的全国上险量仅有27辆。但谁能想到,赛麟去年还在北京鸟巢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品牌之夜。

说到买车君印象最深的新势力产品,无疑是拜腾的M-Byte,其自带的48英寸曲面屏实在令人难以忘却。但进入2020年以来,拜腾被多次曝出降薪裁员、拖欠供应商贷款等负面新闻,近日还被央视直指“烧光84亿元造不出量产车”。拜腾汽车方面表示,决定自7月1日起启动全员降本以全力推进公司战略重组的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9月,拜腾汽车CEO戴雷曾透露C轮融资“即将结束”,但至今该笔融资尚未完成。

前途汽车被曝出欠薪,其创始人陆群被列入了失信名单;博郡汽车刚获得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但融资未果,第一款量产车型还没上市就宣布放弃造车;奇点汽车成立已近六年,尽管获得10亿元的融资,但首款车型iS6至今依然没能量产……

相比于第一阵营的造车新势力以及传统车企,这些车企的淘汰,在买车君看来只是其本身体系能力的问题,疫情只是淘汰的催化剂而已。

经过分析后发现,面对传统品牌的追赶和生存环境的压力,造车新势力们仍需正面面对市场,滥竽充数的产品也一定会被市场剔除。总之,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给造车新势力的机会越来越少,日子会越发艰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